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世界、回到家鄉,無可避免的「種族歧視」,我如何應對?

走遍世界、回到家鄉,無可避免的「種族歧視」,我如何應對?

我不住在台灣已經很久。在各國,碰過種族歧視的事件也非常多。

第一次是在大學的第一年(在我轉到賓州大學之前)。那是一所在 Upstate New York 的大學,排名也是美國前 20 名的。在那長的像小甜甜卡通裏高級鄉村感的私立學院,其中一間宿舍叫作"Asia House"。我曾在那裡住過一個學期。當時,有些美國學生經過時會罵,"Asian pigs"、路過時砸窗戶玻璃。但這並非我轉學的原因,我後來還是因為喜歡費城這座城市,才轉至賓州大學。

接下來一次我記得是去紐約看我哥哥。在 SOHO,跟我哥哥走路時因為聊天不專心,跟迎面而來的人肩膀碰了一下。對方走過我們幾米後,回頭罵:"You Chink whore."

接下來是在上海。那時因為工作我交了很多當地的朋友,但我忘了因為什麼新聞事件吧,其中一個交往兩年很好的杭州朋友,帶著情緒臭罵我和另外一個台灣朋友。那時他們是用什麼詞來罵台灣人的我都忘了,印象中是「台巴子」之類的吧。我記得當時有點難過,朋友後來也跟我們道歉了。

接下來是在匈牙利。剛來的時候,曾經有人問過我先生,我是不是來開中國快餐店的老闆?我們都知道,這個人不是抱著仰慕的心情問的。另外,我匈牙利籍的先生有其實會說英文的朋友,拖了整整 2 年才跟我開口說英文。意思就是,頭兩年,他們是不跟我交流的。

在自己的故鄉,被誤認為大陸人

接著,更有趣的,是台灣。因為我在北京上班過,我們又在上海有 team,有些新認識的台灣人會以為我是「大陸人」:

前兩年,有一次跟一家台灣的製作公司和 PR 公司開會(備註:這場會議中,我們 DFO 是客戶),PR 公司的主管帶著兩個同事先是遲到,之後在其他人討論時低頭滑手機。接著,30 分鐘不到後,PR 公司主管非常不耐煩的插嘴問:「今天找我們來,到底是為什麼原因?我們公司很忙喔......」然後站起來走人。對我們的高傲姿態令全場的人匪夷所思。

後來才發現,原來對方以為我是大陸人。

最近的一次是在倫敦。今年夏天時我去出差,在 Northeast London 最時髦的飯店見了一家在當地的合作夥伴。由於之前合作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和非專業的狀況,我表示非常抱歉。對方是一位長居倫敦的日本人,大約 30 多歲,非常斯文,英文也非常好。我一陣致歉後,她很平靜的看著我說:「我很謝謝今天跟你見面,但其實你也不必太抱歉。你看看你們國家的歷史,不就是廉價勞工和商業價值、道德缺乏下起來的嗎?其實你不必道歉,發生這些事情都是能理解的,有著這樣的歷史和背景,what else do you expect?

連我對種族歧視和偏見挺釋懷的人,當時都非常錯愕,頓時覺得好像時光倒轉到 80 年代初,中國經濟起飛的那段時候。另外,我忽然領悟到,原來對方也以為我是大陸人。我懶得多解釋,保持一貫的態度,稍微點點頭沒有多說。

內心裏,我非常錯愕。怎麼會到了 2016 年,在倫敦這樣的國際時尚之都、在 East London 最時髦的飯店裡,會聽到這樣的話?!這位日本女士接著說的更勁爆了:「像我們,我們日本,就像歐洲的倫敦,我們有我們自己的作法、標準,和職業操守。」最有趣的是,這位日本女士在倫敦的合夥人是香港人。我當時不敢轉頭看一起在場的香港 partner,匆匆結束會議。

無可避免的歧視,用寬容的心態面對

出差後,我回到布達佩斯。今年夏天剛好路路開始參加社區 summer camp。參加游泳夏令營回來的第一天,路路很氣憤的說了:「媽媽,今天有兩個比我大的男生說,會說中文的人都很笨。」我問他:「那你感覺如何?」路路說:「我很氣,我覺得笨的是他們,他們才笨!」

我吸了一口氣,想想時候到了。我看著他,回答說:「是嗎寶貝?媽媽跟你說,這樣的狀況,你接下來至少 10 年都會不停碰到。我跟你說為什麼。」

路路看著我,我說:「路路,你覺得如果今天這兩個男生去過台灣或是亞洲,他們會說這樣的話嗎?

路路:「當然不會!他們會發現那裡有多麼多麼的好!

我:「那就是啦。他們會這樣說因為他們還沒有去過亞洲,對其他的文化不了解。他們可能只瞭解自己的文化,對於新的東西,就像我要你嘗試新的食物啊,非常抗拒。抵觸的情況下,就說不熟悉的東西不好。這是可以理解的。其實媽媽也常常碰到喔。但是我都不介意,我都想是對方不理解的反應罷了。」

我不想為他提出解決辦法,因為我覺得每次可能碰到的狀況不同,不可能用同一個方法來解決。我也不想哄他,或跟他說沒有事,因為一定會再碰到的。我希望他對於自己的文化背景清楚和驕傲,心態是健康的。所以我決定給他正確的 picture,並開始培養他自己化解這樣的狀況(當然我還是請爸爸送他的時候緊密觀察,隨時備戰!)。

果然,才過了兩天,路路回家很高興的說,他和兩個大男生成為朋友了。大家覺得他會說中文很棒,他甚至還教游泳老師中文!

入秋前,我帶路路去一所公眾游泳池游泳。這所游泳池是戶外的,很大、被森林圍繞,我非常喜歡。但是,它在布達佩斯的近郊,所以裡頭當然只有我們兩個非匈牙利人。回家後,我先生問我:「今天有沒有人東看看西看看你們啊?」我回答當然有啊:

「不過你看,我有幾個選擇:
1. 我可以待在家那裡都不去
2. 我可以交一堆匈牙利朋友並儘量「本地化」("wash in my identity")
3. 我可以出去到那裡都帶著強烈防備的心態
4. 我可以決定跟我兒子開心的過一個愉快的下午。
你說我要選那哪一個?」

希望能跟大家分享,無論身在何處,因誤解、偏見或無知而產生的歧視,這樣的狀況真的很多。多半時候跟我們自身其實是沒有關係的。有時候實在不用因為對方無知,而覺得當下立刻要證明什麼,或希望馬上改變全世界。最重要的,不受這樣的人影響,培養對自身文化的認同,以及自己寬容開放的心態。除了不壞了自己心情之外,寬容與不受影響,更是對抗狹隘與惡意的最好手段。

《關聯閱讀》
關於歧視 ── 世界只有兩類人,幸運的和不幸的
「先認識自己的根,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是哪裡人?匈牙利爸爸、台灣媽媽的認同教育

《作品推薦》
社交媒體的神奇力量
當中國的「很大」,碰上法國的「很大」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