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圖片

最近台灣新聞正吵著我們的護照封面到底應該寫什麼,有些在國外留學或是旅遊的台灣人,開始在護照封面貼上貼紙,將 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改成 Republic of Taiwan(台灣共和國),也因此引發了外交部的一些相關回應與輿論。另外也有前陣子,台灣人拿著護照試圖進入位於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辦事處遭拒的新聞,都是關於我們手上這本綠色的本子。

這讓我想起兩年前拿著這本綠色的護照,進出羅馬尼亞時發生的事情,至今仍然印象深刻。記得當時我是坐火車跨夜從保加利亞進入羅馬尼亞,而海關人員也在我的護照上蓋了入境章,本以為一切順利,但卻一直到了要離境時,海關人員刁難跟我索取一張入境的紙,我一頭霧水,講了半天才明白原來羅馬尼亞對台灣人的規定是入境時,他會給你一張紙,在其蓋上入境章,離境時再收回,覺得無奈又氣憤的我問他們,我護照上的入境章難道沒有效用嗎?他們回答我:We don't recognize Taiwan as a country, only China. (我們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中國才是。)

這時我懂了,我們的政府告訴我們,我們可以拿著這本護照免簽證進入 100 多個國家,但是絕大部份的國家認同的,只是在台灣這個地域所居住的人民,而不是台灣這個國家的人民。

我想這樣的情況也許可以從歐巴馬與習近平日前於美國會面,所提及的一個中國原則(One-China Policy)講起,所謂一個中國簡單來說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國際上說他們是中國,台灣也是中國的一部分。

而中華民國政府(Republic of China)也在國際上說我們才是中國。我們的憲法上寫著,中華民國的主權領地,包含了台澎金馬以及大陸地區,但弔詭的事情來了,大多數身為在台灣土生土長,喝台灣水吃台灣米長大的你我,卻不會對國外的朋友說,我是中國人,更不會說我們政府的主權包含了大陸地區。

我想絕大多數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都會告訴外國人,I come from Taiwan. (我來自台灣),根據調查從 1992 年以來,在台灣的人自覺是中國人的比例從 25.5% 下降到只剩下 3.3%,而自覺是台灣人的比例則從 17.6% 上升到 59%。這,就是所謂的台灣意識,只是目前這樣的台灣意識,卻又不能與台灣國家認同畫上等號,就像有的人會說我是台灣人,但我的國籍是中華民國,但中華民國又不是中國(好像腦筋急轉彎一樣詭異)。

就我在德國期間,不論是遇到中國人、德國人或是其他外國人,常常會被問及台灣與中國之間的敏感關係,我總會從台灣的歷史背景開始講起,並且告訴他們為什麼我們不覺得我們是中國人,我大都是這麼說的:

「台灣是一個擁有多元文化的地方。在歐洲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亞洲中日發生甲午戰爭,隨後中國的清朝與日本簽定馬關條約,台灣被割讓日本後,我們被日本殖民統治,日本接著對我們採取了皇民化運動,也就是讓台灣人變成日本人的運動,所以當時爺爺奶奶或更早的一代,所受的教育是日本教育,在那個時期是日本人。

而在二戰結束之後,國民黨政府同時於內戰敗給了共產黨政府,於是中華民國政府遷台,所以台灣有了一次重大的文化衝擊,一群中國人跑到了一群像是日本人的台灣,也就是所謂的外省族群與本省族群,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是一個融合了中國與日本以及原住民的文化的地方。

這中間必然經過了許多磨合與衝擊,歷經 228 事件、戒嚴時期演變至今,這麼複雜的歷史背景,也因此創造了我們自己獨有的文化,而在這樣的文化背景孕育下的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卻也因為沒有親身經歷過那樣複雜的歷史背景,所以我們自然有了台灣意識──我們都是台灣人。所以我想,台灣意識,隨著時代的推演,到了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只會更強烈,這是一種趨勢。」

隨著台灣意識的抬頭,那麼台灣主權獨立的聲音便會越來越大,但另一方面,我們在國際外交上卻是相對弱勢的,隨著台灣在戰略上、經濟上漸漸地不再佔有重要位置,現階段來說的台灣獨立,便是個有勇無謀的舉動。於是不論是那個政黨執政都仍主張維持兩岸現狀,這也是台灣目前大多數的民意走向,但總不可能永遠的維持現狀,在國外的我們其實總是默默的擔心著,會不會哪天我們想回去卻回不去了。

於是我如此想著:如果我們能在國際上能更佔有一席之地,找出屬於我們自己立足的路,從了解我們自己開始,從對我們台灣有認同感開始,我們年輕的這一代將來便是台灣未來領頭的一群人,我們就是未來這個土地上的政府官員、企業家、媒體主管、法官與教育者,希望那個時候,我們便能真正地將台灣意識賦予國家認同的意義。

《關聯閱讀》
我是有著濃烈台灣意識的中國人──互相敵視謾罵之外,我們有沒有別的選擇?
那一天,我和北京男孩聊兩岸關係──放下敵意與成見,看見更遼闊的美景
華人、台灣人、中國人?交換之後我學到,真正重要的是「尊重人」
交換生在美國課堂上,用一百字幽默說出「台灣」和「中國」的不同

《作品推薦》
不再一昧補助,德國綠能從錯誤中學習
在德國,我與當地博士生討論禁忌的「新納粹主義」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作者大頭照

Charles Tsai/德意識

Charles Tsai,1988 年台南出生,曾居德國德勒斯登,現於德國 University of Freiburg 攻讀博士,主修生物醫學微系統工程,喜愛旅遊與電影,曾旅遊三十餘國,並與朋友於台北一同經營一間影像公司 Spacebar studio,喜愛新鮮事物,樂於隨筆紀錄與分享所見所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