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一昧補助,德國綠能從錯誤中學習

不再一昧補助,德國綠能從錯誤中學習

在弗萊堡(Freiburg)的新室友是一個 21 歲的年輕德國人,那天與他邊吃飯邊坐在桌邊聊天,得知他唸的是綠色能源管理的相關領域,在弗萊堡待的這幾個月,是來這裡的一間綠色能源公司實習。

這才意識到,德國在綠色能源的發展已有了一定的水準,在大學裡,綠色能源就有相關的科系以及許多公司的實習機會。這讓德國從學生時期開始建立大家的環保意識,也在發展綠色能源的同時,能夠增加相關產業的工作機會。
 
還記得兩三年前待在德國的時候,正逢日本福島核災之後,德國加速推動綠色能源,希望在 2022 年能夠達到非核家園。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德國政府當機立斷,決定關閉八座核能反應爐,全力發展綠色能源。

德國主要的綠色能源有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水力發電與生質能發電。偶爾在德國坐長途火車的時候,常會經過一整片的「太陽能板田」或是「巨型風扇林」;另外德國周邊一些高山,冬天常有積雪,夏天融雪時就能產生一定程度的水力發電;而生質能源則是利用一些廢棄有機體,諸如廚餘糞便木材等等做為原料,利用一些生物化學方式轉化為能源使用,現在德國綠色能源比例已經達到 30%,產生的電力還足以外銷至鄰國。

於是我繼續好奇地問著這個德國年輕人:德國政府是不是對於這類綠色能源公司,有很多的補助,讓這些公司得以更快速的發展?但答案令我驚訝。「現在幾乎沒有了,」他告訴我。

他說,五到十年前,這類的補助還非常多,但最近開始,德國政府不再大量的去補助這類的公司。原來德國政府為了發展這樣的綠色能源,其實也影響了許多大自然環境,像太陽能板田與巨型風扇林,需要的都是大量的土地,破壞了大片的樹林,影響了生態環境,草原與農田也被改為具有生質能的玉米田。

另外電費過高也成為綠色能源另外一個主要令人詬病之處,鄰近以核能為主的法國與以火力發電為主的波蘭,電費都只有德國的一半,於是開始有一些團體抓著這些點開始質疑政府的政策是否正確。

德國男孩接著告訴我,所以現在政府政策走向有點轉變,除了開源之外也進行節流的政策,並不再一昧地支持綠色能源公司的擴張,而將資源著重在綠色能源技術層面的精進,增加各種材料的運用效率,並且發展儲存能源的技術,將綠色能源有效的儲存而不至於浪費。

Solaris Urbino 公車,使用再生能源,底盤還有無限感應充電技術。圖/solarisbus 官網


譬如說在夏季才有的融雪水力發電,便可能將其能源儲存至冬季暖氣需求量大時使用,此外也開始從原本的風力、太陽能發電轉而開始發展再生能源,同時也結合本來就發展成熟的機電汽車工業與智慧型系統,促進整體產業的發展,在柏林今年 9 月 1 日上路的 Solaris Urbino 公車,便是完全使用再生能源,零碳排放零噪音,底盤還有無限感應充電技術,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即便面臨了種種問題,德國男孩仍然很有信心地告訴我,再過幾年德國的綠色能源會繼續往下發展得更好。

聽完之後,覺得德國身為世界強國之一,不將整體國家發展、商業利益擺在第一位,而勇於作為一個世界的領航者,對於全球暖化負起責任,並且從錯誤中學習改進,很值得各國和台灣參考學習。

而相較於德國的綠色能源政策,台灣這幾年是否繼續使用核能作為主要能源的議題,從沒有間斷過,雖然台灣沒有像是德國這樣大片的土地,但台灣雨水豐沛,四面環海,有沒有可能也藉由自身的優勢,發展相對應的綠色能源,我想也是政府應該要思考的重要議題之一。

《關聯閱讀》
「鼓勵創新」人人會說,但到底可以怎麼做?看李奧納多「代言」的Climate KIC,如何連結產官學新關係
借鏡國際、改變思維,「綠色家園」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如何讓再生能源競爭力翻倍
台積電、台北101掀綠電認購潮 經部調高再生能源占比目標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