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認識自己的根,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是哪裡人?匈牙利爸爸、台灣媽媽的認同教育

「先認識自己的根,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是哪裡人?匈牙利爸爸、台灣媽媽的認同教育

不知道 Crossing 的讀者裡,有幾個做媽媽的?(希望以下文章不要讓非爸媽的讀者感到無聊…)

剛從斯里蘭卡旅遊一週回到布達佩斯。斯里蘭卡人非常親切、善良。見到外地人最愛問的第一句開場白是,"What country are you from?"

記得與我先生和路路去參觀當地一位知名建築師的故居時,導遊開頭就問了:"What country are you from?"我指指我先生說:"He is from Hungary,  I am from Taiwan."

路路插嘴了:「媽媽,你還沒有說我。」我笑笑跟導遊說:"He is half-half."Gabor 笑著接下去:"He’s a new breed."

小鬼嘟著嘴巴,看不出來對我們的答案是否滿意。我彎下身問他:「那你覺得你是那裡人啊?」

小孩對身分意識的發展很有意思,我想可能混血兒尤其有趣。從小,Gabor 就要路路清楚認識到他的兩個血緣,並以它們為榮。

從路路出生開始,我們家沒有混過語言。路路從會說話開始就跟我說中文,跟他爸爸說匈牙利文。由於我和 Gabor 之間說的是英文,就算路路聽得懂我們的對話,我們還是堅持用中文和匈文跟他對話。我們一直淡化英文在我們家的重要性,因為英文相對來說是三個語言裡面最容易學的,我們不希望路路因此而選擇了英文,不在匈牙利文和中文上面下功夫。

比如,教三語小孩說中文的「不」,其實不是很容易。英文的一個"No",匈牙利文的一個"Nem",都比中文的「不要」、「不好」、「不吃」、「不喜歡」來的簡單許多。但是只要父母堅持,就算是我們這種住在歐洲的混血家庭也是教得出來的。

路路開始說話時,是先開始說中文的(這很正常,因為進幼稚園前我在家帶得比較多)。他曾經試過跟他爸爸說中文,Gabor 的回答是(以下原文為匈牙利文),"Sorry, my little son, I don’t understand Chinese."孩子沒輒,就跟爸爸說匈文了。

記得路路中文老師教路路〈滿江紅〉的時候,路路回來背給我們聽。小孩子非常興奮,覺得這個英雄太棒、太英勇了,十分的崇拜。結果,爸爸說出匈奴跟匈牙利人的關係,路路當場就楞住了,他非常困惑,不知道要選那邊,是選岳飛,還是選匈奴?搞得我們哈哈大笑。

文化傳承方面,Gabor 很少給路路看當代的好萊塢影片或是卡通,因為他覺得 80 年代後的迪士尼都極度商業化和美國好萊塢化,看多了小孩一會受這樣文化的大量洗腦,二是小孩看多了會較難接受其他的文化方式。同時,Gabor 覺得這類的大眾文化日後一定無法避免,所以他想能 delay 多久就多久。我是唸大眾傳播出身的,對文化比較也非常感興趣,雖沒他想的這麼細緻,但很贊成他的理念。

對於文化,Gabor 希望路路不只只學到中文的語言和文字,而是能熟悉基本的歷史、文學、和理念。從路路 2 歲左右的時候,我就決定在中文教材方面給他大量的傳統素材,儘量避免給他「進口文化」。

我的初衷是因為在匈牙利,路路用中文的時間其實是他生活上 50% 不到,若他接觸的內容混了,會很難形成一個體系。我們從盤古、女媧、哪咤、西遊記開始,一直到了現在的三國演義。我總是到了覺得他很熟悉這些題材了,才會加入一些像宮崎駿這樣我自己很喜歡的外來卡通。

路路的自我認同是我們這樣打造出來的。在同年紀中的孩子,路路算是異常「傳統」的。大家覺得來自 Gabor 做廣告、我做時尚的父母來說,這很詭異。但我們的堅持是,先把根基和自我認識建立好,要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

《關聯閱讀》
在國際化面前,與其掌握外語,何不先了解自己的文化?
移民父母:孩子說不說中文,好兩難!

《作品推薦》
吵雜紛擾的時代,該怎麼找到自己的方向?──遲來的Call to Action
談談跨文化溝通:最重要的不是「我想說什麼」,而是如何讓聽者聽進去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