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年輕的你:創業是孤獨的,但千萬別因此忘記初衷

給年輕的你:創業是孤獨的,但千萬別因此忘記初衷

這幾天一直在考慮年尾之前寫什麼主題,腦子裡一直甩不掉之前接的一個訪問的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你能給想創業的年輕人一些建議,你會建議什麼?

姑且不透露訪問時我怎麼回答,但這陣子這個問題總不時從我腦裡冒出來。

可能因為這陣子在對明年做很多計劃和指標,對很多狀況開始退一步、從宏觀一點的角度看──看看自己一年來實踐了什麼,什麼沒有做到,希望明年能達到什麼目標,不只工作上,還有對家人,以及對自己。

在我的工作裡,我的合作夥伴在上海,所以沒有一個每天可以商量大方向的人。我覺得創業其實蠻孤獨的,因為從一個小小的想法,到它的形成,碰到市場時所需要做的轉變,接踵而至的調整、轉型、擴大等,每天都有些選擇必須由你自己決定,沒有辦法依賴別人。做完這個決定,責任和後果也是由你自己承擔(當初開始的時候還真沒有人跟我說過會這樣)。

轉變當中往往太快,很難跟每個人一一細細解釋,有時候腳步太快了,沒跟上的人會很辛苦,中間有人不明白、有人覺得太辛苦、有人會放棄。有時候來不及挽回他/她,我們已經進入了下一個階段。是蠻殘酷的。

記得今年夏天時,A 加入了我們上海辦公室。到 10 月時我坐下來跟他談,他說他來 DFO 後兩個半月學到的是:有問題自己想辦法解決,解決不了的要學會馬上發問。他說 DFO 的腳步太快,沒有必要每週寫工作匯報,一切自己想辦法跟上。

我聽完後非常勉勵和誇獎他,同時間也覺得有點慚愧。回想去年,我的團隊應該都覺得我是那種"hand-holding"的主管,一步步耐心的教導和指點。到了今年,團隊擴大了,部門開始建立起來了,我的時間沒有辦法負荷跟每個人細心談話,他們只能自己摸索。

我的另一個同事跟我說,有時我走過去找她,兩三分鐘內 brief 了她一件新的事情,就走了。她滿腦子摸索,也不好意思問,只能自己琢磨。她說,對於 A 的看法,她特別能體會。

我的時間越來越不夠用了。該慢下來嗎?我們實際發展才兩年,目前機會是好的,市場給我們很多的鼓舞,顯然不大可能放慢腳步。該更快嗎?如何負荷?我得到的建議是建立部門主管,以金字塔的方式進行管理,或者設立 First Assistant,其實意思差不多。我想,這樣應該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畢竟我也是個妻子和媽媽,每天除了工作,也在想怎麼樣能多增加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我可能必須慢慢脫離 start-up 情節,就是現在什麼都公司化了。公司有指標,我必須引領團隊去執行它。中間絕大多數我的工作都是行政、合同、數據表。我不認識有任何只喜歡做這幾樣事情的人,但是我認識到了將它們做好的重要性。

在時尚行業裏,我最熱愛的是時尚所反映出社會的趨勢、觀點。我指的不只是美麗或富貴,而是時尚最根本的角色:如何反應出它的穿著者的想法和生活的方式。這跟貧富沒有直接關係,依靠的是設計師對於它的繆思的詮釋。繆思也不僅僅是模特,可以是社會裡的任何一個角色。我自己就看過哲學家、建築師、農夫、Ghetto 的。

每一季,我們提供給市場的挑選能潛移默化的給我們的市場帶來影響。比起銷售,這是更有影響力的。每季策劃我們的大型 showroom,與設計師、業內專業人士溝通想法和潮流,對我來說是最具挑戰性的。

美學、大眾傳播、和文化比較一直是我的愛好。昨晚看到 Coco Chanel 的一句名言:… fashion has to do with ideas, the way we live, what is happening. 這正是我最感興趣的──是不是在每季可以找到時尚和我們市場的關聯──也是我的初衷。銷售只是我們體現成績的方式,但將我們的銷售平台建立完整、讓它良性運轉,卻也是最終支撐我初衷的基地。沒有這個基地,什麼都是虛的。所以,行政、合同、部門建立、數據表,儘管不是我的熱情所在,看來仍是必須盡力做好的。

我想,進入 2016 年,每當我忙到盲目的時候,我應該會翻出這篇稿子重新提醒自己,為什麼做下這樣的選擇。

祝大家新年快樂!

《關聯閱讀》
今天不談「台灣之光」──姚彥慈:「創業所有挫敗與痛苦,都是旅途中的風景。」
不為賺大錢、只求燃燒熱情──在加州,我看到浪漫瘋狂的美式創業家精神

《作品推薦》
先別急著「以和為貴」,衝突也是一種機會
「請暫時放棄學中文,讓孩子更融入這裡」──匈牙利媽媽戲劇化的一週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