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要賺錢」到回歸初衷──人生的動力,不因繞路而消退

從「我要賺錢」到回歸初衷──人生的動力,不因繞路而消退

這次關於動力,我想講講我先生的故事。

我和 Gabor 是在倫敦聖馬丁學院進修碩士時的同學。我們兩個只差一歲,我做品牌他做廣告,從事的行業也算相近。從外界的眼光看,常常覺得我們背景很像,但是他的成長過程確實與我截然不同,我覺得值得分享。

Gabor 出身在匈牙利受到前蘇聯統治的年代。那是個封閉、壓迫、窮困的時代。他記得只有一個電視台、周一沒有任何節目的日子,更不用說任何外來的資訊或物品。學校裡頭必須學習覺得跟自己無關的俄文。

Gabor 從很小的時候就立志要為自己帶來新的生機。到了 80 末、90 年代,共產主義退出、資本主義進入匈牙利。對當時的他來說,這個生機就是商機。他發誓不要一輩子過窮困的日子。對他來說,只有一個動機:他要賺錢。

我婆婆是畫家。Gabor 從小繼承了她的藝術細胞,不只繪畫天份非常高,對音樂也是玩玩就能開始演奏起來。 我婆婆對大提琴情有獨鍾,故此 Gabor 小小年紀就扛著大提琴在布達佩斯的一所音樂名校上課,共學了 7 年的大提琴。

Gabor 不喜歡大提琴,但是熱愛音樂。20 歲不到自己組了樂團,當上了鍵盤手。音樂風格當時算是前衛,作品也進入國際上有名的合輯。

但很快的,Gabor 發現玩樂團很難賺到錢。 有一天,他發現了朋友的爸爸在廣告公司做美術。Gabor 非常興奮,終於發現一個能用美術細胞賺錢的工作。就在要升大學的時候,他進了當地的 4A 廣告公司做起了平面設計師。

Gabor 從小成績很好,但是個性非常自我。他對升學不感興趣。我公公是法官,把他推進了法律系,Gabor 抗拒後輟學。我婆婆讓他去念美術。Gabor 進了這裡頂尖的美院後,執意要創業。學校不允許,Gabor 自己退學了。

20 歲出頭的 Gabor 於是與兩個好友創立了一間廣告公司,聽說當時我婆婆不知為此落淚多少次。兩年後 Vodafone 電訊公司在匈牙利落地,Gabor 的公司贏了競標,所推出的 campaign 得到了當年坎城金獅大獎。當時,Gabor 不到 26歲。

接著,Gabor 抱著金獅獎、自費去申請研究所學位。倫敦聖馬丁學院的研究所收了這個沒有學士學位的匈牙利男生。

Gabor 從小念公立學校,到倫敦之前英文很一般。雖然他現在已精通英國文學,但還是沒有辦法想像,跟我可能真的一輩子要用對他來說是「外語」的英文溝通。

外界看起來的「成功」,對於 Gabor 來說,他創業時的的動力很單純:他要賺錢。除了家裡的傳統、高知識水準的父母,他沒有得到一分金錢上的支持,沒有任何人脈的關係。一切都靠自己打拼。

這個動力驅使了他成立自己的公司,推進了他事業上的成功。但是能滿足他內心對藝術的熱愛嗎?其實還是不行。

早在 4、5 年前開始,Gabor 開始寫小說,接著拍獨立短片。到今天這已經成為他的副業。早上去廣告公司上班,晚上寫劇本,在我們家是很常見到的景象,我們的兒子路路也習以為常。曾有人問他他的爸爸做什麼職業,他還甚至會說:「我爸爸是拍電影的。」我覺得沒有什麼其他的話,能讓 Gabor 聽到後更為開心的了。

對我先生而言,物質有可能是他年輕時候的追求目標,但對於他這樣熱愛藝術的人,雖然繞了一圈,平衡了現實與理想,最終,他遲早還是會找回真正驅使自己的動力。

《關聯閱讀》
「自己想、自己找、自己鋪、自己闖」──你的動力在哪裡?
好萊塢最美的風景,不是豪宅與明星,而是努力尋夢的人們

《作品推薦》
爭取時間還是「捍衛童年」?在匈牙利,上學時機是門大學問
給年輕的你:創業是孤獨的,但千萬別因此忘記初衷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