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非關獎牌多寡的事,里約奧運有感:「別指望事情更簡單,指望更好的自己。」

那些非關獎牌多寡的事,里約奧運有感:「別指望事情更簡單,指望更好的自己。」

從小我們就聽說了很多有名的音樂家因為某個意外的機會到來時,一舉成功的故事:比如說代替另一位聲樂家演出從此受到全球關注的帕華洛帝、17 歲的朗朗代替另一位鋼琴家演出後被稱為「世界上最偉大、最令人激動的鋼琴天才」、作曲家 Bruckner 的《第七號交響曲》,原本只是他為了緬懷華格納而做出的作品,意外的大成功後讓他終於被當時觀眾認可為偉大作曲家......等等。這些故事常常被解讀為「機會給準備好的人」。

而這個道理背後其實有個 twist:機會的確是給準備好的人,但是機會也只會給準備到最好的人。

音樂家與運動員,一樣為了上場的幾分鐘,付出一生的努力

兩個禮拜前我坐在滿天星斗下的草坪上與身旁幾千名觀眾一起聽著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和今年的 Tanglewood fellows 演出《1812 序曲》。隨著巨砲聲之後是整整十分鐘都沒有停的燦爛煙火。舞台上的他們,都是在某年某場 audition 成功後,才得以坐在這 76 年以來,每個夏天在美國最知名的音樂節舞台上。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和今年的 Tanglewood fellows 演出《1812 序曲》。來源/Rayna Chou 提供


而在波士頓以南 12 小時的里約,正如火如荼的舉辦著全世界都熱切關注的 Olympics。每天都能在轉播裡看到運動員極度專注的臉龐,每天都有人刷新了個人紀錄,有人因失望而低頭痛哭,有人因成功而仰頭大笑,有人咬著金牌有人吞下失敗。而當新的世界紀錄出現時,全世界都如同在巴西嘉年華般慶祝。

滿身的汗水、手上厚厚的繭、沒有玩樂而總是在練習的日子、因為沮喪而難過的淚水、面對失敗時強擠出來的微笑、一次一次地站起來、一次一次的敬禮,運動家和音樂家其實有很多共通點,我們都選擇了一條不簡單的路。我們都從很小時就開始練習、我們每天訓練好幾個小時(美國現今最受歡迎的 19 歲金牌體操選手近十年每週訓練 50 小時,音樂家一般至少每天演奏 3-4 小時)、我們不斷用各種方法去突破自我和別人的技術極限、我們一直都在從無數成功和失敗中學習、我們擁有強大的抗壓力和毅力、我們面對掌聲和噓聲時仍不動搖、我們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感動別人──我們都為了上場的那幾分鐘,付出了一輩子的努力。

競爭,是逃避不了的宿命

每次看奧運時,除了跟著贏家們一起歡呼,但是看到站在他們身旁那一下場就抱著教練和隊友放聲痛哭的對手,我總是會想起競爭裡成功的光芒背後總會有的黯淡。在這兩個都已經擁有幾百年歷史的專業領域裡,一直都只有最好的最厲害的才得以留名。雖然音樂的競爭沒有那麼熱血,也並沒有被那麼激昂的期待著。但是每位音樂家在每場學校的考試、每場小比賽或是國際大賽、每次樂團招考時其實都是機會、都是競爭。總要有人是第一名,也一定有人是最後一名。

絕大多數運動員和音樂家都是非常有自我實現的動力,並且無怨無悔深愛自己所選的人,我們隨時都在追求著更高更遠更難的目標。但是在達成之前,一關一關的競爭和隨之而來的比較,是無法逃避的。

是的,對於咬牙用盡全力仍沒有獲勝的人很殘忍沒錯。
是的,並不是每個輸家真的都比不上贏家沒錯。
是的,天時地利人和也很重要沒錯。
是的,每個人擁有資源多寡都不同,很不公平沒錯。

但是在因為不甘心而忿忿尋找理由時,或是消極的說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時。要記得,其實世界一直都對贏家很公平:在所有人擁有一樣的機會時,只有最嚴格地去衡量和比較每個人當下的實力就是真正的公平,這樣才對得起所有人的努力。競爭裡本來就有太多不可控因素,我們都知道要準備好,但是現實是在這個大家都準備好的世界,只有準備比好還要更好的人才有機會。

一直都在競爭是很辛苦,但是其實我們都是如此幸運能做自己喜愛的事情。如果能就這樣一直磨練自己喜歡的樂器一輩子,盡力去享受突破各種困難的成就感,直到因一個機會而得到成功的那一天,那就會是問心無愧的實力,不僅是幸運而已,多好?

其實我們都是如此幸運能做自己喜愛的事情。圖/Rayna Chou 提供

Don't wish it was easier, wish you were better.
Don't wish for less problems, wish for more skills.
Don't wish for less chanllenge, wish for more wisdom.──Jim Rohn.

「別指望事情更簡單,指望更好的自己。
別指望更少挫折,指望更好技術;
別指望更少困難,指望更多智慧。」──Jim Rohn.

《關聯閱讀》
我們沒做到,而日本做到的
讓她/他學音樂

《作品推薦》
不快不俗不大碗──在這個「更進步」的時代裡,我們注定被遺忘嗎?
夢想,不該是一個工作或一個身分──遠行的夏季,寫給想要出國的你/妳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Leonard Zhukovsky@Shutterstock.com、附圖/Rayna Chou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