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來到柬埔寨?」──無比巨大的生產線上,我不斷問自己

「你為什麼來到柬埔寨?」──無比巨大的生產線上,我不斷問自己

那麼,為什麼,我選擇來到柬埔寨呢?

我反覆將手伸進厚重的潛水衣裡進行翻面,袖子、褲管、領口,這是一項不怎麼需要思考的動作,而工廠堆積起來的份量足夠讓我一天 10 個小時都可以持續運作。

在宜蘭受訓兩個多月後,經理決定讓技術部課長率先帶我到金邊廠進行品質管控的專案。


(金邊機場出口。圖/李柏毅 提供)

公司整個金邊園區約莫有 3,000 多名員工,分散於 4 個不同的廠內。

幾乎所有的水上用品公司都有製造,從深潛用的厚重無縫潛水衣到衝浪用的防寒衣、防曬防磨衣、潛水手套、潛水鞋、溯溪鞋、救生衣,每個項目都占據了世界一半以上的產量。

公司,很強。

所以不停地擴廠,金邊園區甫設立完成的盲縫廠(盲縫是指不會穿透布料的車縫法,因為潛水衣的布料有厚度且為了減少進水機率,而使用盲縫將兩片不同部位的布料接合起來,接縫處基本上都會以黏膠進行貼合,但盲縫可以增加密合強度),卻因為嚴重的品質問題而請求總部派人支援。

課長臨危受命之時,順手應經理的命令把我一起拎了過來。

「你只要記得這句話就好,」總是皮笑肉不笑眼睛也不笑,一臉嚴肅的經理正經說道:「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先考慮到能不能保護好自己,別人先不管,先保護好自己再說。」

我帶著似懂非懂的心情,來到了這個國家,反覆進行潛水衣翻面的動作。

因為我,幫不上忙。

不斷擴廠的台灣之光,背後的無力

接觸這個產業不到 3 個月的我,完全無法協助工廠解決因工人幾乎都是新手,而產生的品質問題。

不該沾到黏膠的表面有著沾黏的汙漬;規定 1 公分內必須要有 11 個車縫針數的縫合處,有 13 針或只有 9 針的、縫線縫得歪歪斜斜,或是沒縫好縫線爆出的、不該穿透到背面的盲縫在布料後頭多了好幾個針孔……

嚴重到,總部的業務必須一直向客人哀求延後交貨時間。

我像個背後靈一樣,整天跟在課長後面聽他和其他主管幹部討論,盡可能地學習、吸收……

幾天之後,我們的工作就只剩在產線上頭進行監督,與協助工人們更順暢地進行作業。

我自願和工人們一起進行單調繁瑣的作業,畢竟我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

「好吧,這幾個禮拜你就辛苦一點,如果你在宜蘭再多學個幾個月,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不能做一樣,」課長笑笑地回應我的請求,並補上一句:「我也得告訴你,就算是我已經做了 20 幾年,也不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

晚上 6 點一到,我們就會開始收拾東西,步出工廠,看著遠處天空那透著壯烈晚霞的緋紅雲層與落日景觀,朝著辦公大樓與宿舍前行,用著豐盛的中式晚餐。

用完餐後,台陸幹部便會回到各自的寢室(抑或是繼續走進工廠加班),嘗試著在異鄉的夜晚,找點事情做讓自己不至於過度地胡思亂想。

很難呢。

我連集中精神閱讀都做不太到了,只能反覆的看著臉書頁面上不斷更新的燦爛動態,和右欄聊天視窗上永遠排在上頭幾位以前的大頭貼發愣。

「為什麼,選擇柬埔寨呢?」每當這種時刻,我就會想起這個不少親戚朋友問過我的問題,只不過……

與其說我選擇了柬埔寨,不如說我選擇一家相當信任我的公司。

傳統產業,主力舞台在東南亞

甫從戰地金門搭著老母雞(軍用運輸機)抵達松山空軍基地的我,扛著黃埔行李袋與退伍令面對突然高樓大廈車水馬龍讓人慌亂的都市街景,搭上的不是返回彰化老家的客運,而是當初阿公耗用畢生積蓄在三重買下的透天厝,現已出租給當地居民,僅留一層樓給仍在台北讀書的堂弟使用。

