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成癮,或許只是一種習慣?

藥物成癮,或許只是一種習慣?

前陣子看了一個影片談著關於毒品上癮的議題,影片裡頭告訴我們關於我們對於上癮這件事情的認知,幾乎都是錯的。他舉了一位教授所做的實驗作為例子,實驗設計把一隻老鼠關在一個籠子裡,給牠兩瓶水:一瓶是純水,另一瓶則是參雜海洛因的水。不久之後,老鼠就會只喝含有海洛因的水。但另一個實驗設計是讓老鼠在一個老鼠樂園裡生活,裡頭有著各種彩球,各種起司,還有很多同伴,在這樣的環境下的老鼠,卻沒有一隻會去喝含有海洛因的水。

這讓我想起了幾年前在荷蘭鹿特丹旅行的體驗,記得那天我好奇地深吸了一口菸,忍不住嗆咳幾聲,怎麼也沒想過,從來不抽菸的我,第一次抽的白色細棍便是大麻。

在台灣大麻屬於二級毒品,但在荷蘭,大麻是在巷子口的"coffee shop"就可以隨處買到的合法商品,甚至還可以吃到大麻蛋糕。於是身為一個勇於嘗試的背包客,便隨意買了一些,與大夥坐在窗台,飄著一點細雪,你一口我一口地抽起了大麻,有點年少輕狂的自以為是,就好像背景音樂突然放出某個美國歌手的饒舌歌曲,覺得自己好像多了一件事情可以拿來說嘴一般。

回來談談如今我在歐洲的生活。老實說真的沒有在台灣的日子豐富有趣:身邊的人們講著你不熟悉的語言,吃的食物也不是你愛吃的食物,超市早早關門,天氣冷得要死,朋友也沒有在台灣的多,有時候便會覺得有點單調乏味。

那天在騎腳踏車回家的路上,突然又聞到了大麻的味道。這在歐洲其實也早已見怪不怪,感覺這一類的煙癮或是毒癮,其實就好像是一種習慣,每個開始抽菸、甚至抽大麻的人一開始多半是好奇或同儕壓力,但通常到後來,大多是因為遇到了壓力、或生活不如意的事情,覺得「哥抽的不是菸是寂寞,」一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然後就這麼變成了一種習慣,每每無聊的時候、煩悶的時候就點上一根。

只是這個時候,我告訴自己:如果換個角度思考,就會發現,這裏的生活雖然不比台灣有趣刺激,卻反而能有很多與自己相處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平日回家就看點書或是看部電影,假日去山上健行看楓葉,或著跑步游泳,平常對於身邊的人多一點關心,對於陌生的事物也多一點好奇,對於每天都會做的事情加上一點點創意,多留意天天都會經過的風景與路上行人的表情,心情自然而然地就也會有著莫名的小變化。看似每天一成不變的生活,卻也好像每天都會有些不一樣,過著最簡單純粹的生活,也有著最簡單純粹的開心。

記得曾經不知道在哪看過一段句子:「當一個人覺得自己的生活枯燥乏味的時候,那麼他一定是忘了,用心生活是種習慣。

既然都是種習慣,那我們何不也把用心生活作為我們的習慣,我一直相信一件事情有很多個面向,端看你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

回到一開始的影片裡所想表達的,其實也是在強調要解決對毒品成癮這件事情的方法,不是用法律的制裁,而是讓成癮者與社會與人們產生更多的連結(connection),自然而然地,人們對於每一天就會充滿了期待,嘴角也會多一點上揚,換個角度看世界,世界就會有所不同。

《關聯閱讀》
儘管身在巴黎,快不快樂都還是個人選擇
聆聽內在的聲音,感受靜止的美好──在伊斯坦堡,我重新找到自己

《作品推薦》
謝謝你們,國民外交官
「我以為大家都恨德國。」──歐洲青年的原諒與遺忘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