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150萬「安家費」,真的能吸引到海外人才回國嗎?從一個來自中國南昌的邀請說起
圖片

前陣子台灣的科技部公佈了一個新的政策,希望招募海外人才回國,並因此辦了一個記者會:「搭橋海外人才,共創台灣科技升級──『海外人才歸國方案』啟動人才回流列車」。

政策內容說穿了,就是每年補助一百名的優秀海外博士學生回國就業,在正式找到工作前,以一年為期給予每年 150 萬元台幣的「安家費」,希望海外優秀學生,能夠因此更願意回台奉獻所學。

看到這個新政策的當下,只能用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來形容:喜的是在拖了這麼久之後,政府似乎總算意識到人才外流的嚴重性,而願意開始祭出政策來試圖解決問題;憂的是推出的相關政策竟是如此地表面功夫,治標不治本的方式令人難免搖頭。

來自中國江西南昌的「邀請」

剛好前兩天,從中國天津大學來了一位老師,特地到我所在的德國系所(德國弗萊堡微系統工程學系),針對這裡的中國博士學生,開了一場說明會(我這個系所至少約有 20-30 名中國博士生,而台灣人只有我一人)。

原因是,在中國江西省的南昌人民政府,出了一筆資金(據說約為十億人民幣),與天津大學合作於當地成立一個「天津大學南昌微系統技術研究院」,一部分資金希望招聘一批海外博士回國擔任此系所的教授,一部分的資金則是用來支持新創。

而此「研究院」的目標很明確,便是希望各個工程領域的科學研究,能夠順利在此育成為新創公司。所以在南昌,已經有一個園區興建完成,無塵實驗室等設備一應具全,就等著迎來這些歸國教授作研究。

合約中保證,育成後的公司,參與新創研發的人員,合計能夠至少占有 70% 的股份。而對於這些海外博士生的甄選評比方式,也不以傳統的科學期刊發表篇數等指標作為依據,另外有「業界」的評分標準:例如你在國外的經歷,是否包括一些知名企業的實際工作經驗、研究是否有相關專利的申請等等。甚至,如果你在國外的研究成果,是由一整個團隊所共同完成的,他們也能夠針對整個團隊一起作評比,審核方式非常靈活有彈性。

歸國的待遇部分,評比後如果其學經歷頂尖,可以直接聘任為正教授,年薪 85-100 萬人民幣(約新台幣 380-430 萬),並且有至少 50-150 萬人民幣(台幣 220-660 萬)的科研啟動費,而這些都還有商討上調的空間。

同時當地協助買房、安頓子女甚至協助配偶找到適當工作等各種服務,一應俱全。

這樣的正教授職缺,「天津大學南昌研究院」開出 10 人。另外還有評比達副教授或是助理教授資格者,雖然薪水及相關費用會一次遞減,但年薪也都至少有近兩百萬台幣,需求人數各約 20-40 人及 60-80 人。

不只是錢而已,海外人才在意的真正重點是「舞台」

這只是中國一個學校的一個新建研究院,為了吸引海外人才歸國,祭出的資源以及條件。其他類似或條件更佳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

難怪近年來在網路上,總是能看見許多關於中國「歸國潮」的分析與討論,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篇文章的這段敘述:「中國以前是送出去七個(留學生),才回來一個,現在送出去七個,反而回來八個,因為還帶著眷屬一起回來。」

看到這裡,也許你會聚焦在金額的落差,認為「中國土豪政府有錢而已,砸錢誰不會?」或甚至認為我在「抱中國大腿、唱衰自己人」。

但其實問題並沒有這麼簡單。所謂「具國際競爭力」的薪資和補助等條件,只是吸引海外人才回國的「第一層必要條件」而已。(而台灣連第一層可能都沒做到)

