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青年關於難民的一段話,讓我看見德國70年來的蛻變
圖片

我常常跟我的世界各地的朋友討論當地的時事,說是討論,其實都是我單方面的丟出我狹隘地從新聞上看到的二手資訊,然後聽聽他們怎麼說。

如此一來,我能從他們分享的看法感受中,跳出我的框架,進入到他們的世界中。雖然這都只是代表個人意見,我也無從得知全貌,但對我來說,能夠擺脫媒體,得到第一手資訊,就能夠讓我和那個地方產生連結,可以去想像這個事件對他們生活上的影響。

我曾經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才是真實的,而不敢再繼續書寫。因為不管我怎麼寫,每個人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帶著自己的鏡片來解讀跟重新詮釋,我到底又如何能這麼理直氣壯地寫著,認為這就是對的呢?

後來,我才想通,我其實就是在寫故事,而不是在寫新聞報導。新聞報導求的是真實客觀,而故事,就是邀請別人走進你看到的世界裡,去感受你感受到的東西而已。

圖片來源/Poynter


所以就不用逼自己要全知全能地取悅所有人。因為這就是我的故事。

早在希臘危機的時候,我就常把這件事拿出來跟我的德國好友 Patrick 討論!他對梅克爾非常的不滿意,認為德國明明有能力可以做的更多,卻一直在折磨希臘:「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一個進步國家一夕之間變成第三世界國家......」

最近跟他聊比較多的,當然是敘利亞難民潮的議題。他在去年 12 月中來到台灣,4 月份返德,剛好面臨到難民事件爆發的期間,他說當他回到德北的村子裡時,發現村裡多了好多「新朋友」。因為到過、在那裏有朋友,所以我對中東和德國都有特殊情感,自然會主動關注。看到歐洲各國採取了不一樣的策略,也無法二元對立的去評斷「願意接收就是好,拒絕就是無情」。接收難民只是第一步,所有的艱難,都在接收後在每天的生活中去面對。

台灣雖遠,但是我們離羅興亞難民並不遠,而台灣人面臨戰爭而被迫成為難民的機率也不會比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低。能夠感受到這些,我才有一個立足點可以來看歐洲的難民潮。我看了許多篇文章,這篇《如果歐洲難民危機在台灣?》特別讓我有感。

我自然也看了好多德國人怎麼歡迎這些難民的文章和影片,也不過就是 70 年的時間,那個當年納粹蓋集中營屠殺了一千多萬猶太人、同性戀、共產黨、身心障礙者、吉普賽人......的德國,已經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德國了。

不久前,我在《叛逆柏林 2》這本書裡讀到,如果讓德國 2014 年的政府官員排排坐拍一張團體照的話,你會知道德國人是經歷過多深的反省,才走到這一步的。梅克爾是前東德人、副總理是被德國夫婦收養的越南裔孤兒、國防部部長是一個有著 7 個小孩的母親、對外的外交部長是同志、財政部部長 15 年前受槍擊後下半身癱瘓只能靠輪椅行走。

這些人,在 70 年前,會在哪裡?

而 70 年後的今天,面對這些難民,德國男孩 Patrick 說出了這樣的話:

"You see refugees everywhere here now. They are really a lot. I talked to many of them and they are all very nice people who just wanna have a nice and decent life. Some went through really horrible stuff and when they tell me the routes they took to Germany I hardly can believe their odysseys through some of the most dangerous places on earth. And now they are not welcome in so many places of Europe... and I actually see it as a chance for Europe. In history countries which absorbed such big immigration waves always benefited from that extra ordinarily and so will the countries here which welcomes their new inhabitants. The sooner they are integrated in society the better for all of us. smile emoticon"

「現在在我們這裡到處都可以看到難民,真的很多。我跟很多人談過,他們大部分都只是想要好好過生活的好人。有些人經歷了一些很恐怖的經驗,當他們告訴我他們是怎麼一路從家鄉來到德國的故事時,我簡直無法相信這趟必須經過地球上最危險疆域的遠征。有些歐洲國家現在不太歡迎他們,但是說真的我在裡面看到歐洲的機會,在歷史上能夠吸收這麼大移民潮的國家,通常都能從這個不尋常的經驗中受益,我相信未來這些接收新居民的國家也會從中得到益處。而這些新移民越快能夠融入社會中,對我們大家都越好。 :)」

德國,已經從歷史的枷鎖中覺醒掙脫了。

而我們一定一定要記得,人類可以不用重蹈歷史的覆轍,只要我們願意正視!

《關聯閱讀》
誰來晚餐:梅克爾接納難民,是否激化來自歐洲的另一種聲音?
在德國,我與當地博士生討論禁忌的「新納粹主義」
當我們大談旅行與夢想,別忘了有些人正被迫遠離家鄉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pectral-Design / Shutterstock.com

張苡絃/人助旅行──在世界地圖裡看見人

張苡絃,旅行,是為了看見很深很深的自己和很寬廣很寬廣的世界,而那些我們遇到的人,則是把自己和世界連起來的關鍵。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