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女性的普世難題:事業與家庭,真的只能擇一嗎?

職場女性的普世難題:事業與家庭,真的只能擇一嗎?

我深深感覺,現代社會職場,不論在哪裡,對於女性工作者來說,多半還是不容易的。

例如在歐洲,就算有保姆協助,母親還是習慣頭兩年自己帶孩子。但這意味著每生一個小孩,就等於母親 2 到 3 年內無法真正全職工作。兩個孩子若一個接一個,基本就是 5-6 年。這還不包括孩子進幼稚園和小學頭幾年,常常有狀況,媽媽必須迅速做出反應。

雖然我需要工作,但是時間相對比較自由。只要不出差,基本上路路(我的兒子)都可以自己帶。這個過程我非常滿足和開心,但做到盡善盡美的平衡確實不大容易。對追求職涯或事業更上層樓的母親而言,工作與家庭之間的糾結,是很無奈而且不可避免的。

「為愛走天涯」的年輕同事

B 是我們歐洲辦公室的波蘭同事,大學畢業後為了匈籍男友搬來布達佩斯,當時應該不滿 23 歲。

去年年中,她與男友結婚了。不巧的是,就在結婚前他接了一個需要 base 在柏林的案子,搬到了柏林。本來以為一兩個月案子做完後就回來布達佩斯,但是案子一拖就是 6 個月之久,到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结案。

B 從結婚前就跟她未婚夫開始兩地分居,結婚後匆匆度了蜜月,兩人又分開了。

將近去年年底的時候,B 來跟我說,可能必須辭職去柏林陪她先生。她非常不願離職,但結婚後與先生兩地分居,她覺得她必須維護她的婚姻。

我光聽了她這麼多個月的經歷,已覺得很不可思議。一個為了夫婿搬來匈牙利的 new bride,先生卻去了德國,自己隻身在匈牙利,肯定很辛苦。

我稍稍問了她夫婿續約的狀況,和她個人未來的志向。B 慢條斯理的回答,但穩重的背後,其實還是一個願放下一切與夫婿相聚的年輕女孩。畢竟我也是為了先生移居匈牙利,她的感受我很能理解。我跟 B 說我消化思考一下回覆她。

商場變遷快速,中斷後職涯多難銜接

B 大學後就加入 DFO,對工作非常有熱情和動力。雖然她還是有需要學習的地方,但最難能可貴的是她不拘小節的個性、好學的態度、和對時尚品牌天生的熱愛和敏感度。

回家後我跟我先生說了這件事,他第一個反應是:「啊,挺可惜的。」

我知道他的意思。我先生自己的公司已成立 20 年,閱人無數。他已深深能體會並預見:B 離開了,以後再搬回布達佩斯,專業方面照目前的發展繼續下去會非常困難。

因為像我們這樣定位的公司,在當地目前沒有其他。B 的職位是品牌引進,主要為中國市場尋找品牌。這是個很特殊的專業,我們的市場發展也非常快,中斷再持續不大現實。

言下之意,也就是幾年後,等到 B 回布達佩斯建立家庭,她有很大的可能,無法在目前的專業領域繼續積極發展下去 。

放下老闆的身分,我的建議

我考慮很久,決定從「外地人+有家庭的女性工作者」的角度,盡量中性地與 B 分享我的看法。

我不希望她覺得是 DFO 在左右她的決定,而是她能更全面的考慮整個狀況。

我先生覺得我有點無聊,他似乎覺得說了也是白說,年輕人不會聽的。但可能我和 B 在人生經驗上有相似之處,冥冥中我覺得自己有這個義務,至少把 B 接下來幾年可能的經歷描繪給她。

我寫了一封郵件給 B。大概跟她說了我的看法後,只請她考慮兩個問題。第一,是她是否考慮一年之內回匈牙利定居、建立她的家庭?第二,是她是否希望能在專業上進一步發展。若兩者答案都是 Yes,我建議她重新思考離職的決定。

我可以理解剛結婚的她,年紀還輕,這樣做對她情緒壓力比較大。但我覺得,若是夫妻共同努力,總是有辦法的。以她的案例來說,布達佩斯和柏林不算遠,其實結婚久一點的夫妻,許多也是分隔兩地工作,雙方每週安排,輪流到對方的城市見面相聚。

而從組織家庭的角度,我的想法也推得較遠一些:B 在我們公司 2 年,基本訓練已經充分,再經過市場一些磨練就非常成熟。若我們公司能持續發展,她可以在近幾年內做到高管的位置,下面有個能支持她日常工作的助理。這樣,她若建立家庭,也比較能平衡自己的時間。

但對於多數年輕人來說,目前處在 entry level 的位置,在公司朝九晚五是每天最基本的。她/他們未必能預見,其實也許在兩到三年內,目前的工作形式很可能就會有所改變。若我自己不是過來人,我覺得我也想不到這麼多。

企業嘗試提供更多彈性

幾天後我們約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B 感覺上有備而來。我們大致打過招呼後,她很篤定的看著我說:「謝謝你的 email 和與我分享你個人的經歷。我考慮過後,非常希望能繼續留在 DFO。雖然接下來三個月我必須在柏林與我夫婿一起,但我覺得我的能力不會影響我的工作表現。若你覺得我們可以討論出一個方案,我會非常感激你給我這個空間和機會。你自己的經歷也給我對我自己未來的計畫,很多的啟發。」

經過討論之後,我們決定嘗試讓 B 遠距離工作。雖然根據經驗,一定比不上大家在同一個辦公室的效率。但若拼一點,銜接得好一點,短期內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我很高興她沒有為了情緒的衝動,而放棄她專業上的熱誠和累積,也很高興自己留下了一個有潛力的女性同事。至少於公於私,她目前能繼續走自己想走的路。

《關聯閱讀》
直擊韓國傳銷大會現場──職業婦女vs.家庭主婦,日韓女性的抉擇與壓力
星艦迷航記首播50周年──「烏蘇拉」與「希拉蕊」,還有劃時代的意義嗎?

《作品推薦》
走遍世界、回到家鄉,無可避免的「種族歧視」,我如何應對?
社交媒體的神奇力量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