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全球化」親職焦慮,一個海外媽媽的育兒觀察

關於「全球化」親職焦慮,一個海外媽媽的育兒觀察

這兩年海外當了媽媽,對於生育、養育、教育「第三文化小孩」的議題總是特別有所感。事實上,從懷孕開始,我就深刻地感覺到社會與文化資本差異,所帶來的影響。

海外育兒體驗與家庭觀察

毫不誇張地說,我養小孩,截至目前為止,很便宜,也稱得上「輕鬆」。

歸根究柢,我們家大概可以被歸類在所謂「中產階級」的範疇,而往來的朋友們也幾乎都屬於這個分類;因此,若是真要給小孩用點「輕奢侈品」,絕對負擔得起,但實際上卻反而不需要煩惱這些──因為自己生育得晚,周遭朋友送來了大量品質好、原始單價並不便宜的「恩典牌」。於是,因為被自身所擁有的社會資本善意地支撐著,養育的成本反而降低了。

教養上,因為是居住在海外的小家庭,平日裡毋須擔心「多餘的雜音」(比如長輩的意見),有需要才會特地請教別人。再加上我過去曾受過教育專業訓練,深信世界上絕對無「單一最佳的教養方法」──比起遵循前輩的意見,我更傾向靠著自身專業、經驗與摸索,找到適合的方式。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加上鬆散的個性,我得以慢步調但舒服地和孩子一起成長著。

然而,那些我所參與的懷孕和育兒網路社團,卻呈現著另個面貌。

這些社團因為加入者的共同身分是孕婦或媽媽,所以大大打破了現下普遍因為學歷、觀點、職業所建立的厚厚同溫層。這裡,可以看到大量因缺乏理論與知識基礎的心理焦慮、經濟焦慮,以及因著經濟焦慮而產生的人際相處問題。例如,因為無法獨立,而得和公婆姑嫂叔伯同住所產生的紛爭。

一切的一切,都提醒著「恩典牌」背後更深遠的社會資本意義;意即:社會資本是指數成長,自己只要是平均值以上,那怕只是 0.0001 以上,那麼往來的人也就更容易在平均值以上。但因為彼此成為 1.0001X1.0001 的相乘再相乘,最後社會資本就更為可觀。

圖/Shutterstock

「全球化」親職焦慮

藍佩嘉老師的新書《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便更全面的解釋了前述觀察。尤其,她以台灣家庭作為主要的研究對象,寫出不少觀察中產階級家庭的相關事例。不過,最讓我感動的,並不是透過老師的研究,「驗證」自己的既有觀點,而是在讀到老師對勞工階級家庭教養議題的探究時,充分感受到老師的社會責任感。

藍老師以溫暖但不煽情的筆觸,娓娓道來各類不同居住地的勞工階級家庭所面臨的議題,同時也談新移民母親在教養孩子的困境──這些內容,恰恰突顯了坊間親職論述與討論的「中產偏好」(即討論與對話的對象,多半是中產階級家庭,對於勞工階級的家庭,反而較少關注與著墨)。同時,藍老師更直接點出:「同系列(國際化育兒)叢書在中國銷售成績並不理想,但在臺灣反而大為暢銷,彰顯了國外思潮對於台灣教養論述的影響,以及臺灣父母面對日益競爭的全球化環境的焦慮。」

確實,甚麼荷蘭婆婆德國婆婆美國婆婆怎麼說的教養文章,很容易大受歡迎,成為暢銷的轉載文章。但是每當閱讀這些文章時,卻不禁思考,被外籍婆婆震撼教育的同時,身為移民的台灣母親(通常是這類文章的作者),本身的教養價值在哪裡?是否在這些篇章裡面,移民自台灣的母親,成了藍老師筆下東南亞新移民母親的同路人,經歷著(外籍配偶)被視為族群、文化上他者的困境;同時其語文與文化差異,並不被當地的教育環境所重視?

另外,針對台灣父母的全球化焦慮,個人育兒用品購買的經驗,或許也可以與之呼應:日前,我搭著網路當紅部落客開的「點讀筆團」,連同週邊產品,花費了近台幣 6 千元。考慮到雙方親友長輩都在不同國家,我認為點讀筆的最大優點,是可以錄下台灣阿嬤讀故事的聲音,有其實用性。

然而該點讀筆真正主打的是學習英文。只是為了這支筆特別設計的唐詩故事書,被以英語為母語的伴侶評論為「文法上大致正確,但卻非最適切最自然的語法」。或許因為部落客背書,所以這類產品得以暢銷,但是購買者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去判斷這類產品的優劣,以及對於自家孩子學英語的期待,卻令人存疑。或者正如藍老師書中所言,這些花費不過是「教養軍備競賽」裡的一環。

身為中產階級裡的育兒新手,我當然持續關心相關議題。然而如同總結篇章所說的:「弱勢家庭的教養困境,其實跟中產階級教養孩子的方式息息相關,換言之,我們的花園,跟他們的廢墟,實是社會的一體兩面。社會不平等其實是人人參與打造的關係構成,這樣的論點並不是要讓優勢階級感到罪惡,而是強調,跨越階級界線來建立同理、瞭解與結盟,對於打造一個理想社會何等重要。」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