美國家長抱怨考試太多了,台灣呢?──從2015年美國大眾對標準化測驗態度調查談起
圖片

我在美國的工作有一部份是做教師的專業培訓,也就是提供研習課程給現職的美國老師參加。搭檔和我在規劃課程時,通常會留一點互動時間。也就是讓老師們有機會抒發實務的聲音,彼此互相交流。

不過不管什麼講題,老師們最後總是會開始抱怨美國教育制度愈來愈重視考試,以及考試如何影響教學設計。這些內容其實一開始蠻出乎我的意料。所以,如果問我這個在美國學教育已經學了 6 年的人,美國教育怎麼樣?我最想說的其實不是美國怎樣好,或怎樣不好。最深的感觸,反而是對於自己不理解的制度,人們很容易有過度美好的想像。

透過蓋洛普(Gallup)調查的協助,知名的 Phi Delta Kappan (PDK)教育雜誌在每年 8 月底會公佈他們當年度針對美國大眾抽樣對於公立教育態度的調查結果。這個調查到了 2015 年已經是第 47 屆,拜網路發達之賜,自今年開始,大幅增加樣本,抽樣約 4500 人。

今年的調查重點是美國大眾對考試的看法。這裡的考試指的是所謂的標準化測驗,也就是全州都採用來評量檢驗學生學習能力的大型測驗,不是單指老師課堂上自編的評量,比較類似基本學力測驗的概念,通常 1 年只有一、兩次。

我成長的那個年代,甚至到了今天,臺灣教育可以說都充滿考試,大考小考不斷,國高中考的最多。以前高中的英文週考甚至讓我有過生不如死、不想去學校的感覺。不過得承認,國中第一次看到隨堂測驗紙,被老師告知說要練習用原子筆在那個有紅線條特殊規格的紙張上寫字時,兩者相加真的讓我一瞬間覺得自己長大了。

近十年,當臺灣在爭論怎樣跳脫考試引導教學時,考試的議題在美國也引起廣大的爭論。不過雖然有許多抱怨,但整體走向,美國還是愈來愈重視以標準化的考試來檢驗學習成果,而這個趨勢並沒有馬上要減緩的樣子。

PDK 雜誌 2015 年關於考試,問了許多不同面向的問題。最簡化的結論就是,美國大眾覺得考試太多了。

但是進一步看調查,卻僅有 16% 的家長表示,小孩曾經抱怨他們有太多的考試。換言之。大家覺得考試多,不一定是聽到小孩子抱怨,可能主要是憑經驗或個人對教育的看法做判斷。這點反映多數人在面對教育議題的態度:也就是老人家常說,「你騙人家沒上過學阿?」大眾不一定對教育現況有深入了解,但很容易有既定的看法。

另外,美國人很重視保留可以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我要不要這樣選是我家的事情,但是你不能做出一個規定讓我沒有選擇的權利。」這種態度可能影響了大眾對於家長是否有權要求不讓他們的小孩參加標準化的考試。調查中有大約各一半的人覺得家長可以有權(或無權)決定要不要讓自己的小孩參加考試。但是同時,大多數家長卻表示即使有這個權利,他們不會拒絕讓自己的小孩參加考試。

另外,美國的報告一定會有種族差異的比較,結果顯示對於考試是否重要的態度是有種族差異的,拉丁裔和非裔的家長比白人家長更覺得考試重要,這裡,有一點比較特別但我不知道原因的,就是居然沒有亞裔的單獨分析。

當被問到,什麼叫做「有效教育」時,有 8 成以上的美國大眾相信,幫助學生培養對於未來的盼望,是評量地區教育有效性比較重要的指標。僅有少數人認為高中畢業後大學錄取表現、或者找到一個工作是重要的指標。而僅有 14% 的人,認為考試的表現是評量教學是否有效的指標之一。

這點值得我們思考。首先讓人好奇的是,對於培養「學生對於未來的盼望」究竟該怎麼評量呢?怎麼樣才能知道學校有沒有幫助學生培養這個能力?還有為什麼要考試?大概多半都是因為想知道教育是否有效,不是嗎?

目前臺灣,各高中都還是強調學生升大學的表現,大學也是,就業率最高者沾沾自喜,公布研究所或師培生錄取教師甄試的紅榜單也是一絕。坦白說,這些都讓人有點錯亂,念到大學了,最後評量的項目居然還是:「學生考到哪裡?」而臺灣最近很紅的翻轉教育,雖然強調要幫助學生將課堂上的「知識」深化為「能力」,但是在如何評量學生是否「有能力」這個向度,其實還是有很大的討論空間,並且仍待更深化的發展。

整體來說,在 2015 年的美國調查,64% 的大眾和差不多比例的公立學校家長認為太多考試了,僅有 7% 家長表示不夠。家長明確表示過度強調考試的結果,會對其他方面的學習帶來傷害。例如很多技能因為不考,所以就沒有時間教。有一位媽媽表示當她發現國中年紀的兒子居然不會草寫自己的名字時,她覺得很驚訝。相對地,在 1960 年代有超過 75% 以上的美國大眾認為要增加考試的量。不過,現今美國大眾對於考試則有更複雜的情緒。他們同意考試是重要的,但也有更多的疑慮和反省。

美國大眾對於考試的看法,或許臺灣讀者也很可以感同身受。亞洲社會對考試向來有複雜的情緒,傳統上,以考試舉人或入學有較公平的感覺,不問出身,透過考試人人都有翻身的機會。但另一方面紙筆考試,常常淪落成零碎知識的記憶測驗,在科舉世代或許合適,但是培養資訊世代的人才,則顯得有落差。透過了解美國大眾的態度,不是別人好而我們差,僅是臺灣需要就事論事,面對現在的教學難題。

 《關聯閱讀》
考試中途可以吃水果、睡午覺?──從香港到瑞典,我看到一個「學無先後」的開闊國度
你知道嗎,原來美國也有能力分班

《作品推薦》
三位留美教育研究者共同執筆:台灣總統候選人,教育政策說帖比一比
「男人、女人、女博士」──博士之後,是進化還是即將被淘汰?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任恩儀/N1的田野筆記

任恩儀,自己最重要的身分認同現在是寫作者。在學術寫作與公眾寫作外,也寫隨筆,散文和小說,偶爾發表,偶爾自己欣賞,繼續醞釀。
因為做的是和人以及場域高度相關的教育研究,所以,凡事都會先想到在事件裡的人是什麼感受,為什麼這個場域會形成這個文化。
自己客居異鄉的身分更像一個業餘的人類學家,在做出結論前,通常會慢慢觀察。
臉書專頁:N1的田野筆記。About N1 in the field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