舉例來說,在聽完中國同事分享後閒聊,他已經在德國待了七八年,早有了穩定薪水,老婆也在這裡剛剛拿到博士學位。他們還買了一台德國國產車(BMW),連房子都看了幾間,大可以直接在這裡定居,我相信按照德國的生活水平,他們絕對能夠在這裡有著閒適自在的生活。所以這樣的年薪收入與現在在德國的收入水平應也相去不遠,綜合考量環境等因素後,不見得會是他們在意的重點。

如今這樣的 OFFER,卻讓他們都因此一起開始思考了回國的可能性,除了條件「可以跟目前他們所在的環境」相比之外,更重要的還是職涯發展的舞台。

因此,除了中國本身的市場潛力之外,透過市場(股權)機制回饋研究者、以及與國際標準接軌的徵才方式,恐怕才是吸引他們的真正主因。

其實,身為留學在外面的我們,誰不想回家貢獻所學?來自台灣的我,每當研究工作進行到一半時,常會不禁思考:現在我在這裡所作的一切,似乎都是在為別人的國家而努力。甚至待的環境雖然悠閒,卻畢竟不是自己從小長大所習慣的家,人在異鄉久了,甚至連食物都還是吃不習慣,更遑論家人也都在遙遠的另一方了。

可以的話,當然想回去,但接下來的問題是:回到台灣後我真的能發揮目前的所長嗎?我如果繼續從事目前擅長的研究,它可以和業界接軌嗎?如果我從事更基礎更深化的研究,台灣的學術單位,能夠讓我的努力有相應的報償嗎?

我不敢說自己是頂尖的留學生,但我想真正能夠吸引優秀海外學生歸國的因素,除了安家的問題和現實的金錢因素之外,大家最在意的仍然是相關的職涯發展:是否回來能夠順利與業界接軌,或是能夠有新創資源可以隨時討論各種實際應用的可能性;能否擁有能夠令自己專心不受其它政治因素所影響的環境,能夠讓自己的研究成果不被埋沒等等......這些恐怕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自己現在的研究成果,最近也與合作的新創公司共同申請了兩個專利,針對的是藥廠製藥過程中所需的儀器,我也抓緊了機會向新創公司的 CEO 提及了之後博士畢業後,我希望能夠與他們一同合作發展亞洲市場的想法,於是我開始探詢一些適合的亞洲機會,但台灣政府的相關政策,往往卻只能看見其喊喊口號,而缺少實際的政策與聯絡方式,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該如何著手,反觀現在看到中國政府與天津大學所提出的方案,不僅明確且實際,而且所有資金都已到位,就等人回去而已;另外一些位於新加坡的創投公司,也跟其政府有密切的連結,並且對於將歐美的產業帶回亞洲都多有著墨,這些機會都不禁令人開始思考是否要繼續堅持以台灣作為亞洲的基點發展。

跟中國同事聊到最後,我不爭氣地問了一句:「你們收台灣人嗎?」

雖然只是開玩笑,卻也道盡了現實的無奈。真心期盼政府有關單位,能夠看見真實的情況、並且真的認真思考相關政策該如何規劃與執行,而非以一種「先把人騙回來再說」、「有做總比沒做好」的心態,來面對台灣的人才缺口等困境。

放放煙火,作作表面功夫,絕對不會是根本解決問題的方式。

《關聯閱讀》
在台外國人都是「魯蛇」?還是我們留不住「溫拿」?──歐洲朋友來台求職真實故事
【雙寶娘@上海】致小英總統:我們能否先放下政治成見,學學上海如何留才?

《作品推薦》
【真相或歧視?陸客面面觀】文革、暴富、一條龍───「陸客素質低」印象的成因
我所認識的四個中國共產黨黨員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Dallas@Shutterstock

Charles Tsai/德意識

Charles Tsai,1988 年台南出生,曾居德國德勒斯登,現於德國 University of Freiburg 攻讀博士,主修生物醫學微系統工程,喜愛旅遊與電影,曾旅遊三十餘國,並與朋友於台北一同經營一間影像公司 Spacebar studio,喜愛新鮮事物,樂於隨筆紀錄與分享所見所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