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四個中國共產黨黨員

我所認識的四個中國共產黨黨員

從大學時期到現在在國外待的這幾年,我認識了許多來自中國的朋友。這其中有四個人向我說過他是共產黨黨員。

在台灣,大家都會開玩笑說國民黨的「黨證無敵」。那麼共產黨黨證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這些共產黨黨員又在想些什麼呢?

在中國,如果要拿到「黨證」、如果你只是一般普通家庭的孩子,而不是官二代(也就是可能可以靠關係取得),除了學生時期的在校成績要名列前茅,才有申請資格之外,還要通過一些思想課程的考試,以及層層的審核後才能取得。至於那些取得「黨證」的這代中國青年都在想些什麼,便是我接下來想跟大家分享的。

四位中國共產黨員,對台灣的「看法」

「在這邊念完書,我就要回北京工作,為國家奉獻一份心力。」第一位共產黨黨員這麼說。

這位黨員顯然有著高昂的愛國情操。記得我跟他見面的第一天,我們就以很平和的方式聊了關於我們這代台灣青年的「台獨」、「華獨」以及「統一」思想上的差異,以及近年來從毛澤東、江澤民、習近平的領導,對台灣政策的轉變及原因。

最後我告訴他,我個人還是偏向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的背景以及原因。他也告訴我,他能夠理解我的想法,只是就國家的思維來說,他還是希望兩岸能夠統一的。於是我們最終仍然沒有達成共識,但我想我們對彼此多了份理解。

「我現在在這裡的博士論文,其實是關於文化大革命的那段歷史。」另一位共產黨黨員對我說。

文化大革命某種程度上,一直是中國政府不想正視的一件「錯誤」,所以這個話題其實在中國也算是一個敏感的議題,但這位「黨員」反而針對這個議題做了更深入的研究,並且從他的言論中可以感覺到,他對於現在中國政府對這個議題的態度,感到失望與不認同。且他也很不認同現在的政治獨裁,以及經濟掛帥的各種政策。

他認為,台灣本來就是一個擁有獨立主權的國家。如果第一位黨員算是愛國主義者,那他大概就是屬於另一個極端的人了。

「我就是想要有那些『關係』才去申請黨證的,有時候很好用。」 第三位共產黨黨員這麼說。

他對於共產黨的思想一點興趣也沒有,甚至有時候會開玩笑對著我說:「你們不要台獨啦,直接快點想辦法中華民國統一故土,解救我們。」從他平常的言談中就可以感覺到,他對政治其實一點興趣也沒有,甚至有些冷感。申請共產黨黨證的原因,也是因為在中國的官場社會,「有了關係就沒關係」的思維。長輩、前輩告訴他,有黨證確實「好辦事」許多,所以他才順手申請了黨證,至於那一類的黨國思想,則是考完了試便拋諸腦後

而最後一位我所認識的黨員,我們之間似乎有種默契,我們從來不討論任何關於政治的議題,或是兩岸之間發生的任何政治相關新聞,我們只聊旅行聊生活,好像就從來沒有人想開啟這一類的話題。也許是害怕這個話題會影響朋友之間的關係,又或許是覺得沒有什麼必要,即便聊了,我們也都不能改變什麼。

刻板印象,是否限制了更多溝通的可能?

分享了這幾位「黨員」的故事,我想要請讀到這裡的讀者回想一下,當你一開始看到我將要講的是幾位共產黨黨員的故事,你們一開始的預設立場是什麼?是不是帶有許多刻板印象?

就我而言,我覺得不論這個人是不是共產黨黨員,甚至這個人是不是來自中國,都沒有這麼重要,每個國家、每個背景的人,都會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思想。但當你預設立場地在認識這些人之前,就有了刻板的印象,那麼你們之間可能就少了許多溝通的機會。

我想,這也是兩岸之間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不只是政府、兩岸的人民,總是在知道對方來自中國,或是知道你來自台灣後,預設出許多刻板印象。曾經聽過中國人問我:「為什麼你們許多台灣人要歧視我們?」也許這時候又會有許多砲火猛烈的留言說:「那是因為你們中國人在國際政治上不斷地打壓台灣,玻璃心怪我咧?」

只是,每當我們被問了這個問題的時候,如果都是以這樣的態度回覆,那麼對我們之間的關係真的會有所幫助嗎?

被他如此問的當下,其實我內心是難過而且無法否認的,我只能告訴他們,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只是這是我們還需要彼此努力的部分,政治的問題也許現在的我們無法置喙,但我們需要從尊重彼此的想法開始。

《關聯閱讀》
我的北京兄弟小黑:「在中國,共產黨的支持率大概也只剩個三分之一。」
為什麼中國同學羨慕台灣的自由,卻還認為我們該「回歸祖國」?

《作品推薦》
月薪五到八萬、畢業即創業/就業──我在德國念生醫工程博士,這裡和台灣不一樣
「回台灣。」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vincent369@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