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力有多高,戰鬥力就有多高──遊戲業CEO的真心話

宅力有多高,戰鬥力就有多高──遊戲業CEO的真心話

接觸動畫、漫畫與遊戲是在很小的時候,對不愛運動不喜歡交際滿腦幻想的我來說,就好像天國一般。宅在房間的角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我無比愉悅。


那時經濟不獨立,社會也是相對封閉的,看動畫漫畫是個「幼稚無腦又玩物喪志」的行為,玩遊戲更不用說了,簡直是逆了天的該死,加上好品質的漫畫與翻拷講究的動畫不多見,遊戲主機在當時的經濟條件下,更是難能可貴的高價品。

所以從初中開始,我為了買漫畫、看動畫、玩遊戲,開始偷偷地打工賺錢,但是高價的日版正品貴得要了中學生的命。那時模糊的知道,為了這些我需要錢。要賺很多很多錢。但是求學階段的我,從正規手段能得到的也就這麼多了。除此之外又能怎麼樣呢?

多年後步入社會,晃盪迷失了一陣子決定投入遊戲業。這裡既是我的最愛,也能發揮我的專長與性格,那時我想,這行我會幹到我死的那一天。

大約20年前,那時台灣遊戲業堪稱除了日本以外的亞洲第二,在題材上有文化優勢、在圖形風格上獨樹一格,更重要的是,還有一批起早貪黑,玩命做遊戲的傻子。

記得當年如日中天的SEGA來參觀台灣遊戲公司後,向我們道歉。他們沒想到我們是這樣具有規模並且井然有序的公司。當年,在日本人想像中的的台灣遊戲公司,就是那種在公寓裡面的小工作室,光線昏暗的樓道與精神不濟的工作人員。

昏天暗地的拼了6年,那時的我已經是個二十五六歲的人了,回過身卻發現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我依然是那個中學時代的窮魯蛇。而社會依然如那時的封閉,動畫漫畫遊戲還是難登大雅之堂。而我喜愛的東西依然讓我瞻前顧後,陷入買了這個月機車沒法加油吃不起飯,不買對不起自己的窘境。

那時我知道我得想辦法賺更多。可是看看那時的主管們還有製作人都才30出頭,我要贏過他們得等多久?等到50歲?還是60歲?

同時我也感覺到當時的業界對遊戲的觀點太過保守也太故步自封,而我人微言輕,說的話都被當屁也是可想而知。

最嚴重的是我可以等,但是我的「真愛們」可等不起,今天不買就被別人消費走!

此時大約是2001年末,正值前進大陸風氣剛起,那時我想為了贏,得冒險衝一次。這決定少不了有人笑我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意思就是叫我別想太多為何不乖乖當魯蛇?

既然改不了命、改變不了別人,那就改變自己。雖然很多人酸這觀念根本扯,但是嫌不好、看不下去你可以自己上去做,這對我來說就是真理。而且說句實話,還真的給我辦到了。

直到今天,一路從小美術(就是某些公司連網路都不給用的那種階層)直到今天做到CEO,回過頭發現這個讓我爬的動力還是與那時一樣簡單,我只想把一生奉獻給我的最愛,在那個連『宅』這個字眼都還沒有的年代,一個小小的魯蛇心底做的終身不悔的決定。好像什麼都沒改變,依然是那個聽到銀河鐵道999主題曲會滿眼淚花,開口談鋼彈就停不下來的小孩。變的,只有自己的年齡與名片上的職位。

也許我是被虐狂,這一路走過來吃了很多苦,被嘲笑,被挖苦,被詛咒也有,被周圍的人酸的一點也沒少。

到現在我還是維持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這是個從一而終,對我的信仰忠誠的儀式,更沒有放棄與第一線開發人員一同工作的習慣,只為了想做一個自己真正滿意的遊戲,想把當年讓我瘋了傻了的那份感動複製給其他玩家,用自己的最愛讓自己過上滿意的生活,享受那種喜愛的東西能夠不看標價就買下來的快感。

做一個ACG宅這件事對我來說,就是一條抽得我這本來該是一事無成的魯蛇傷痕累累,卻依然滿心喜悅往前奔馳的鞭子。

宅力有多高,戰鬥力就有多高。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opycat37/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