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內蒙報報──超霸氣儲值,300 坪畫廊與「內蒙華爾街」

2015 內蒙報報──超霸氣儲值,300 坪畫廊與「內蒙華爾街」

從呼和浩特回來也兩個月了。

我和當年在波士頓的湖南室友陳思又約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碰面,那是 2015 年 6 月 20 號,我們在內蒙機場相見。    

每一次的會面,都像出任務一樣,短時間內確認目的地後,再也沒有聯絡,時間到了就靠默契出現在彼此眼前。選內蒙,為的是一望無際。渴望在成吉思汗的大草原上肆無忌憚的狂奔,企圖在荒漠高原上吸取歷史堆砌的元氣。 

畢竟有人說過:「成吉思汗和拿破侖都是差點拿下世界的男人,」真漢子如山的霸氣在出發前不斷挑逗我心中那蓄勢待發的駒。  

美麗的大草原與沙漠無需多說,因為那是自己用雙腳走過才能感知的硬軟。但若你以為整趟旅程都會在馬背上度過,就大錯特錯了。 

這就是出走的意義,去發現感受,去享受驚喜,去擁抱差異。

三個半小時的距離,就是大家第一個驚呼的印象差異。是的,直飛只要三個半小時。而下榻後緊接而來的衝擊,則是呼和浩特市民的霸氣儲值力。 

是這樣的,咱此行落腳處,是陳小姐剛在呼和浩特開畫廊的好友佐小姐家。 

我們出門吃飯幾乎沒有拿現金付過錢,因為當地人在好的咖啡店餐館理髮沙龍洗車行等地全儲值了,有的地方甚至吃完飯就直接站起來走出餐館回家,因為常去的餐廳服務員兒都知道你是誰,直接在你賬戶扣款了。 

最驚人的是儲值的額度。以呼和浩特市烏蘭查布西街(我都稱它內蒙華爾街)上當今最時尚的「U度咖啡館」來說,每次儲值的額度為 1000、3000、5000 人民幣。若第一次儲了 5000 人民幣,下一次補額度最少就要再儲上 5000 人民幣。而當地人為什麼要儲值呢?好處就是儲值就有折扣。有些餐廳甚至是你儲值,第一頓飯就免費。因此吸引很多中上階級的消費族群這麼做。  

但不對啊,5000 人民幣等於很多台灣人一個月 2 萬 5 的薪水了吧,在台灣誰有能力把自己一個月薪水儲值在一個咖啡店裡啊?更不要說當地有很多人是多點儲值啊,那是要有多大的消費力才可能做到的習慣?

佐小姐說,因為呼市好吃信得過也天天去的就那幾個地方,所以倒不如儲值拿折扣。我想也對,在台灣餐飲娛樂休閒選擇多到溢出來,人們又健忘又沒有忠誠度,今天愛上燒烤明天又殺出漢堡,有如都會愛情一樣禁不住考驗。

話說回來,就算我們忠誠,也沒這個消費力道啊。那內蒙為什麼有這麼多有錢人呢?別忘了,被美國時代雜誌稱為「中國超級鬼城」的鄂爾多斯就在內蒙:煤礦業,天然氣,房地產一夜成就了多少富豪,人均生產總值曾經高達十萬元人民幣,超越香港成為中國最富有的都市。 有錢人滿街跑不知錢往哪兒花啊,即便是泡沫化了,榮景不在了,有錢的還是有錢。  

我轉頭問陳小姐:「湖南也是這樣儲值嗎?」「有,但沒這麼誇張。我親身經歷多次還沒去消費, 整家店就捲款逃逸的悲劇,後來就都不買單了,」 她幽幽地說。 

而本次出走發現的第二大衝擊,則是佐小姐去年底剛在烏蘭察布西街上開幕的這間 1100 平方公尺的「藝泰空間」,它是內蒙最大且第一個正統經營的當代藝術空間。 

當初陳小姐一句「我好朋友在內蒙開畫廊!」就一秒內確定了我的啓程。沙漠裡的畫廊?!草地上的藝術空間?!左右腦皆無法建構可能的圖像,卻讓我心跳極速破表。  

偌大的三層樓空間除了經營畫廊、並走國際博覽會外,也會將音樂文學詩歌舞蹈學術講座沙龍,甚至花藝茶道香道等,同時在這裡展開。佐小姐說,內蒙的整個文化發展慢了 20 年,她希望這個空間,可以成為當地文化交流的平台,推廣美學在內蒙的普及。 

感動啊,當一個都市是晚上沒有路燈,砂石車逆向行駛,老人小孩模糊的影子任意行走穿越在車陣,遊牧民族的野性尚未完全昇華時,卻有這樣一個衝出來的力量在黃沙滾滾中孕育著。 

話說 8 月 1 號佐小姐才辦了場古琴音樂會,微信對話裡她說:「這場活動做下來當地人都感覺非常的震撼,一開始聽說有這活動時,很多人都說內蒙古哪有什麼好的古琴的活動?所以大家抱著看熱鬧的心情過來,來了之後覺得太不一樣了,這種規格可能連在北京都享受不到呢。」

不過話說回來,台北也許沒有集合這麼多種類型藝術的地方,但其實街角巷弄間也藏著這樣令人感動卻少人知道的美麗呢,也許有空去齊東詩社和台北琴道館走走唄。 

我說這條路上還真代表內蒙華爾街啊,離藝泰空間走沒幾步就到了藏家朋友高先生七月才要開幕的「太生活」,一樓是烘焙坊,每天烤烤麵包。二樓喝咖啡,牆壁上全是台灣最棒的攝影集、旅遊書、食記,慢活的精神食糧。在遙遠的內蒙世界看到這麼多親切的繁體字完全是驚悚片的力道。我敢說這家店絕對是內蒙第一家擁有台灣繁體書籍的獨立空間了。 高先生風度翩翩的擠著酒窩笑說,還有呢,我們去三樓喝一杯吧。

電梯一打開,右邊是一個半圓形可坐三五人的小吧檯,中間區塊是一桌桌沈穩古典風的紅色厚沙發座,左邊有個放著鼓的小舞台。酒保帥氣的一字排開三杯五顏六色的調酒在我面前任我狂飲,店長笑談著少年玩吉他時的激情,聊著聊著我們就順勢上台即興來了首「我願意」。 

當時還沒開幕的空間, 只有自己人的下午, 大家笑著唱著小酌著。 

那天最後的記憶,是我們台上唱完歌,高先生登高一呼說:「吃燒鴿去吧!」然後畫面就接到滿桌的蠍子乳鴿羊腰子和麻辣龍蝦了。 

我喜歡故事, 待在家裡不會有故事。 所以畢生都在尋找故事吸取日月精華來灌溉自己。

沿途總是美麗的,明天換個方式繼續。

 

執行編輯:洪薇芳
審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