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誰?」十五歲那年,我們一起帶著琴,踏上旅途找答案

「我們是誰?」十五歲那年,我們一起帶著琴,踏上旅途找答案

我們是誰?

與眾不同嗎?

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個性非常深思熟慮(微鑽牛角尖)的我們會常常這樣問自己,尤其是一年前的夏天,舉辦樂旅人音樂會和創辦網站時,尤其如此。

一開始是因為沒有自信,加上超過10年古典音樂訓練下的反省能力:每一次離開琴房時都應該有所進步,每一天都是在為下一場演出準備。但當我們開始寫文章、紀錄過去7年的旅程後,慢慢從中找到了這些問題的答案,和接受不完美的堅強力量。

我們是15歲時一起出國的台灣音樂科班畢業生。當時出國留學,對年紀不大不小的國中生來說,還是一件有點稀奇、不太有明確概念的事情。但也許是因為留學對學習古典音樂的學生很是常見,現在更可以說是學歷必要;也許是單純因為不知天高地厚,記得當時我們熱血的一起查藝術高中的資料,一起面試,一起準備離家,一切都顯得挺理所當然。

不過真正要出發到學校報到時,卻很害怕,怕的不是旅行中可能會發生的種種困難(小時候根本不知道美國飛機多會誤點),而是要單獨面對衝動淡去後的現實。

當「出國」從令人興奮,到必須面對種種現實的考驗,甚至在「夢想」實現之後,面臨的空虛及違和感,現在的我們已經能習以為常,但那時分別隻身離家的我們,背負著太大的期待和眼光,一方面好強不服輸、另一面卻開始懷疑著自己。記得兩個好面子的15歲女孩,在暴風雪想家時,總躲起來大哭。

不知不覺7年過去,我們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不在家,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路上。太熟悉的飛機場、行李箱開開關關、反覆登機起飛降落。從不覺得我們特別勇敢,只是開始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這樣的自己。時間到了,行李一收,就又踏上旅程。

這幾年除了往返美國台灣,也讓好奇心領著到世界各地,從冰島,巴黎,斯洛伐克到中國等等。除了拍照打卡寫文章,深刻感受到的是「國界」變得越來越模糊,眼界越寬、世界便跟著顯得不那麼遙遠,曾經的興奮、如今已變得和機艙裡23℃的空氣一樣熟悉。

7年的旅人生活,讓我們體會:其實,日子就是日子,每天24小時在哪都一樣,能餵飽心靈的,只有認真快樂且腳踏實地的充實生活。

因為留學,我們提早長大

但因為15歲就留學,我們感覺自己提早長大、蛻變。背負著親友的期待、課業和生活的壓力、更不想放棄已成了生活一部份的旅行,老師父母常掛在嘴邊的”Be more confident”,“Be more passionate”,“Be more efficient”。必須做更多,也就早早滲入了我們的思想裡。

從小,我們就常自己策劃音樂會,也想辦法創新,將音樂融合視覺藝術與多媒體。創建網站更是我們在努力趕上資訊時代的證明,堅持想讓觀眾、讀者參與每一場音樂會及旅行。

在我們蛻變的同時,一路上也結交了許多同是遊子的朋友,雖然台灣留學生沒有中國韓國來的多,但是真的有許多優秀人才。

曾經,這讓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感覺自己沒有資格發言,因為我們還不是最好的。甚至當我們都知道現在許多人學習音樂,旅行和留學前都會一再反覆三思,深怕這些行動太過浪漫、不切實際,甚至不知人間疾苦?

而這些想法,也許就是為什麼台灣留學生總是如此低調的主因。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給自己的壓力大到讓我們噤聲,彷彿出國後就該馬上有所成就,生活也該像instagram照片和旅遊雜誌般完美。否則,就沒資格說出自己的故事。

直到我們發現,在這個大家都喜歡在網路上快速展示自己生活和想法的時代,當每個人都在低著頭刷著碎化資訊,我們這一代音樂留學生,卻很少有人大聲說出自己的故事。我們或許還沒有振奮人心的力量,也只是世界音樂圈中年輕的中提琴和大提琴手,但一篇篇文章裡,我們不會保留,只想單純直白的分享在這段持續的旅程中,所學到的每一件事。我們相信,這段旅程的所見所聽所想,對我們而言,都是獨一無二的,也能帶給猶豫在是否跨出舒適圈的朋友們,一點過來人的經驗。

William Bridges說,「人生不是一條通往成功的直線,而是一連串螺旋式上升的迴廊 ,每走完一圈,會遇到一個新的起點,為我們帶來新的體驗,引發新的夢想。」

以前有時會失落的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只會音樂,但是網站的小成功,每一篇文章即使沒有上百個讚,我們都知道該讓自己鬆懈一下,暫時以自己為榮。每一場旅行,即使只有自己一個人,也知道或許有人正期待著我們分享所見。

所以我們決定踏出這一步,踏出自己畫的那條隱形的界線,越過換日線。我們有藝術家的衝動,美國人的熱情,台灣人的固執,想認識這世界的野心。讓我們繼續這場旅程,並且都不再孤單吧。

 

執行編輯:洪薇芳
審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樂旅人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