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想、自己找、自己鋪、自己闖」──你的動力在哪裡?

「自己想、自己找、自己鋪、自己闖」──你的動力在哪裡?

這兩週回台灣,和一些長輩和朋友聊天時,常常聽到大家問,台灣年輕人的動力在哪裡?

我不覺得我有足夠的經驗和知識來對「台灣年輕人」這麼大的一個群體給出我的觀點,我只敢從自身來說:

十多年前,我從倫敦剛畢業,抱著一個還不錯的學位,頂著一頭像阿兵哥一樣酷酷的短髮、搭上那時流行的中性裝扮,隻身到上海。我在一間外商媒體公司找了一份對社會新鮮人來說蠻好的工作,找了個英租界的老建築公寓,開始了我的浪漫單身生活。

我屬於標準好學生的類型:努力、勤勞、準時、負責,很容易就能將工作做得上手並得到主管的信任。在上海,我很快學會了策劃、指導、熬夜(最高記錄在後置公司剪片 5 天沒闔眼)。

但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不持久。一旦學會了一樣東西,我容易感到無聊、煩躁,會突然放棄並馬上尋求新的挑戰。兩年多後,我離職了,轉居北京,換了另一家公司工作。同樣的,我克服困難,努力向上,熬夜加班是家常便飯,出差也常常是每月數次。之後我覺得公司應該做些人事上的重整,但老闆們無法了解我的意思,我又離開了。

我父母開始擔心我是不是太任性,會不會這樣重蹈覆轍?

在那之後,我持續我的單身生活,和好友一起做 freelance Brand Consulting。聽起來很優雅:我們不用上班,除了出差天天睡到自然醒;我們在中國有不錯的客戶;我們不喜歡包袱、沒有開公司。雖然做得不錯,但沒有任何規劃或遠景。我似乎也很享受工作的狀態,但同時又覺得自己好像想更做點什麼,但卻又不太知道自己工作目的為何、應該滿足自己什麼 ?

那幾年常常覺得人生飄飄的(那時還覺得這是種很文藝的感覺!)在單身、能獨立支撐自己生活的情況下,所有事情可有可無,沒有什麼原動力,有時也覺得空虛。

回想起來,我覺得當找不到自己的原動力時,罪魁禍首,至少對我來說,應該是安逸。

我很感激我的父母給予了我安穩的成長空間和良好的教育環境。但是什麼都來的容易時,你就不會這麼珍惜。

時光轉到現在,做了 DFO(Danube Fashion Office)這短短幾年,有人問過我,是否有想放棄過?答案是有(應該都是夜深人靜,孩子入眠以後,或者出差時,在飛機上不被網路打擾的片刻寧靜下 )。有人問我是否有想過退路?其實,我們每往前走一步的時候,我都會動一下這個念頭。☺

為甚麼沒有放棄?因為這次沒有退路。怎麼會沒有退路?因為這次是自己無中生有,創造出來的事情,而且我非常喜歡有份專業的工作。

我剛來的那兩年,匈牙利的市場還是比較本土。我記得應聘過幾家當地的外資媒體公司,雙方坐下來喝完一杯咖啡後,對方高層主管均笑笑婉拒。雖然我資歷夠,但缺乏匈語能力,無法進入當地外資的媒體或公關公司。換言之,我找不到工作。

從小都按部就班、順順利利的我,這次碰到了找不到工作的殘酷事實。我非常挫折和沮喪。

後來,DFO 就發生了。我先生老是笑我,為了要一份工作,最後不但自己變一個出來,還搞到跨兩地有辦公室,忙得不是樣子!我也跟他訴苦說好累,但每次聊到最後,結論都是,「不管怎樣,有工作比沒有工作好。」

直到對自己重要的東西忽然沒有了,才知道有的話不會再放棄。

你要走那條路?必須自己想、自己規劃、自己鋪、自己闖。真正的動力沒有人能幫你找,只能靠自己。不用跟人家比,找不到也不應該怪別人。

我覺得人類本身有一直往前的動力,就跟嬰兒會從爬到走到說話、思考一樣。這個動力在成長過程中怎麼被削減、降低了重要性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這是很可怕的。不是因為沒有動力就代表你不成功,而是我覺得動力是人的天性,能給生命賦予意義。

動力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同,更不見得非要透過「上班工作」來展現。例如我非常佩服我認識的全職媽媽,她們的耐力是我永遠都無法做到的;我也佩服藝術家,因為沒有什麼比不停挑戰自己更可怕的。

為了自己的動力而付出,是很辛苦的。但是由於動力帶來的那份滿足感和意義,只要經歷過的人,絕對都不會否認它的吸引力和必要性。

《關聯閱讀》
向全世界丟履歷,讓人生比旅遊書還豐富精彩
不為賺大錢、只求燃燒熱情──在加州,我看到浪漫瘋狂的美式創業家精神

《作品推薦》
給年輕的你:創業是孤獨的,但千萬別因此忘記初衷
先別急著「以和為貴」,衝突也是一種機會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