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加朝聖踩踏慘劇──對我而言,這不再只是一條國際新聞

麥加朝聖踩踏慘劇──對我而言,這不再只是一條國際新聞

2015年9月24日麥加發生近25年來回教徒朝聖之旅最嚴重的意外事件,群眾發生嚴重的踩踏。沙烏地阿拉伯公布的官方死亡人數是7百多人,多人下落不明。鄰國伊朗這次死傷慘重,新聞的報導也多集中在伊朗總統如何譴責沙烏地阿拉伯應該對這次意外負起責任。

對我來說,一開始這只是個極其遙遠的新聞,我連內文都沒有認真細讀。但是今天,這則遙遠的新聞卻因為辦公室伊朗同事的眼淚而真實了起來。

她的表親在這場事故中喪生,留下年輕的太太和八個月大的小小孩。她說著新聞裡沒有被登出來的故事細節,關於伊朗人留傳的為甚麼會發生踩踏的可能,關於疑似特權階級在當中的影響。她說著她聽聞的真正死傷人數。踩踏太嚴重了,很多人根本無法被辨認,只好就地和他人一起埋葬。懷疑的家屬,找不著人,這些被歸於失蹤人口的名單,比死亡確認名單更讓親友難受。她的姨母在姪子的扶持下,辨認出自己的孩子,一邊哭嚎著卻又心裡感謝至少找到了人,但卻必須和沙國政府一直交涉如何運回遺體。她說著她這位表親的另外兩個手足,也在美國留學唸書,正在趕回家裡的途中。她說著年輕的太太怎樣承受不住打擊,尖叫然後暈厥了過去。她說自己沒有想過八月探親返美前的揮手告別,就是和這位表親的最後一次見面。她哭著說這真是一個非常難過的周末,多希望自己也在家人有難時陪在身邊。

不分信仰,不分種族,不分國籍,在座其他四個來自不同國家的我們都紅了眼眶,我們分別抱了抱她。回座位後,我用關鍵字搜尋,仔細閱讀了相關的新聞,突然,那七百多個死難者,不再只是數字。因為我們都會因親人的意外死亡而悲傷。

去年其實也有過類似的體驗。2014年4月韓國世越號郵輪翻沉,韓國的合作學校在五月份,捎來沉痛的消息。那封郵件的震撼太大,我至今仍然保存著。我直譯信件後摘要如下:這場郵輪悲劇,帶走了226人,有76人失蹤,太多有價值的生命在悲劇中喪生,身為韓國成人,我們因為不能保護年輕人而感到羞愧與恥辱。信裡最後對方請我們美國這邊的合作單位,諒解他們必須暫停該年度的訪談交流,並對於距離活動如此接近的時間才取消,感到抱歉。韓國的夥伴說如果我們願意,可以為他們繫上象徵祈福的黃絲帶。美國老闆交代負責這項業務的另一個韓國同事,務必送上花籃致意,因為喪失有價值的年輕生命所帶來的悲痛,身為高等教育的一員,老闆也感同身受。

一篇又一篇對敘利亞難民議題的深度報導分析,從各種不同的角度,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探討為什麼這個國家願意或者不願意接受難民。這些都比不上一張小男孩臥躺在沙灘上的照片,或者女記者踢了難民一腳的影片引發眾人議論。或許是因為,透過直接的影像,我們在這些客觀數字的背後看到了人。

和這些不同國家的朋友互動,所學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們雖然來自不同的文化,但都有著最真實的情緒。我也學會生命的無常,留學生活裡,人們來來去去,有時一轉身就是永遠。臺灣的朋友美國的朋友,讓我們在每次說再見的時候都好好告別,不留遺憾。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r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