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極簡、安心」?你買的是商業包裝,還是更深層的快樂?

「環保、極簡、安心」?你買的是商業包裝,還是更深層的快樂?

記得有一次看到東森介紹的一則動態新聞,是在講一家新開的店,講求小份量和去包裝,顧客可以從罐子裡面自己盛出需要的量,比如 500 克的米,或 5 根香草條,按單價秤重付費。消費的人似乎都滿滿意,覺得產品在透明罐子裡一目瞭然,而且不用過度包裝也環保。那時候看完新聞腦中就浮現很多問號,也忍不住想到德國弗萊堡這邊的一些農糧合作社......

消費可以說是一種氛圍:我們習慣了一種消費方式,到店裡去購買,去選擇,有人幫你結帳。注重食材安全和經濟上許可的人,則可能就像這家店裡的顧客一樣,正在體驗一種新的消費方式。

「環保」、「極簡」、「安心」,真的嗎?還是只是商業手法?

只是這樣的「新觀念」到底有多新?新聞下面的推文有人問,商家雖然是小份量買進產品,可是這些產品裝進罐子之前,一樣是塑膠袋一份一份包裝好,裝進罐子之後,客人再用小的塑膠袋裝好,也是一樣不怎麼環保。再加上整個店裡的裝設,走的是極簡現代風,看起來簡單實則高貴,光是裝潢就不知道要多少成本。

商業總是循著某種邏輯,一旦習慣之後就很難走出這條老路。同樣一種商業邏輯,卻可以包裝成環保、極簡、安心、新文化等等之類,商業的手法,就是這麼弔詭。

而當一個消費者,我們有時候其實很懶。畢竟,去想這個世界的結構是什麼、手裡這個產品如何把世界上每個人捲進來,其實很累。而且想完之後,還是不知道除了按照以前的方式以外,還可以怎麼去取得自己要的東西?

弗萊堡這裡有一個朋友,常常過了 12 點就要出門一趟,說是要去撿垃圾,後來我也跟他去撿了,那是一個星期天的傍晚,天色滿暗的,超市已經關門。他用一個小東西把超市後面的鐵門打開,我們在一個一個的垃圾桶裡面翻出雞蛋、番茄、生菜、麵包,湯汁撥一撥以後帶回家。他說這樣做在德國是違法的,有好幾次他都被警察攔下,因為超市跟附近居民都會報警。但讓他不解的是,或讓他繼續冒險去撿東西的原因是,那些被丟掉的東西明明很多都還能吃!超市為了產品的賣相而丟棄和浪費,只為了一個商業的原則──利潤。

後來我又跟去撿了一次,變得更為機警,在那之後我也享受了「垃圾」的美味,節省了不少錢......。

我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這樣的「革命」還能延續幾次?有時候會想,世上是否存在一種更好的商業機制,不那麼利潤導向,同時又能讓人放心?

公平貿易/交易,另一種可能

弗萊堡這裏有一些依照公平貿易原則經營的商店,像是 Weltladen(世界的店)進口來自世界各地的產品,如裝飾品、用具、衣物袋子、當然還有茶跟咖啡那些,在弗萊堡就有 5 家。

FoodCoop(糧食合作社)賣的則都是在地生產的食材,像是各種穀物、酒、糖漿、水果乾、肥皂等等。與其說是「賣」,不如說是分享或交換。

貨幣仍然是交易的媒介,不過和一般商店不一樣的是:當你走進「店」裡,其實沒有人在「賣」商品。桌上有一個本子,來取食物的消費者,將食物秤重換算,錢投入錢筒中,再把消費的清單金額記錄下來。消費者都需要先入會,所以必須要是會員才行,以 FoodCoop 來說,據說目前已經飽和,無法吸納更多的成員,不過弗萊堡有不少類似的合作社,通常經過朋友介紹,跟成員相互認識之後就可以加入。

合作社裡面的裝設風格真的是極簡,各種穀物是由一個個大垃圾桶分開裝好,社員自己帶袋子或盒子來取食物,價格非常的公道,比超市的平均價格更低,也比較新鮮。

合作社成員享受的是更好的產品品質,更便宜的價格,不過也要習慣那些盛裝設備的簡陋,產品也沒有像超市那樣五花八門(當然社員還是可以自己去超市買需要的東西),更重要的是,社員之間彼此要相互信任,誠實的報帳。

Weltladen(世界的店)也是基於一樣的理念透過公平的交易,除卻生產者到消費者中間的層層剝削,消費者會知道賣家是誰,還有輸送鏈涉及到的關係。比較特別的是,這 5 家店從經營上就想要本質性的打破資本主義的運作方式,所以經營人的所得不是依照營業利潤而是固定的收入,一家店可能有兩個全職經營者,兩三個兼職,每個人的薪水都是固定的。5 家店再根據 FLO-Cert(公平交易認證組織)的產品認證清單,統一決定要進口的產品項目。

在地產品,是否應該優先交易?

問了一個弗萊堡 Weltladen 的經營人,要怎樣決定進外國貨品和在地貨品的比例,因為就我的觀念,外國貨品雖是基於公平交易的原則,不過還是需要經由長途的運輸,這樣一來對在地的產品也不是那麼的公平。然後才知道,Weltladen 顧名思義主要還是賣其他國家的東西,只有很少部分是在地的。

她說,確實在地、有機、公平交易這三個觀念的優先性在弗萊堡逐漸被討論,她舉了一些有機商店為例,在這些店裡面可以買到不少進口的有機商品,但是卻沒有符合公平交易的原則,她擔心這樣反而會加重出口國家的營養問題。就有機店的消費者而言,購買有機產品是為了健康,但是出口有機產品的人以低價賣出產品,低收入導致生產者自己只能消費廉價的產品,一個循環下來,形成了有機產品的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的相對剝奪關係,不論在經濟上或在營養上都是。

因此,有機如果能結合在地,在產品新鮮度和對環境的影響上,她認為是最為理想,經濟上也是最公平的。在地和有機應該得到優先的重視,最後一個層次才是進口貨品。

回想一下,自己五、六歲的時候在店裡拿了一根糖果,而開始第一次的購買經驗,遞錢的感覺很陌生,畢竟沒賺過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很快樂。現在還是有很多想要得到的東西跟快樂,不過想了一想,如果能從不同的消費方式之中體驗、理解更多,應該會是更深度的快樂!

PS. 今天早上到了一個叫做 Eine Welt Forum(一個世界論壇)的機構,參與了關於公平貿易的討論,開始的時候,德法韓英中 5 個語言交叉來回,後來總算化約到兩個共同的語言──世界語(Esperanto)和德語。從韓國首爾來訪的女性,在首爾市政廳內經營了一家公平交易商店,另外還有兩位德國女性,一位在弗萊堡經營公平交易的店(Weltladen),另一位是公平交易的倡議者。而我因為認識在場另一位德國的先生來到這邊,他是這邊世界語協會的會長,他把法國和韓國的會員帶來這裡,因此才有今天的討論。

(註:本文經同意,內容節錄自一位於德國弗萊堡大學,攻讀綠色能源管理相關博士學位的學姊臉書)

《關聯閱讀》
搭機旅行的「原罪」,與一個環保杯的國際觀
西班牙街頭的「垃圾桶尋寶」,讓我反思全球消費主義

《作品推薦》
不會說德文、不愛喝啤酒,我能在德國生活嗎?──讀者問答(生活篇)
增加國際觀又免學費,到德國念大學真的這麼好嗎?──讀者問答(學習篇)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