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她/他學音樂

讓她/他學音樂

這是我留美的第七個暑假,一樣的是回家降落的那瞬間,全身就想起了台灣的熱情,不一樣的是行李裡多了張 Bachelor In Music 畢業證書。早在畢業前就特別有感觸,很真實深刻地面對一個階段的結束。而身為一個學生和音樂家我們都不小了,雖然我們都會繼續讀碩士學位,但是也到了常常煩惱著未來的年紀。

躲在冷氣房裡,想著那麼多篇未完成文章都還躺在草稿夾裡,打開電腦看著身邊還不太習慣這濕度的琴,不禁懶懶地回頭想起那最當初的選擇:

為什麼學音樂?其實爸媽直到現在都不太確定,媽媽只是聽說,「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等我誤打誤撞考上員林國小音樂班的時候,爸媽才查了很多關於小提琴的資料,也向有經驗的朋友打聽了許多。到選樂器當天,我站上台,笑嘻嘻地執意把姓名牌貼在中提琴欄裡。後來知道只有在台灣才有照名次選樂器的制度,小小的我們,當時根本不會知道那個名牌有多重要。

為什麼會想起這個?

因為母校員林國小音樂班的報到日快到了,而我知道的是,今年的錄取率是百分之百,因為只有 15 人報名。

其實已經很久都沒有回學校看看,熟悉的老師也已經退休或離開音樂班了,和小學同學也很少聯絡。但是自從曉明音樂班的停辦,同樣在美國許多畢業的學長姐選擇留在國外,即便勇敢歸國教琴的他們,也早已體認到台灣音樂環境的辛苦:沒落的音樂班,票房不佳的音樂會,最低薪資的回報,態度隨便的學生和懷著試用心態的家長等等。

另一面我卻聽著中國朋友們說著,每一屆中央音樂院的考生上千人,每個樂器只取一位。許多大師也每年都受邀到中國教大師班。

我看著韓國和我們同樣年紀的音樂家,屢屢贏得世界大獎。在賽後的訪問中,他們說:回韓國即使不是短期的規劃,也一定是他們最終的目的地。

許多美國同學更不是科班出身。美國沒有像中國或台灣這樣的音樂資優班,一般高中只有音樂社團,或是美國僅有的三家藝術專門高中。

我無法告訴你音樂班到底好不好,也不能說別國的體制真的比我們好,我只能告訴你我的故事,和這幾年在美國唸書我所想的。

台灣教育下長大的我們都很努力,從小到大沒停過的考試,反反覆覆的教改,也看出台灣人對知識的高標準。但其實那些曾被認為將改變一生的考試結果,如今早就被遺忘,而我們真正記得的課本知識,也都是不好意思的心裡有數。

音樂、藝術、體育,更是常常被認為是不需要的、有空再說的、甚至被戲謔地說成是有錢才可以學的。

而我們比任何人都知道那些讓家長卻步的原因,因為我們的爸媽也曾糾結過。音樂專業或音樂表演、音樂環境,有許多缺點與困境都還沒有解決方法。這些缺點都很真實,現實也常常否決我們的夢想。但是,我們沒有後悔,因為我們為音樂付出的,遠比不上得到的豐碩果實。

我已經不記得小時候在技術上學習到了多少,那時候拉琴彈琴沒有想很多。但現在懂得了。早在 4 歲第一堂音樂教室的課時,那個還不知道該如何演奏的樂器,即使像個玩具,也已經教導我如何珍惜,如何為它負責任,學習到了最單純的尊重。

也不記得考了幾次小考月考段考週考,但是每次演出我都記得。那種準備音樂會的努力,開場前幾天的緊張,迎著掌聲上台時胃七上八下......。

尤其是表演前,那時間都停止般的安靜,那種知道觀眾和這世界在等待著你的瞬間,總會給人一股力量。

從小學習音樂,除了給予孩子一個才藝,更是開啟了一條不一樣的人生道路。懂得如何透過音樂表達自己的情緒,敞開心讓自己被感動,在最黑暗無語的時候也有音樂陪伴。

我理解學科的重要,升學的壓力,但是現在大學畢業的我其實看清的是,沒有東西是被保障的。

學數學,不一定會成為數學家。學理化,也不一定會成為科學家。學國文,更不一定會成為大文豪。

不是說這些科目不重要,而是別再認為學音樂,孩子以後就一定會成為找不到工作的音樂家。

學音樂最重要的,是能給對未來一無所知的孩子,一種正向的信心。

小小年紀,就能體驗到不斷努力所得到的成就感,這種來自內心的肯定,可以在這競爭越來越大的時代裡永遠保護支持你:不管是在一帆風順的日子,還是茫然之時。即使遇到挫折,也知道有人正在聽著,自己正被重視著。而在這世界,你已經擁有值得引以為傲的一技之長。

藝術是能一輩子留在自己心裡的學問,懂得越多,越能讓生活更有深度。蔣勳在書裡寫過:「美,使我們不再粗糙 ; 我們的美,使生命不斷地有更多細節。

不再讓自己整天忙忙碌碌,空閒時刷手機看電視聊八卦,然後每晚閉上眼睛想著,咦?我今天到底幹嘛了?

我們終究只是這世界的過客,再重要的一場音樂會,也就是地球轉動中的一晚。但是我們都還記得那曾經刻骨感動過我們的音樂會,成為了我們生命裡不平凡的一晚。(2008 年 Andrea Bocelli 在台中的音樂會,他唱起最後一首encore 曲〈Time to say Goodbye〉時,15歲的我痛哭到落幕。)

雖然音樂並不是生命的必要品,沒有音樂也能活過一生。但是舉例來說,紐約 911 發生時,這從不曾停下的城市瞬間陷入恐慌,悲傷和憤怒。在人們都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甚至如何反應的時候,紐約第一場公共活動是紐約愛樂的音樂會──音樂無法讓人死而復生,生命也不會因為沒有音樂而結束,但是音樂能給予人的是精神層面上的滿足。人人都只活一次,不管你擁有多少,我們都很公平地只有這一次機會,所以這輩子不該埋首一次次追求一時的需求,尤其是在接觸社會前,心靈敏感的孩子及青少年們。

所以,讓孩子學音樂吧。
我不敢保證會有大把大把鈔票或是光鮮亮麗的名氣,

但是當您看著自己平時矇矇懂懂的孩子靜下心來拿起樂器,專注勇敢的演奏已流傳百年的樂曲,您會熱淚盈眶的,您會懂那將是生命最美好的時刻。

即使音樂不是他的專業,當您的孩子成年他可以和朋友聊起音樂,空閒時可以帶家人一起聽音樂會,甚至能在朋友聚會時笑著說:「哎呀好久沒練了啊!」地拿起樂器一起演奏。

白頭時,我們和您的孩子都會聽著自己的錄音,知道自己努力過了,也成功的在這輩子成為藝術歷史裡的一份子。

一起追求那最偉大的目標,

在這世界和曾相遇的人們心中留下一點痕跡,
讓這一生充滿感動。

Be a part of something that is bigger than any of us.

《關聯閱讀》
「我們是誰?」十五歲那年,我們一起帶著琴,踏上旅途找答案
為什麼破產的冰島,堅持要完成世界知名的Harpa音樂殿堂?

《作品推薦》
「你,從哪裡來?」──為何人與人之間的愛與理解,要止於國界?
冰島自駕之旅──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