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樣眼光裡,我們其實沒有太多不一樣

異樣眼光裡,我們其實沒有太多不一樣

去年因為工作經過幾次桃園火車站,滿妙,招牌上的字讓我好像到了異國世界。再後來,到臺中參加簡單生活節,火車站前等公車時,似乎只有我跟朋友是臺灣人。在臺灣的生活空間裡,「臺灣」這個元素,好像模糊了。

幾天前,興奮地在金瓜石跨完年,隔天灰濛濛的下午,拿著傘晃去臺北大佳河濱公園,朋友說晚上會有泰國五月天 Slot Machine 的演唱會。半信半疑地走去,已經有一群人在白色大帳棚下躲雨兼野餐,有黑皮膚長髮帥哥彈吉他,多的是我沒看過的食物,反正時間還早,坐下聽分享,也好奇上網查了活動。

原來,這個晨曦音樂會,還與 One-Forty 合作邀請移工參加世界設計之都活動。迎面來兩位戴著印尼傳統頭飾的年輕女生,笑容滿面,讓我不禁想起最近在 Facebook 看到照顧外婆五年多的 Betty。她已回國結婚,過得幸福美滿。還記得她的活潑、忍耐,愛唱歌又老嫌自己胖,見面會叫我姊姊。到英國唸書時,與她 Skype 視訊,一直問我過得好不好。還教我外婆用英、韓文雙語打招呼與說「我愛你」......

照顧過我外婆的,還有一位來自越南,但似乎比較沒那麼快樂。目前,來臺灣的東南亞移工已近 60 萬人,很多一個月只能休一天。卻選擇把時間留給這個活動,換成是我都做不到,寧願好好休息。臺灣有一個組織照顧遠道而來的他們,很不容易,想想現在臺灣很多人到國外工作,如果也有這樣的組織,為我們著想幫忙多好!如果南部也有,我想我也會鼓勵我家的外籍朋友參加。

坐著被邀請嚐試印尼 Q 版麻糬,跟加了點酒的甜釀綠米。一旁的臺灣女生特別說:「覺得自己才是客人,每次參加活動都被他們用食物招待,熱情讓我感動。」Tantri Sakhina 拿著她玩團隊遊戲時畫的小木偶,「這面臺灣國旗,這面是印尼的,身體充滿愛心,我希望大家一起好好生活著。」聽她說在基隆港邊開了一間書店,目前募集了 200 多本書,家鄉有六個孩子,都大了,不需要她操煩。年經朋友都會稱她媽媽,愛管東管西,想讓印尼漁工朋友們看多點書,增加知識,與雇主也相處好。「那個帥哥吉他手,在臺灣做焊接工作。」認識的人說。

臺灣也開始有書店照顧東南亞移民與移工閱讀的需求。而協辦這場活動的 One-Forty 也正在慢慢收集這些被我們忽視、四十分之一的需求。我在想,人總是對陌生的人事物疏遠,要有同理心真的好難。看到有人或團體在一點一滴的累積,是開心的。如果能引起多一點關注,讓一起生活的我們,多放下一點刻版印象,就更好了。

我記得,那天的活動,當收拾完好幾種生活交會的野餐,雨停了,東南亞天團的排演音樂,也在此時響起。

《關聯閱讀》
「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印尼好聲音」:數十萬粉絲、跨國爆紅的網路歌手,真實身分竟然是......

《作品推薦》
台灣人,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在泰北,學會珍惜怎麼寫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張惠萱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