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全球化時代下,「游牧型工作者」的生存指南:其實,你可以不用全部「砍掉重練」

寫給全球化時代下,「游牧型工作者」的生存指南:其實,你可以不用全部「砍掉重練」

華人心理學大師楊國樞教授在其學思歷程分享中,從個人研究經驗出發,把學者依研究主題的選擇傾向,區分為「游牧型」和「安土型」。前者游移在不同主題間,後者針對某一主題專研。

楊教授畢生貢獻成就斐然,別說望其項背,我大概只能看著老師「絕塵而去」卻無從追趕。但有一點,我這代人更幸於楊老師,當然也更受挑戰的:面對著全球化的工作(學術)場域,遊牧型或安土型工作者不再只是研究主題的傾向,更成為一種現實的、職業發展的選擇。

這個世代的遊牧型工作者,不僅更有機會流轉各地、體驗以不同國家當作「個人主場」,也可以透過交流與駐地的訓練,帶入更多元的其他國家的經驗與觀點。

以我來說,出國 8 年,轉換了不同國家,不論是研究主題或工作型態,早已成為名符其實的游牧型工作者。而如何活在當下,當個稱職的游牧型工作者,成為自己除了充實學術研究能力以外,必須面對的職涯發展議題。

從這個觀點出發,想跟讀者分享過去幾年身為「游牧型工作者」學習到的 3 個經驗:

圖/shutterstock

擁有創新的環境優勢,也要懂得「因地制宜」

楊教授提到,游牧型學者的優勢,是在不同場域轉換,容易碰撞出新的觀點。確實,這也是我目前經驗到的優勢。但同時,有新觀點其實不夠,因為新不一定好、不一定適合,提出新觀點之前,我建議要先觀察工作場域的現況。

所有制度背後都有複雜的價值系統,儘管有時也可能只是約定俗成,但先探查情勢總是不會錯的。如果,確定自己的觀點足以在「這個地點」創新,接著就大膽提出來吧。

如何積極溝通,說服「安土型工作者」?

其次,如何把觀點轉換成可以溝通的語言,讓在地的安土型工作者理解並進而接受,是非常大的挑戰。語言溝通能力的精進並不僅止於外語能力的提升,表達方式常常是另一個罩門:郵件怎麼寫、簡報怎麼呈現都可以學習,我甚至覺得後者是更重要的包裝,也是成功的關鍵。

圖/shutterstock

另外,我自己曾經在所謂的電梯簡報(elevator pitch)上吃過虧。所謂的「電梯簡報」 就是比喻在一趟電梯極短的時間內,約 30 秒左右,講述概念,讓聽者產生興趣,並進而決定進行專業上的往來;同時也是建立人際網路的好方法。

但因為時間很短,要講得有趣、精簡、易懂,往往不是那麼容易。沒遇過實際情境時不知道,後來發現要以英語馬上闡述理念或說笑話,比想像中困難很多。而台灣人慣用的聊天家常──一開頭就我家怎樣妳家怎樣,有時並不符合社交情境,或者跟歐美人士的生活習慣不太相同。

所以,除了要熟練自己專業的簡短外語介紹,以備不時之需外,閒聊話題選擇也很重要──如果真的不知道聊些甚麼,保險起見,那就談談天氣吧。

圖/shutterstock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莫忘初衷」的重要性

楊教授提到游牧型的學者,往往做得有點成績時,就又另起爐灶重新開始。游牧型工作者也是,換個環境,即使是那些被邀請加入的團隊,幾乎都是馬上變成「環境菜鳥」一枚。更有甚者,好像以前的人脈經營、累積的成果通通都歸零,這確實是容易讓人備感挫折。

然而,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隨著游牧經驗的增加,我愈來愈理解,累積的成果永遠不會歸零,它只是在等待展現的機會。

同時正因為很多游牧工作者往前遷徙後,就把過去拋到腦後,我反而建議更應該反向操作,與過去的同事友伴持續保持聯絡。不是為求功利的目的,單單這些人可以提醒自己莫忘初衷與起點,就很難得。當然,不可諱言,這些人最後往往都會成為當我們需要新點子時的創意來源,與協助資源之一──這些都是意料外的收穫。

另外,千千萬不能因為是游牧型工作者,就覺得反正自己遲早要離開,而不在乎周遭的人事物。專業領域的世界不大,即使只是把現階段的工作當成跳板,總是要多留一些好名聲,讓未來的老闆可以打聽。

正所謂「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楊國樞教授最後勉勵,不論是哪一類型,只要做得好,就可以在其中尋找安身立命之道。不論是選擇或被選擇,既然身為游牧型工作者,也許現在還在努力於追求美好,但總是懷抱正向的希望,善用自身的優勢,努力創造更多的機會──學者如此,各行各業應也有不少共通。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