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之後還能當朋友嗎?──公司團隊「大換血」教我的事

「分手」之後還能當朋友嗎?──公司團隊「大換血」教我的事

看過一部很經典的電影叫做《The Usual Suspects》嗎?(台灣翻譯:刺激驚爆點)記得影片最後,Kevin Spacey 娓娓道來整件事情的經過時,那種腎上腺素上升、胸口急促、驚呼一聲:「啊,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嗎?

我上個月也碰到過。

從近兩個月前,上海時裝週結束後,我們團隊經歷了歷史性的變化。在銷售增長、接到許多求職信的同時,上海團隊內部卻有同事陸續離職,短短時間內團隊經歷了 30% 以上的「大換血」,應該算是我們公司 DFO 成立以來,少見的鉅變。

我想,在中國,中小型公司就是這樣的,不是快速成長就是被市場吞噬。而在一個快速成長的公司內,對團隊成員來說,最重要的課題就是能否跟上公司發展的腳步、自我提升、讓自己有更廣的格局。其中一些較有能力的同事,也必須很快接受考驗,能否從執行者轉變為管理者?

兩年多來,我們已經看過公司好幾個人經過這樣的過程。一開始,我比較急,覺得從執行者到管理者的提升應該很簡單:不是都已經很會執行了嗎?不是都了解公司 SOP 和與合作夥伴和客戶的各種關係了嗎?管理不就是底下有人幫你減負、分擔職責,這樣不是更輕鬆嗎?

漸漸我發現,執行力高並不一定代表能做管理。就如一位前輩說的,能幹勇猛的戰士不一定能帶兵打仗。其實,就算忠心耿耿的小兵也未必能成為能成功的主將。

比如 M,他個性比較內向,而且愛自己動手做。我們可能覺得請個助理不是太難,但他是萬裏挑一,比我們應聘經理級別的人選還慢。S 則屬於自己事情明明做不完,但要給她添助理還遭到她婉拒。Y 也很有趣,至今似乎還沒有摸透她和新助理的關係,是跟她平級,還是來幫助她更有效執行部門的工作?T 非常努力的嘗試看到各個她部門的層面,但還是時不時陷進某件工作的執行面裡頭。

最絕的是 R,一位銷售的超級戰士,半年多前自己提議要升當部門主管。R 是我們一直最欣賞的同事之一:幹練、有勁、熱情。雖然急起來有些脾氣,但是我們大家一直感覺他的個性是很大剌剌的,透明、公正、直接。

然而,我們逐漸發現 R 雖然勇猛無敵,卻尚缺乏我們所要求的格局和眼界。我們希望能培養 R 達到領導者的位置,直到他由於身體原因提出離職。我們感到惋惜,同時祝 R 好好休息,重拾體力。

但 R 離職的幾週後,我們無意間發現了一封郵件。內容顯示,R 的團隊曾經擅自代表公司做了一個商務上的決定,我們同時發現,在這件事情上,R 不只知情,還協助團隊 cover,並誤導管理層。

我們立即進行了深入探討,把工作上遺留下來的疏漏做一個總整理和檢討。同時,我們心情上的 shock 大家可想而知。

我想看到這裡,所有開過公司的前輩,看到現在應該都笑笑著說,「正常啦。」

看過我文章的讀者,都知道我對團隊非常感激和看重。我和我 Partner 一直強調的是,年輕有才的人來 DFO 的平台打拼,跟隨我們成長的同時,自己能建立自己的一個平台。我們鼓勵大家與我們一起成長。每天大家一起密切工作,我們追求彼此互信。否則,在猜疑的情況下如何並肩作戰?

但這件事情發生後,有一陣子我開始懷疑是否還應該相信團隊,還是應該有所保留,抱著猜忌的心情來過每一天?由於我的 Partner 和我都是屬於比較正能量、相信人的。過了一陣子後,新的團隊也順利接手,我覺得還是相信人吧,就當作碰到一次「異狀」。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我也體會到:團隊是由個人組成的。每個人有自己的興趣,生活與職場規劃,合久必分是自然的,跟戀人分手一樣,"There is no perfect time to break up."

但更重要的是,不論身為經營者、主管或基層員工,在專業領域內保持彼此尊重、坦承、互助的原則非常重要。一起共事其實只是一時,但是人與人的交往卻是長遠的,不值得太為短視,因為誠信是需要很長時間建立,卻能一秒之內破碎的。

《關聯閱讀》
【雙語】如何打造「內部創業」文化,發揮團隊潛力?
【雙語】尋找合適的創業夥伴,就像尋找終身伴侶

《作品推薦》
「先認識自己的根,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是哪裡人?匈牙利爸爸、台灣媽媽的認同教育
吵雜紛擾的時代,該怎麼找到自己的方向?──遲來的Call to Action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