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雜紛擾的時代,該怎麼找到自己的方向?──遲來的Call to Action

吵雜紛擾的時代,該怎麼找到自己的方向?──遲來的Call to Action

上個月參加了志氣 3 的演講。

我是演講的前一天晚上才到台北的,剛結束了上海 13 天、每天 15 小時、平均 9 個會議的作戰,腦子還停留在某種扭曲、情緒緊繃的狀態。在上海的時候,我有思考過幾遍當天上台要分享什麼,但其實構思不大出來。

原因是這次聽的人不是品牌,不是設計師,不是買家,不是時尚編輯,我竟發現自己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呵呵。我的工作裏,目的性和達到目標佔很大的部分,我突然發現我不認識我的 target audience。

分享個人故事嗎?自己的故事天下雜誌已刊登,換日線我也寫過,自己覺得除了工作和家人,尤其帶小孩,好像沒有什麼太多其他可以分享的(我的生活某方面真的也挺無味的)。大學生為主的觀眾群,對我的生活哪點會感興趣?

另外,主辦方希望我們在 keynote 之後給聽眾提出一個 Call to Action。這對我來說更難了 。

謙虛並努力工作嗎?這是個態度,不是 action。不要放棄嗎?這是個理念,也不是 action。來 DFO 打工嗎?我們只是個商業機構,行業算小眾,工作也很辛苦,我覺得不大好意思。我真的是幾乎想不出來。

我到底要分享什麼?「就說說看吧,」我這麼想。至少不要讓來聽的年輕人失望。哇啦哇啦說了,似乎至少表達了「山不轉路轉」,和要達到目標得「不要臉」…希望聽者覺得這些努力不懈的方式稍微受用。

當天,我見到了一些通過換日線認識的朋友,聽了同組 speaker 的 keynote,並認識了一些新朋友。我很喜歡聽別人的故事,大家辛苦付出都差不多。我覺得自己收穫很多,看到台下 500 多位年輕人用心聆聽 speakers 述說自己的心路歷程,覺得很感動。

我覺得台灣年輕人很幸福。在匈牙利,我認識的年輕人有很多類似對未來迷惘,不知所措的問題,但是沒有這樣有組織性、正面的平台讓他們得到共鳴,認識對自己未來的可能性。其實對未來迷惘,尤其在現階段的歐洲,非常多國家都有。

另外我覺得台灣年輕人可以卸下一些包袱。不管一個人來自哪裡,自己的路是自己走出來的,不需要給自己弄個太沉重的包袱。有理念很好,有抱負也很好,但實際能做什麼是一腳步一個印子的。你的夢想應該就是你自己的包袱,不是你同時還扛了別人的。自己就堅定走自己的路,不管是什麼路,不管是否符合大眾邏輯標準,不用把其他人的事情都放在自己肩上,至少開始時不用,這樣才能全神貫注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

最後,是 Call to Action。在志氣 3 的現場,我提出了寫日記,但是我一直無法克服的是,寫來寫去,不做有什麼用?這個 action,真的有用嗎 ?還是在日記的第一頁寫上自己的目標,之後每頁都要往這個目標前進?

但是,更核心的問題,也是我當天看到很多年輕人反應的是,「我應該怎麼樣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離開會場後,我想了許久,想出了一個新的 Call to Action,希望藉此能在這裡分享。

我新的 Call to Action 很簡單,其實是個 counter-action(非 action)。我覺得有時一些建議、辦法、心靈小語等,不見得對每個人適用,在沒有自己方向的情況下,聽多了反而有可能抹滅了內心深處的的那股衝動。

我的建議是你必須每天完全離線一小時。也就是,每天給自己一小時的時間,把手機關掉或調整為靜音,並放到一個你看不到它屏幕的地方。把電視關上,電腦關上,一個人自己安靜的跟自己在一起。你可以發呆,可以神遊,可以散步,看一本長篇的書(非任何吸收片段信息的報章雜誌)。重點是,在那一個小時裏,只跟自己的思路 100%,無中斷的在一起。

尤其在紛擾的媒體和網路時代裏,若能持續每天離線的習慣,必定能聽到自己心裏真正屬於你的聲音。


《關聯閱讀》
「自己想、自己找、自己鋪、自己闖」──你的動力在哪裡?
如果你不怕,你會怎麼做?──給小姪女的一封信:堅持獨行的勇氣

《作品推薦》
談談跨文化溝通:最重要的不是「我想說什麼」,而是如何讓聽者聽進去
從「我要賺錢」到回歸初衷──人生的動力,不因繞路而消退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oomore Chiang CC BY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