套上請堂弟從老家帶上台北,自家工廠製作的制式西裝,我用了一整個下午反覆閱讀自己的自傳與不同公司的各種資訊,準備面對連續 5 天的面試。

五中三,成果頗豐。

只是都是傳統產業,都要外派東南亞。

「企管九八、翱翔世界!」當初接近退伍時的最後一個返台假期,我和幾個大學生涯中互相扶持的兄弟們一同在台南吃肉喝酒、酩酊大醉,最後進了其中一位的老家在床上摟摟抱抱,當某位兄弟說出了「其實每個人都是雙性戀,只是程度高低而已」之後,噘緊屁股入睡。

我們都渴望,體驗更不一樣的事物、站上更大的舞台。

最後,一個去了墨西哥、一個在印度進行克難旅行後差點留在泰國。

而我,來到了柬埔寨。

「可以請你告訴我們,拒絕的原因嗎?」電話裡頭人資小姐成熟又有韻味的聲音讓我頓時慌了心神。

我想,身為台灣傳統紡織業的龍頭公司,很難得會遇到膽敢拒絕如此優渥 Offer 的職場新鮮人吧。

但我還是得,做選擇。

這家龍頭公司提供我先至印尼受訓,之後派駐越南廠。

第二家公司要我直接到越南廠報到,但我比較完薪資條件後立刻回絕了。

第三家公司提供我先在宜蘭總部受訓半年至一年,之後派駐柬埔寨。

當我還頂著軍旅生涯的氣息走進第一家公司面試並在隔天晚上就收到錄取通知時,我闔上手機就在母校圖書館的廁所裡歡呼大吼。

「這麼高,不會是給你印尼盾吧?」朋友對於我將取得的優渥新資開玩笑。

只是最後,我選擇在宜蘭先落腳一陣子。

「抱歉,因為我才剛從金門回來,能先在台灣待一陣子再出去,對我來說是個難以拒絕的條件,」我謹慎地斟酌我的用詞。

畢竟接下來就又是久久才能回到福爾摩沙的循環週期,我想運用這段難以界定長短的時間,好好探索寶島的各個角落。

但對方想必是難以接受我這樣的說詞,於是隔天當初面試我的人資主管再度致電。

「對不起,我只是覺得,宜蘭的女生皮膚又白又可愛,如果……」我只好給出更真實的答案。

這家龍頭公司在我接下來嘗試轉換跑道的時候,就沒再理過我了。

另一個原因是,這家位於宜蘭水稻田上的強悍企業,在聽了第一家公司給我的 Offer 後,打破了公司創辦以來給予新人的最高薪資紀錄。

公司,很信任我。我也接受到了,這樣的訊息。

與其說我選擇了柬埔寨,不如說我選擇的是一家信任我的公司,而公司希望我,到柬埔寨而已。

我就這麼,踏上了這個潮濕炎熱的國度。

「哪裡掙錢,往哪裡跑」

每當我在思緒異常狂亂翻騰的夜晚又重新跑過這段心路歷程時,又會反射性地問自己另一個問題。

「當初早點出海的話,就不會這樣了吧?」

當初如果甫從金門退伍回台,度過緊湊的面試行程並接受龍頭公司的邀請馬上前往印尼而不是又在福爾摩沙待上一陣子。

我就不會,再次愛上這個生我育我的國家以及她所蘊含的人事物了吧?

就可以,砍斷割開扯裂那些肉眼看不見卻異常堅韌的鍊結吧?

「吱嘎碰啪噗噗噗……」

佔地遼闊有如棒球場大小的工廠整天都充斥著如此嘰嘎的聲響。

如樹幹粗的整卷布料推上滾筒架準備拉舖上裁剪桌的碰嘎聲。

半自動裁切機銳利的刀片切割層層堆疊布料的噗噗聲。

各式縫紉機台奮力將細線穿進布料的嗦嗦聲、工人踩動踏板控制馬達的啪啪聲。

我雙手背在後頭不時在廠內各處溜達,當我反覆操作固定的動作感到勞累時,我就離開原本的位置,繞著廠內各處漫無目的地走動。

堆滿龐大棉絮的鐵製料架、塞填拉鍊,線頭捲筒,各色顏料的副料倉庫、暫時派不上用場的閒置機台、占據各個稱不上隱密的角落坐著沉思或躺著睡覺的工人,會在我經過時露出不曉得是否帶有些許尷尬抑或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微笑。

