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馬其頓】全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卻有著「最有錢」的政黨──從因「金錢外交」認識台灣的當地人說起

【我眼中的馬其頓】全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卻有著「最有錢」的政黨──從因「金錢外交」認識台灣的當地人說起

「你接下來到希臘北邊,別說你要去『馬其頓』,就說要去『Skopje』就好,不然希臘人會不開心。」

離開「全歐洲最棒飯店」,出發前往馬其頓的前一天,來自德國的志工這麼提醒我。

跟台灣有著類似的處境,馬其頓的外交關係一直都不太順利:東邊的保加利亞主張馬其頓是他們的一部份;南邊的希臘則極度反對他們使用「馬其頓」作為國名(希臘北部就是『馬其頓省』)。除了 90 年代被希臘經濟封鎖外,馬其頓在各個國際組織中,也長期被希臘打壓:

例如,目前聯合國承認的,並不是馬其頓人立憲通過的國名「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Macedonia),而是另一個長得要命的名字: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the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簡稱 FYROM)。

最近,為了加入北約和歐盟,馬其頓國內輿論分成兩大派,爭論是否要對外更改他們的國名,好在國際列強間生存下去。目前按照情勢,「更名入盟」的機率大增。

台海兩岸在「一個中國」議題上衝突了數十年,希臘人則跟馬其頓人有著「一個馬其頓」的情結。

馬其頓人大都「認識台灣」,印象來自「金援外交」

對多數台灣人來說,馬其頓可能是個只在歷史課本上,「好像出現過」的模糊名詞。不過來到這邊後,我意外地發現,馬其頓人其實普遍是知道台灣的。

台灣從出口替代時期,各式各樣"Made in Taiwan"的生活用品、汽車零件,到近年的電腦、手機,都讓台灣在巴爾幹地區中,其實遠比自己想像中的有名

不過呢,更多馬其頓人「認識台灣」的原因,其實是來自台灣對該國政府的「金錢外交」。

「當年你們的總統,給了我們好多好多的錢要跟馬其頓建交,但你們被騙了!最後我們還是跟中國建交。而那些錢也被『污掉了』,沒有人知道那些錢被用在哪裡。」連續聽到幾個馬其頓人聽到我來自台灣後,就笑著跟我提起這段外交歷史,心裡實在是有點五味雜陳⋯⋯。

暫且撇開政治不談,馬其頓首都史高比耶(Skopje)市中心內,多到不可思議的雕像群,才是多數旅人對馬其頓最深刻的印象。然而,這些多到數不清的雕像,還有廣場周圍華麗的巴洛克式建築,其實都不是古蹟──這些龐然大物,全都是在這十年間新蓋出來的。

少數的例外,是市中心的火車站古蹟:「這座廢棄的火車站,上頭時鐘的時間停留在悲劇發生的那一刻──5 點 17 分。我們把這座車站保留起來,紀念當年發生的那場地震。」走過了德雷莎修女(Mater Teresia)的老家(德雷莎生於時屬鄂圖曼帝國科的史高比耶)後,為我導覽城市的瑪莉,指向道路盡頭的舊火車站。

50 年前清晨的一場大地震,讓 Skopje 整座城市近乎全毀,少數殘留下來的建築物,大多也如眼前的車站般變成廢墟。所以說,現在 Skopje 城市內可以看見的建築物,絕大多數都是這 50 年間蓋出來的。

歐洲數一數二的窮國,卻擁有「全歐最有錢」的政黨

「另外,這是我們執政黨的黨部,不要小看馬其頓,我們國家雖然很窮,但是我們有一個全歐洲最有錢的政黨、最華麗的黨部⋯⋯」瑪莉一臉無可奈何地向我介紹,眼前這幢極為雄偉的建築──這是該國執政黨「馬其頓民族統一民主黨」(VMRO–DPMNE)的中央黨部。

她補充,根據當時歐洲的媒體披露,這座金碧輝煌的中央黨部,造價高達 6,000 萬歐元(約當時匯率的 30 億元新台幣)。

我當下聽到整個傻眼,馬其頓全國人口才 200 多萬,比台中市的人口還少,而且失業率近三成,年輕人幾乎都跑到別的國家賺錢了,這個歐洲數一數二貧窮的國家,怎麼可能有如此有錢的政黨?

「如果一個政黨把整個國家的錢,都當成是自己的黨產⋯⋯這就有可能了。」瑪莉如此回答我的問題。

「都市再造」背後的重重爭議

2010 年,馬其頓政府提出了一個「Skopje 2014」計畫,打算大大整頓這個國家的首都市中心,讓她「看起來更古典,更像個首都」一點。

「他們想要打造一個跟我們文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首都,幸運又很不幸的是,政府其實根本『沒花那麼多錢』來做這些建設,很多建築其實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只是用極其廉價的建材來整修最外牆而已,這樣至少將來後悔了,要拆掉也比較容易⋯⋯。」

瑪莉指著眼前無數外表看似有著「古典希臘美學」,部分結構卻已顯得斑駁且破敗的雕像對我說:「看看這些雕像,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政府)哪來這麼多雕像可以蓋,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每蓋一座雕像,承包商可能會申請好幾萬歐元的預算,然而實際上,可能花不到十分之一。」

總之,「Skopje 2014」這個我從來沒聽過當地年輕人稱讚的計畫,就讓 Skopje 成了一個到處矗立著不知名雕像的「華麗古典風首都」。

把首都打造得「漂亮一點」,有什麼不好?我倒不是真的要反對新的建設,或是嘗試不同手段來促進觀光──不過,忘掉自己本身的價值,而一味想要模仿其他成功的地方,我們身邊已經有太多這樣子的悲劇了。

更何況,比起這些華麗的建設,馬其頓其實更有著太多迫切需要被解決的問題。.

例如,明明工業與出口並不發達的 Skopje,竟是全歐洲空氣汙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楊宗翰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