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季節在倫敦的麗池飯店,遇見時尚教母Anna Wintour

聖誕季節在倫敦的麗池飯店,遇見時尚教母Anna Wintour

許多城市都有一間穿越歷史成為建築象徵的飯店,讓當地人引以為傲的迎接旅人。如印度孟買的 Taj Mahal Palace,紐約的 Plaza Hotel,愛爾蘭都柏林的 Shelbourne Hotel,而在倫敦,King Edward VIII 和卓别林的共通點則是 Ritz 飯店。而它第一百零八年 11 月中的兩夜曾有我們。

這間歷久彌新的老飯店,遠不如刻板印象那般高冷,又或許是因為 holiday season 大家都難掩年末的快樂,但我卻喜歡這人與人間剛剛好的熱度。雖然沒有遇到阿福或 Carson 般的紳士老管家,但從行李被戴著高筒帽的門衛接去後,自己的名字和需要都已經溫柔的被記住。出門走累了回到房間,彷彿又出發到了 Louis XVI 的華麗世界。看到出門前隨手亂扔的行李和衣服都已經被整齊放回衣櫥裡,書桌上我喜愛的英國紅茶還冒著煙,一旁擺著 R 巧克力和入住時說過想看的報紙,床上卡片手寫著歡迎回來和簡單提醒隔天早餐和下午茶的時間。英式服務恰到心裡卻不做作,不失英式優雅的貼心。

週間午茶卻客滿了,雖然穿著和裝潢都微正式,但每一桌都不避諱的開心聊天。現場 chorus 演唱著一首首經典的聖誕曲,每首樂曲間大家都不忘放下蛋糕熱情的鼓掌。一旁著黑西裝的男侍都帶著微笑,安安靜靜的端著銀茶壺,經典的英式午茶原是如此低調,高調的只有人與人用一壺茶聊的那份天地。


(圖/Rayna Chou 提供)

而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段最遙遠距離,是妳在我面前卻不知道我崇拜妳──Check in 時在大廳撞見氣場非凡的她,雖然那時候沒有看清,但卻從背影和幾近招牌的俐落短髮讓我知道就是她。而第二次撞見巧妙的是在最後一天 check out時,這次面對面和剛好走進大廳的她對視了。

帶著多層珠寶項鍊,洋裝上披著外套,踩著及膝靴的她,就是美國《Vogue》總編 Anna Wintour。

我害羞的不敢上前,面對這麼有能力的人讓我們能跟她說些什麼是她還不知道的呢。大廳中有個大圓桌,桌上有棵兩層樓高的聖誕樹,就和她就這樣像秒針時針般繞過對方。只希望下次再遇到崇拜之人,能有足夠勇氣及內涵上前。

不單單因為我對時尚和文字的喜愛,更多的是敬仰她身為編輯的能力。今年四月看了她在 Oxford union 的演講,當時她對著六百位牛津高材生說,

"Don't become over specialized, be intellectually free. Try lots of different things... I'm sure you've all prepared brilliantly to be the very best of your field and that commitment is wonderful, but don't close yourself to other callings. 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cultivate your taste. This is a real moment in our culture when your opinion matters. Everybody wants to know how you work, what you like, how you think. I would also advice you strongly not to discount experience and training... it is better to work with the best, to learn from the best and to have the freedom to try various different things. Make mistakes, and perhaps, to pivot.

請不要過度專業,思想上要自由地去嘗試各種不同的事物。我知道你們都十分聰明,也已經準備好成為各個領域最好的人才,而這樣的企圖非常好,但別因此封閉自己。我給你們的建議是信任並且培養自己的品味。就在現在這個時代,你的想法很重要。大家都想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喜歡什麼,你們怎麼思考著。我也強烈的建議你們不要小看經驗和學習。能夠和頂尖的學習、共事是最好的,並擁有機會去嘗試、去犯錯。或許,去調整方向。

When you live with intention, you create the space to achieve true excellence in every sense.

當你和目標共存時,就會在各方面創造能成就真正卓越的空間。"

我跟 Monica 都是從小音樂科班長大的學生,直到現在都還在音樂院裡唸書。總聽說,想要成功的音樂家每天必須練 8、9  個小時。埋首音樂這麼多年,我們或許就是她所說的過度專業。

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樣不好,因為音樂、藝術及任何專業如果一個人願意,都可花上一輩子學習。但是事實擁有一個專業並不代表一條狹小的路,更何況我們這代大家都高學歷百般武藝。公平的是每天大家都擁有 24 個小時,要如何使用就是自己的選擇了。如果有空檔、有心力,再去學些做些看些聽些什麼吧,別反而讓自己在這時懶惰了。

內涵和好奇心都無形,但只要足夠強大,
自己就會有選擇的機會,
而不是讓機會選擇自己。


《關聯閱讀》
這世界上真的有天才──儘管我們追不上,但可以無限接近他們
讓她/他學音樂

《作品推薦》
為什麼破產的冰島,堅持要完成世界知名的Harpa音樂殿堂?
「你,從哪裡來?」──為何人與人之間的愛與理解,要止於國界?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LG전자 CC BY 2.0、附圖/Rayna Chou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