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們,國民外交官

謝謝你們,國民外交官

重新回到德國,到了這個新的實驗室,剛開始其實有點不習慣。

一來這個實驗室的規模有點大,整個實驗室上上下下有 100 多人,光博士生可能就有 60 個,一切都很制度化,像個小公司一般。

二來不像一些之前接觸過的德國實驗室,很多國際學生齊聚,這裏 90% 都是德國人。大家都早就有了自己的小群體,聚在一起的時候也都說著流利的德文,而我這個亞洲面孔、唯一的台灣人,德文能力大概只懂得如何在餐廳點菜結帳,以及向大家打招呼說再見。如果真要溝通,還是只能用英文。

也因為如此,在台灣人緣還算不錯的我,有時候在實驗室就好像被孤立了一樣。當然大家人都很好,但感覺就是少了一個相視而笑、彼此都懂的默契,或是一種除了工作關係以外的交情。

突然那天,有一個不認識的女同事,蹦蹦跳跳地來跟我說話,原來她過幾天就要到台北 101 旁邊的世貿中心參加一個國際會議。輾轉得知實驗室裡來了這麼一個台灣人,就趕快過來問問到台灣要怎麼玩。因為參加完會議之後,她已經大致計畫好一連 3 週的環島行程。

從行程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大自然的愛好者,我也趕緊給了她一點意見,並在臉書上幫忙徵求一些台灣各地的朋友幫忙當導遊,把從小到大的人脈都給翻了出來,就怕她會玩得不夠盡興。

不知不覺,3 個星期就這麼過了,今天她又突然蹦蹦跳跳地出現在我的座位旁邊,開心地告訴我她有多愛台灣。她愛上了太魯閣的壯闊、綠島的星空、北投的溫泉、台南的廟宇美食與綠色隧道、阿里山的日出以及鹿港的老街。當然還有四處可見、超級方便的便利商店與泡沫茶飲店。

聽著她一一細數在台灣遇見的每一件事,我都不禁開始羨慕起她,可以到台灣享受這一切,恨不得也能立刻回到台灣。聊到最後我問她,去了這麼多地方,對台灣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她的回答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是那些壯闊的美景,也不是那些便宜又好吃的食物,是友善的人們(It's friendly people)。

她說,每當她在路上剛露出一點點疑惑的神情,就會馬上有人來幫助她。不只在都市,連她到花蓮綠島阿里山,這些比較偏鄉的地方,還是隨時都會有人上前來幫忙。比手畫腳也好,拿出紙筆來也好,她說她從來沒有在台灣迷路過,而我那些自願帶著她們四處去玩的好朋友們,也熱心又稱職地帶著她們體驗台灣、認識台灣。

她一回到德國,就跑來約我,說改天要一起來煮在台灣吃到的火鍋,也到處與實驗室的德國人分享台灣的一切,大家於是開始好奇地關心台灣的一切,而我也因此跟實驗室的德國人們有了更多的交集,身為實驗室裡唯一的台灣人,不知不覺地自豪了起來。

我這才發現,其實我們每個人就像是個小小外交官。不管是在台灣遇到了外國人,或是我們出國去旅行、去唸書,遇到世界各地的人,我們就代表著台灣,代表著外國人對於台灣的印象。我們總是以仍保有中華文化自豪,也總是以熱情親切的民情自居,那我們或許就該把這樣的態度,在日常生活裡變成種習慣。一個簡單的習慣,不貪小便宜、熱情地給予外國遊客幫助,我們就能為台灣盡一點國民外交之力。

也許在國際外交政治上,我們現在總是處處碰壁,但我想我們身為台灣人民,仍可以為這片土地做些什麼。

嘿,親愛的台灣人,謝謝你們的友善與熱情,幫隻身在德國的我,也幫台灣,做了一次最好的國民外交。

《關聯閱讀》
德國美少女來上課:「德國不是只有希特勒,還有我。」
每天與「台灣其實是中國的你知道嗎?」奮戰──堅強的台灣年輕人,哪裡比不上別人?

《作品推薦》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我以為大家都恨德國。」──歐洲青年的原諒與遺忘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