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

「回台灣。」

前幾個星期,有一位好朋友來歐洲找我,他 27 歲,清大研究所畢業,但不想過著工程師的人生,所以選擇了他自己想走的路。他現在是一個有才華的青年導演,也同時是一個影像公司的共同創辦人。

在他離開的前一個晚上,我們聊了很久,正好現在台灣吵著同性婚姻法案的議題,於是我們便從此開始聊起了台灣現在各種體制的不盡人意、恨鐵不成鋼,突然他問我:

「你們在國外求學的留學生,都很有想法,但念完書之後真的會回來台灣的比例,大概有多少?畢竟台灣環境這麼差,總覺得如果你們回來,前途反而堪慮。」

「只是」台灣之光嗎?

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問,他舉了兩個導演的例子:

第一位是李安導演。

他說,李安導演年輕的時候(25 歲)出國留學,除了才華,加上本身的毅力讓他總算熬出頭來。李安導演現在長期待在國外,接觸最新的科技與技術,有著很多的資源,也從不吝於與台灣分享所學,並將他有現在的成就歸功於台灣。

曾經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多拍一點關於「台灣」背景的電影?李安導演帥氣地回答 :「我拍的電影就是台灣的電影。」

但最後朋友說:李安導演毋庸置疑是台灣之光,但好像也就「只是」台灣之光。

我忍不住好奇地問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接著說,台灣還有一位知名導演,他是魏德聖導演。

魏導就是屬於那種「很 Local」的導演,他拍的電影大都是從台灣出發,他環島走遍台灣的大街小巷,努力了解台灣最小鄉鎮裡的人們在想什麼,也理解台灣的原住民文化需要被重視,於是能夠從歷史的角度,或是不同族群的背景,拍出感動人心的電影。

「我的意思是,我相信魏導對於台灣的付出,有不同於李安導演的方式。李安導演有很高的國際地位,但未必能夠真的知道現在台灣的各個角落、住在小鄉鎮的人們所想、所關心的是什麼。但或許魏德聖導演在這部分,可能就了解得比較透徹一點。」他說。

他告訴我,自己一直在思考,留學生們努力出去學習,但如果最後還是為外國所用,而不打算回來台灣實際貢獻所學,那對台灣來說,是不是又「只是」另一個台灣之光呢?還是說其實當「台灣之光」讓自己和台灣,在國際舞台揚名,反而更能夠幫助台灣?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只能自己抉擇

仔細思考一陣子之後,我告訴他,這問題可能我還太年輕無法回答,甚至不太知道有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但確實我所看見的留學生分為兩種,一種是唸完就想趕快回台灣,不計代價要奉獻所學;而另一種則是打從心底的不想回去,能夠待在國外多久就待多久的人。我很難說哪一種想法是「比較好」的或「正確」的,畢竟,每個人都只需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知道我的根終究在台灣。也許我在這裡念完書,有好的工作機會,趁現在還年輕,就想再多闖一闖,還會在國外待一陣子,但我知道我終究會回去。

在國外的生活,並不如大家想像的光鮮亮麗,這裡的文化不是我們習慣的文化,食物不是我們習慣的食物,語言也不是我們習慣的語言。但國外許多城市的薪水待遇、生活品質、職涯舞台,比起台灣,卻又總是成為我們即使思鄉、卻又難免卻步的理由。偶爾會聽著身邊的朋友說著:

「不是不想回去,而是回不去了。」

但我還是抱著希望的。儘管現在還沒有畢業,但我隨時注意著台灣各產業的相關新聞,甚至是亞洲的各種創業機會,也關心著現在新政府的最新政策導向。

我想回去,也衷心期待著當我準備好的時候,台灣也準備好了。

《關聯閱讀》
美國不是好好的,為什麼要回來?──思科軟體工程師的告白
科技人才為何紛紛留美當台勞?──「我沒有一天不想家,只是我真的回不去了...」

《作品推薦》
當國外交友變成壓力、需要「秘笈」,我們是否有些本末倒置了?
在台外國人都是「魯蛇」?還是我們留不住「溫拿」?──歐洲朋友來台求職真實故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hi-Hung Lin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