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亮麗的日本「OL」?其實,我在台日兩地都像「異鄉人」

光鮮亮麗的日本「OL」?其實,我在台日兩地都像「異鄉人」

「This is the place where you can buy your"DREAM".」

這是在決定擺脫日本 OL 生活,出境日本時在機場所看到的標語。

是啊,多麼諷刺的一句話。

曾經,自己也是為了找尋夢想,毅然決然地帶著一只行李箱,隻身前往日本打拼。在 23 歲的那一年。

「日本 OL」(Office Lady),聽起來是個多麼光鮮亮麗的頭銜,穿著雜誌裡會出現的套裝,每天在辦公室裡透過電腦與客戶聯繫。下班後參加各式各樣的聯誼、Party......生活過得多彩多姿。

這樣的幻想,應該只有在日劇情節裡會發生吧!

還記得,剛到日本的前兩年,幾乎過著隨時都想收拾行李打包回台灣的生活。

雖然在大學唸了 4 年日文系,但實際到當地後,發現學校教的那些根本不適用在日本職場上,一切砍掉重練之外,日本人對工作的龜毛、文化差異,都讓人覺得「難道日劇裡演的美好內容都真的只是在『演戲』嗎?」

寄資料給客戶,地址寫哪裡、郵票貼哪裡,又該怎麼封口,裡面還要詳列一份內含什麼資料的清單及感謝函,一個步驟、一個步驟都規定地清清楚楚,只要稍微一個小錯誤,就是整個報廢再重準備一份。

「那我們在台灣寄那些信到底算什麼?」對於日本人來說應該都是不合格的淘汰品吧!!

又或者是撰寫參考資料的時候,用什麼樣的字體、大寫小寫、全形半形,通通有一定的規則。完成後上司還會將兩張資料重疊,用日光燈照,比對線有沒有畫歪。

是有沒有這麼誇張?沒錯,就是這麼地吹毛求疵!當初對於日本的期待,瞬間化成灰燼。

經過公司兩年的魔鬼特訓之後,變成了一個比日本人還日本人的「一人前」(日文:可獨當一面之意)外國社員。

菜鳥時期是日本同事在檢查我的錯誤,現在換成我在檢查同事們的錯誤。

「○○桑∼你這格的線漏掉了,請重做∼」這是所謂的風水輪流轉嗎?(笑)

被付予的工作任務越來越重,整個人也漸漸適應了日本這個環境......。

走路要靠左邊站、隨時隨地都把「すみません」(日文:對不起)掛在嘴邊,不管是不是你的錯,只要發生事情,開口第一句話道歉就沒錯。

不知不覺這樣的日本 OL 生涯,也經過了 6 年,回到台灣時,飛機都還沒降落在台灣地面,鼻子就開始發癢、過敏的症狀一一呈現。

同樣是日系企業商家,在台灣及日本的服務態度就不同

在日本,到商店買東西,一定是將商品包裝好、折好,放進袋子裡,並由店員雙手交給客人,有的甚至還會送客人到店門口;在店裡逛的時候,經過在補貨的店員,他們也都會很親切的跟客人打招呼,並讓出空間給客人走。

反觀在台灣,購買的物品、衣服,隨便折一折就算了,連將商品交給客人時,也只是隨性的把東西遞給客人,態度差一點的,就用丟的給你,更不用期待經過店員身邊,他們會跟你說「歡迎光臨,請慢慢參觀喔∼!」,大多是沉默的繼續在原地補貨上架。

這,就是所謂的台日文化差異吧。

漸漸覺得自己似乎雖然有著台灣軀殼,但卻對台灣變得很陌生、好不習慣......對於在台灣,明明是對方插隊卻還要被三字經問候父母,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我,到底是哪裡人?」

不過即使自認為很融入日本這個社會,也常被稱讚日文講得很好,在一般日本人眼裡,自己終究還是個「外國人」。因為你是外國人,所以你日文一定不好,所以沒辦法和你變成很好的朋友。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在日本比比皆是。

在日本的社會,人們總是很壓抑自己的內心,因為有太多的規範,導致就算自己內心有很多的想法,但也無法隨心所欲地說出來; 即使前一個晚上和男友分手,隔天早上還是要裝作若無其事、面帶微笑的工作;上班跟下班後,簡直判若兩人。上班時,就是個穿著西裝筆挺的上班族;下班後,不直接回家,和同事泡在居酒屋小酌、柏青哥、風俗店,可能什麼奇奇怪怪的行為都顯露出來。

到第六年的時候,自己的體重終於出現了這輩子除了小學以外再也沒出現過的數字。無形中的壓力,讓自己的體重不用減肥就一掉再掉,身體也漸漸出了毛病。

日本的環境確實很棒,和別人說在日本就職時,大家都是投射羨慕的眼光,但是工作上的壓力、再加上既有的大男人主義觀念,使女性在職場上無法盡全力發揮,

難道自己的人生,還要這樣一直平凡無奇的過下去嗎?五月天的歌也曾經告訴我們:「沒有瘋狂,怎麼能算活過?」

於是決定在 20 代(日文:20 至 30 歲之間)青春快結束的尾聲,要有所改變,毅然決然的辭掉日本 OL 的工作,到韓國開啟自己的第二人生。

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後悔放棄人人稱羨的日本工作機會,答應是沒有,因為當身份轉變、換了一個國家之後,讓我看到了更多更廣,從所未見的世界。

日本 OL 變成韓國媳婦,另一段故事隨時重新開始。

《關聯閱讀》
日本不只有櫻花,還有「黑色野玫瑰」──日本就職活動甘苦談
おもてなし──從顧客變店員,日本服務業教我的事
什麼時候才能成為日本人的「知心好友」?──禮貌與距離的國度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