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引發的意外──從一個微博帳號,到中國最大的B2B Fashion Showroom

好奇心引發的意外──從一個微博帳號,到中國最大的B2B Fashion Showroom

大約 7 年前,我從北京移居至布達佩斯。我很喜歡工作,那時很有信心覺得不會找不到工作。想想自己好歹英文不錯,工作經驗也算豐富,找個外商公司打工應該不難。結果,見識淺薄的我,發現所謂的西方不是只有曾經居住過的美國和英國。原來在歐洲大陸,很多國家是不大用英文的。

為甚麼提這個?因為,現在在中國業內,大家覺得我所經營的 DFO 很成熟、規模很大。但其實這整件事情的開端,僅僅是個我移居匈牙利後、偶然機會下,好奇心引發的意外。

當時,7 年前的我,已有幾年品牌傳播和策劃的經驗。來到布達佩斯,先嘗試到外商媒體機構找工作,卻發現若匈牙利文不流利,是無法進這些公司當地分部的。

在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我和我先生成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我們剛好喜歡時裝設計,想想試試無妨)。透過巴黎的商展和代理商,兩個銷售季後,我們進了 13 個國家的 Select-shop,算是新進品牌中發展比較好的。第三季後,我們將商業模式轉售。

休息了一會兒,似乎還是閒不下來。2010 年的夏天,有了個靈感,想做一個很 Boutique style 的個人工作室,將一些有趣的歐洲品牌,介紹給亞洲開店的朋友們(即 B2B,不直接零售)。一開始在匈牙利挑了幾個自己喜歡的設計師,之後跑了一兩趟柏林和巴黎時裝周,認識了一些設計師朋友。就這樣逐步開始。

剛開始也還不錯,短時間內跟臺北、新加坡、上海幾間很好的店建立一些合作關係。那時身邊就只有一個 part-time 助理(現在已成為我們最資深的 Account Manager),每天工作 3、5 小時,也算悠閒。

但兩年後,有天我突然好奇心發作,覺得中國似乎有更大的潛在市場。

我的毛病是一旦有個想法,就一定要去嘗試,幾乎無人可攔阻。當時的中國市場還沒有這方面的市場數據。為了證實我的直覺,我和在上海的時尚媒體朋友 Bedi(即 DFO 目前在中國的市場總監)決定進行數據採集。

2013 年,我們派人去中國五大城市所有最主要的商業區進行掃街、記錄每家店鋪銷售的品牌、訪問他們的進貨渠道。數據整理出來後,我們都非常吃驚。減去自己有進貨渠道的國際連鎖百貨,和賣非常低價位品牌的零售商,這些城市裏居然還有 1-200 間店鋪可成為我們的目標客戶(即價格、定位、風格均符合我們所引進的國際品牌)。

於是 2014 年年初,我和 Bedi 設立了 DFO 微博,決定開始在中國做點網上宣傳。我還記得,他當時問我「我們要試多久?」我回答:「就三個月吧。若三個月後沒有反應,大家就各自回去做自己的事。」

第一個月過去了,收到一些咨詢,但沒有實際促成什麼。

第二個月,重慶一個會展透過微博找到我們,邀請我們去當地參展。Bedi 拎著幾大皮箱的樣品去重慶布展,我剛好在臺北,就直飛重慶。我們完全不知道該抱著什麼樣的期待。在重慶三天,主辦單位給我們很好的展位空間和推廣力度,來自重慶和四川的買家對我們也很熱情。

那是去年二月的事。緊接著四月,DFO 首次參展上海時裝周。這是在中國最具吸引力的時尚活動。我們在新天地商場,租了一個小小 50 平方公尺面積的空店面充當臨時 Showroom,展出十多個 Ready-to-wear 品牌。現場除了我和 Bedi,只有一位助理和兩個實習生。當時沒有人認識我們,每個來訪的買家我們都親自接待,一一介紹各品牌。那時,我們在上海還沒有自己的辦公室,更不用說一個像樣的長期 Showroom。我們的想法還是一樣,「先試試吧,誰知道會怎麼樣?」

感謝種種契機,感謝媒體支持,感謝所有的天時地利人和,經過那次的上海時裝周,我們達到完全超乎我們想像的銷售業績,同時也受到行業的肯定。

從第一次在上海展出,轉眼到一年半後的今天,我們正馬不停蹄的為十月的上海時裝周做準備。這次我們會展示 60 餘個品牌,場地將在外灘,一棟新大廈高層,1500 平方公尺的展場空間。預計會來的專業買家和媒體將達數百位,現場工作團隊將有 40 多人。除了上海辦公室的團隊外,布達佩斯的團隊也將全面進行與國際品牌銜接訂單的種種工作。

雖然 DFO 在中國業界目前算是行業的標桿,但其實在中國,我們才僅僅兩歲不到。

回想起這一切,除了感謝我們兩地團隊的所有努力和投入外,有時候,也許就是那股好奇心,加上一份天真和執著,一不小心,還真的可能碰撞出一些美妙的意外。

《關聯閱讀》
紐約服裝設計師遊走兩岸三地代工廠,冷暖感受大不同
旅英服裝設計師潘貝寧:台灣品牌,要更勇敢說自己的故事

《作品推薦》
從#NotInMyName談起:平均年齡不到 30 歲的多國籍團隊,讓我很驕傲
真正的WONDERLAND是什麼?──在上海,我們完成了4000件樣品的展售會

 

照片提供:丁乃雲
核稿編輯:張翔一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