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慶酒會現場,慶祝荷蘭通過「友台法案」!

我在國慶酒會現場,慶祝荷蘭通過「友台法案」!

國慶日前,10 月 9 日荷蘭提前送上生日禮物──荷蘭眾議院表決通過「籲請荷蘭政府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之議案。荷蘭執政聯盟第二大黨基民黨(CDA)及在野黨政治改革黨(SGP)先前連署的修正動議案,動議內容籲請荷蘭政府公開支持臺灣,在歐盟架構下尋求各種可行方案,支持臺灣參與國際組織及相關事務。這個法案也是荷蘭眾議院首次全院表決通過動議支持我國參與國際組織及相關事務。

身為暫居荷蘭的台灣人,曾經在行政系統裡,接受過無數次荷蘭辦公人員好意提醒「你們是台灣人,但很抱歉,因為某些因素,所以我們不能把你當成一個正常國家的國民。」也因此得經歷更複雜手續──那個當下的挫折永難忘記。正因如此,看到這樣的新聞,即使一開始只是宣示性的動作,我仍然非常高興。

荷蘭通過「友台法案」:即便是「宣示性動作」也已意義非凡

感謝外交部臺灣在荷蘭代表處所有同仁的努力,這幾年總看到他們多次投書媒體、致函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表達訴求。5 月初和旅荷台灣人共同參加了 Health For All, Taiwan Can Help 的健走,5 月底台灣鄉親會便發起呼籲荷蘭政府支持台灣加入 WHO 的連署活動。

台灣人在國際上的網路動員,有時的確能奏效,但也有時候看似不過是「無用的努力」──但就是這些一棒接一棒,許多看似不完全相關的努力,卻在最後因為方向一致、也因為堅持,而成就了意想不到的成果,這次表決通過便是其一。

高興之餘,很多朋友當然也會擔心,決議看起來很模糊,而且荷蘭政府也並不見得非要執行這項決議,宣示性的動作之外,能有甚麼實質作為?然而我認為,光是願意做出這個「動作」,就已經非常可貴。

領銜提案的 Martian van Helvert 眾議員 10 月 10 日出席我國在荷蘭舉辦的國慶酒會,致詞時提到:因為有這個修正動議案的通過,接下來也才有機會去詢問各部門,這段期間有沒有遵循表決結果、對台灣有甚麼積極性的協助,這樣的質詢會在何時發生、如何發生等等。如果沒有這個議案為基礎,很多下一步的努力便也不具有合法性。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或許無法一一去檢視對方的具體實踐狀況;但光是知道議會願意在如今不利於台灣的外交現實下,和「朋友」公開站在一起,已經十分難得。

圖/任恩儀 提供

國慶酒會上,我有機會和某使館的顧問閒談,對方主動提到:「真是不好意思,我們的大使沒辦法來參加國慶酒會,因為如果來參加了,我們『對門的那個使館』,可是會積極嚴正抗議的,為免節外生枝,所以缺席。」

和朋友站在一起有多重要?想像一下,你辦了個生日宴會,廣發了邀請函,來了小貓兩三隻。霸凌你的人,大概只會說,欺負你也是剛好而已;但是,如果有朋友親自來到現場,和你站在一起,那感覺就會差很多。

說真的,旅外多年,身在海外的台灣人,受到的打壓,幾乎已經成為日常的一部分:填答任何公部門的資料,我總會先害怕無法選到適合的選項,而要被迫接受自己不認同的國籍。那是心理壓力,也是哀傷。

聯合海外台灣人,改變的力量不容小覷

正因深刻體會台灣國際處境的艱難,我個人非常鼓勵在海外的台灣人,無論人在什麼場合──參與社團、擔任志工,甚至從事商業活動時,有機會的話,主動把台灣介紹給世界。以我自己為例,我超愛在歐洲各地演講時提到台灣。

通常我演講的對象,往往來自各國,有學生、老師和各種心理教育諮商類的專業人員。不論當次分享的主題為何,開場前 10 分鐘,我一定會趁機介紹台灣的教育制度,並且以「文化」作為切入點。這可不是隨意的安排,文化背景不同,代表社會哲學不同,也才會產生不同教育制度,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接著我也會強調,各國的制度不同,臺灣也有自己的制度,值得與在座的大家分享、討論、學習。

透過這樣的小小舉動, 我想傳達的理念,正如同其他朋友互相打氣時所說的,「台灣真的不小、台灣人在國際舞台上的實力更一點也不輸人。我們不應該被他人看扁、更不該自己看衰自己──我相信很多在世界各地走跳的台灣人,都有同樣的感受。如果我們能一起發聲、一起堅持下去,那力量真的是不容小覷的。」

最後再次謝謝臺灣在荷蘭的代表處,努力突破困境,人在荷蘭,有幸在國慶酒會,遇見幾個久違的老朋友和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並有機會和其他使館的人員、協助台灣共同追捕罪犯的歐洲刑警聊聊天,談談他們對台灣美食美景與人的友善印象。

2019 年國慶酒會,雖然荷蘭照例下起了秋天常見的毛毛雨,我們和朋友仍然共同經歷了小而美的、溫馨的一夜。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任恩儀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