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台灣人,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台灣人,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第一印象,常會誤導人。一向冷靜善分析的我,也有被自己呼攏的時候。

1 個月前,想給自己刺激,徹底脫離電腦,到法國鄉村小鎮,與歐美各國來的人參與「純手工」桌子工作坊。指導設計師來自巴西,西方與東方的參與人數,近乎各半。一週緊密相連,產生一種小社會,跑出許多「民族性」的反應。

美國與法國夥伴,沒實際設計過家具。確定主題後,進入材料室,就是詢問專業人員,拿起鋸刀、磨木工具毫不生澀,到處找廢料嘗試。我們台灣人呢?先看看情況,用中文詢問彼此:「老師剛剛講啥?」、「到底要先做什麼?」

過去我的工作都與團隊牽扯不清。我相信一個人的思考總會有死角,與專業討論,會把想呈現的作品磨得更亮。但也深知人多的缺點就是嘴雜,要溝通協調一起做出相同理念的產品,是種挑戰。同組一位台灣繪畫創作者,因為不習慣群體創作,作品沒有達到原先構想,「如何把創意表達出來,讓人了解,」他一直思考。

不論是在南法的鄉間或是巴黎大都會裡,舉目所及,常會發現周遭充滿生活美感。「藝術是生活的一部分,任何一切都是設計,甚至思想討論的過程,都可以稱為設計,」還記得熱情的巴西老師這麼說。帶頭的他,很重視思考過程,希望每個人都講出自身生活經驗與文化特色。

與外國夥伴共事,他們的「專注」與「享受」,最讓我印象深刻。西班牙夥伴就算英文不輪轉,用畫的也要給他畫出來,講給大家聽。一位一起做桌腳的法國人,沒見他停止過捲菸,問起他手腕上的彩色手環,會啪啪啪介紹每條各國音樂節紀念手環的由來,休息時間一到就搬個沙發到樹下翹腳,可是他對於桌面布塊的配色,會找西班牙美術老師討論,桌子送去展場前,還獨自搬來吸塵器,把黏在桌布上的木屑清掉(嘴上不忘叼著菸)。

反觀長久與電腦相處的我,過去的思考模式總是先跳到時間排程後的「結果」,而敷衍能激發出火花的「過程」。來到這裡,才深入了解自己有什麼,聽進、看到別人怎麼做時,獲得更多的啟發。

我還親身體會到:年齡資歷與學習的「open-minded」態度,毫不相關。組裡一位 42 歲的陶藝師說,這是他第一次出國、第一次跟外國人合作,與我分享個人工作室與論文規畫,邀我工作坊後同遊巴黎,讓我滿懷敬意地想向他看齊。

「我不喜歡戰爭,」站在討論圈外面的他接著卻說,「我英文不好,晚上不去聽演講」、「你幫我跟老師說……」最後可想而知,他選擇只與台灣人同組(或是跟自己)。

期間,他快樂地跟我分享教了一位韓國人「(印度)瑜珈」,聽著他的驕傲,我滿臉問號。可能我太以為這是個讓更多人認識台灣文化的好機會。但保護自己不受挫折,也是一種人生選擇,有時候,千萬不要把自己的想像強加在別人身上,那是自以為的美好,我是這麼數落自己。

在語言不通的環境裡,常以為有限的觀察就是全部。想要深入交流,語言不是第一把鑰匙,是心準備好打開了嗎?把自己丟到陌生的環境,跟陌生的人完成一件超陌生的事物,會更了解自己在面對從沒有過的狀況時,會有的反應,發現那個未知的自己與他人。既然已經把自己丟出來了,為什麼還要縮回去?當看到創意因為這層隔闔而無法表現,我常覺得惋惜。

不過,這趟旅程讓我對台灣年輕人增添許多信心,24 歲台北女孩,主動與外國同學做事,任何一個活動都不放過,勇敢提出自己的旅行生活經驗,納入設計主題。一位台灣大學生,初見面時,黑黑的她包著非洲頭巾,加上酷鼻環,結果她做的木製品,實用與設計感讓人愛不釋手。

向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述說自己是哪裡人,是走出海關後第一個課題。我們怎麼在世界裡佔住一角,坦蕩蕩講出獨特?一位老師從韓國帶了她的布給工作坊同學們做設計,新竹朋友堅持選一條最素、最沒紋路的,畫上台灣的海與另一個國家的山做結合,只因為「我要有我的特色。」一位 27 歲的新銳服裝設計者分享:「想要被全世界看見的話,先把自己做到最好。」啊!對啊!什麼最適合我自己,就全力往那邊發展,我們是台灣、也是世界的孩子。「不要侷限自己」六字,用講的太簡單,做得到才是實力。

台灣人到底自信還是自卑?開始的問題,我早已拋諸腦後。

《關聯閱讀》
別把「觀世界」當成「世界觀」
文化交流從煮飯開始:留學生涯最難忘,那些廚房裡的珍貴時光

《作品推薦》
在泰北,學會珍惜怎麼寫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張惠萱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