工廠樣貌,約莫如此。

廠內所有柬籍員工看到我都會露出燦爛的微笑,只因我那黝黑的膚色和深邃的面孔讓他們第一印象都認為我也是柬埔寨人,直到確認我完全沒辦法以柬語溝通後才明瞭我也是華人幹部。

但還是會在瞥見我時給予一個親切的微笑。

「要你幹這事真的是委屈你啦!」從柬埔寨與越南交界廠區調來支援金邊廠區的中國大姊看著我拿著剪刀一一把厚重潛水衣上過長的縫線剪掉,不得不說我幹得還挺俐落的。

「這是我目前唯一能給的貢獻囉~~」我們互相交換著彼此的生長環境、成長歷程、兩岸政治、最後總會扯到「為什麼要來柬埔寨」這個問題。

「哪裡能掙錢就往哪裡跑啊。」大姊燦爛的微笑不禁讓我思索,對於 1 年只有約莫 20 天返回中國老家的他們來說,生活,該怎麼定義?

「看看這裡啊 Jeff!」從日本人投資建設的工業區裡的「Tokyo」餐館返回工廠的路上,臉色通紅、情緒興奮的協理搭著我的肩膀,拉下車窗伸手亂指外頭裝潢美侖美奐的幢幢屋舍:「在這裡拼個兩、三年,想怎麼蓋就怎麼蓋啊!等我幾年以後退休,這裡換你管,再娶個老婆就完美啦!」

「不好意思我還是比較喜歡台灣的女孩啦!」我也是一臉關公樣的回應。

「中國人的話沒差,但台灣要娶當地人,好像還得付一筆不少的費用。」廠長大哥笑笑提醒:「差別待遇啦。」

「怎麼樣啊 Jeff,受訓完之後,要不要來我們這裡,金邊很不錯的啦!」

公司在宜蘭有 4 個廠、中國大陸也有 4 個廠、柬埔寨兩個生產大本營、越南新廠也即將啟用。

每個廠區,都面臨著人員短缺的問題,因此各個廠區各個部門,都極盡所能的,從公司新一波的新進人員裡,徵召對自己有用處的兵員。


(下班時間工廠工人搭車回家。圖/李柏毅 提供)

台灣紡織成衣在東南亞遍地開花,工廠是一間一間地蓋、召工是一批一批地收。因應客戶對於勞工人權議題的重視,過往沒日沒夜運作的工廠,也得開始嚴厲遵守超時加班問題(當然各個工廠還是會盡可能的以最少的成本達到最高的效益~~)

為了因應客戶要求而擴增工廠舒緩舊有工廠過高的乘載量,另一方面客戶也開始把訂單集中能符合此類要求(環境衛生、勞工安全、人權議題等等)的工廠,避免哪天又被炒作成血汗工廠。

所以,傳統產業,缺人。

缺有發展潛力的管理人才。

也很願意投注資源與時間賭在我們這些看似很有未來的新人身上。

而我突然明瞭到一件事情,對於這些生產基地在海外的公司來說,能找到一個可以直接在當地生根進行管理的人,再好不過。這樣就不用每隔幾年進行一次換血,省去交接與重新教育的麻煩。

只要你願意,這是一個能讓你去到許多不為人知國家的產業(笑)。

柬埔寨、越南、緬甸、菲律賓、巴基斯坦、泰國、約旦、賴索托、史瓦濟蘭……

而且絕對可以,提供你能在當地吃好睡好的薪資條件。

只要你,願意待著。

是要在即將繁榮的陌生異地當土皇帝揮霍、或是在熟悉的家鄉爭奪越趨稀少的資源……

我應該要,怎麼選呢?

《關聯閱讀》
繁榮奢華與破敗萎靡,極端天平上的國度──柬埔寨,旅程的開端
我在柬埔寨的日子──「弱勢幫弱勢」,也能出頭天?

《作品推薦》
探索無止盡──挑戰海拔 7134 公尺列寧峰之旅(上):前進基地營
探索無止盡──挑戰海拔 7134 公尺列寧峰之旅(下):我只好,繼續爬了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劉國泰 攝影、副圖/李柏毅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