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馬其頓】「採礦黑洞」無奈三部曲:執政黨黑箱作業;在野黨抗爭到底;政黨輪替後再無人關心

【我眼中的馬其頓】「採礦黑洞」無奈三部曲:執政黨黑箱作業;在野黨抗爭到底;政黨輪替後再無人關心

馬其頓境內的大理石湖。

馬其頓大部分的面積都是山地,極少數適合耕作的肥沃平原,集中在國境的東南部。然而幾年前,政府卻開放外資在這些農業耕地附近的山區,設立採礦場。

「前一陣子,只是為了要探勘而已,他們(外資礦業公司)就倒了好幾噸的硫酸。如果滲到地下水脈的話,馬其頓全境僅有的農業區就完蛋了!甚至不只馬其頓,這些汙染,還會連帶影響到鄰國保加利亞和希臘的用水。」馬其頓的社會運動者提娜,語氣嚴肅地說著。(詳見上篇:全歐空污最嚴重的城市,原因竟是弱勢者們需要「活下去」

過去十年來,馬其頓政府陸續訂立了不少新的法案,藉此「拼經濟」──其中包括大幅開放外資在馬其頓的東部設立採礦場,準備採集並出口金、銅等貴金屬。

簡單來說,新法大大簡化了外資設廠所需要申請「採礦許可」的流程。甚至,讓「探勘許可證」幾乎可以自動升級成開採許可證──也就是說,現在礦業公司申請到探勘許可後,甚至不用確定有沒有礦脈、遑論所謂「環評」,就可以直接建設採礦場了:

「上次,我們好不容易真的進入採礦區,卻發現他們(外資)的整個廠區已經都蓋起來了。但那間公司明明只拿到探勘許可而已,他們根本還沒有權力開採阿!跟我們一起去的當地人也整個被嚇到,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

「前朝政府」黑箱作業下,名符其實的「黑洞」

「絕大部分的採礦特許,是由之前的執政黨(統一民主黨)所發出的,而且是以非常黑箱的方式通過審議──如果按照常規走,大概要 8 年完成審核與環評等,才有能夠申請到採礦許可證,但這家外商,卻 2 年就拿到了。

對於馬其頓的礦業開發,反對者們最擔心的,是貿然開發可能帶來的環境風險:除了開挖後每天 10 噸夾帶著砷及鉈的灰塵,所造成的空氣汙染;以及一個已經證實被挖出來,3 公里寬、8 百公尺深的大洞(聽說也是被空拍機拍到的⋯⋯)直接破壞水土環境。最令人擔心的,更是含有氰化物、砷化物及硫酸的淤泥,可能會污染到地下水,造成無法挽回的影響。

西元 2000 年,類似的案例發生在羅馬尼亞,一間採礦公司將上萬噸含有氰化物的汙水倒入地底,毀掉了灌溉當地農業的地下水,也汙染了周圍羅馬尼亞、塞爾維亞和匈牙利約 2 百萬人的生活用水。

「現在新政府的總理佐蘭.薩耶夫(Zoran Zaev),之前(2016 年底)在競選期間,曾經數度公開對民眾喊話,說他絕對不會允許礦區的開採。大部分的民眾也期待著這個新政府能夠帶來一點改變,為馬其頓帶來一點正常的民主。因為之前那個實在是太不正常、太不民主了⋯⋯

所以,所有反對採礦的人們都聯合起來支持這個新政府,因為他們相信,這個新政府執政了以後,就會停止這些開挖計畫。」

現任總理佐蘭.薩耶夫(Zoran Zaev)。圖/Giovanni Vale@Shuterstock

「政黨輪替」後,情況毫無改善──但多數民眾已不在乎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提娜與如今的新執政黨(馬其頓社會民主聯盟)夥伴們,一直在為東部的採礦區進行抗爭。而此議題也真的成功在馬其頓造成了廣泛的討論,當時執政黨的黑幕更漸漸被披露、公開。

終於,歷經為時超過半年的選後動盪,直到 2017 年中大勢底定──這一次的大選,馬其頓成功完成「政黨輪替」,把之前不斷開放礦區的執政黨給換了下來。

「可是,雖然選舉已經結束了,但情況根本沒有改變!新政府已經上來了,卻甚麼都不做,最大的兩個礦區,更開始以瘋狂的速度加快建設著。」提娜說:「我們現在擔心的,是新政府一直在逃避面對問題──等到外資投入的資金越來越多,礦區也完成時,他們就會兩手一攤說:『已經太遲了。』然後呢?這整件黑箱、不合法的事情,就會不得不就地合法⋯⋯」

然而,最讓人難過的,是當我們再度向人民說明,如今新政府的行為可能會造成的傷害時,民眾卻已經完全不在乎了──反正選戰已經打贏了,現在的新政府是『我們的人』⋯⋯大家都覺得沒事了,礦區怎樣、農地怎樣好像也都沒關係了。但選戰打贏,並不代表問題就解決了阿!」提娜沈痛地說。

分享不光彩的事情,就是不愛國嗎?情況可能恰恰相反

好了,先後爆了馬其頓如此多的料,希望他們之後不會把我列黑名單,不准我入境⋯⋯

事實上,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國家:這邊物價很低、風景很美、人們也很友善,還有許多我細數不盡的有趣事物。在歐洲走了這半年來,馬其頓之旅,絕對是我數一數二珍惜的經驗。

只是呢,馬其頓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其實都不是前面那些優點,反而是各式各樣發生在這個國家的種種「鳥事」──透過了解這個國家所面對的各種問題,我也不斷地在這一連串的荒謬中,看到一些「莫名的熟悉感」。

當外國人來台灣時,很多人喜歡向外國人們分享台灣的美好,想讓他們知道台灣是多棒的一個國家。不過漸漸的,我發現我更傾向跟他們分享一些台灣「不太美好」的事情──例如我們正在面對的環境及社會問題──當然,我同時也會介紹一些嘗試著想要改變這些問題的團隊們,給外國的朋友們認識。

我很高興能夠生長在台灣這片土地,但同時我也知道,我們還有非常非常多要學習,而且值得改進的地方。

同樣的,提娜選擇對我分享了這麼多她國家中不光彩的事情──她不愛她的國家嗎?我認為恰恰相反。她其實比任何人都愛自己的家鄉,否則以她的條件,早就跑到先進一點的國家賺錢去了,何必傻傻地待在當地,嘗試以各式各樣的方法,來改善這個國家呢?

每個國家都有可愛的一面,也都有需要努力的一面,分享彼此所面臨的問題,才有機會互相學習,不是嗎?

話說回來,上面所講的那些「污染風險外包」、「不討喜的採礦公司」,可全部都是來自公認對生態、環保及人權,數一數二關注的「模範生國家」呢⋯⋯。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