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歐洲最棒飯店」的故事】二、「難民廚房」裡的洋蔥

【「全歐洲最棒飯店」的故事】二、「難民廚房」裡的洋蔥

「這位是凱薩,他是今天中午的主廚,你今天在廚房幫忙,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他。」

這是我在「全歐洲最棒飯店」──CP 飯店「上班」的第一天,櫃檯接待的小姐帶我到了位在飯店二樓的廚房後,就把我丟給眼前這位名叫凱薩的男生。

凱薩跟我握了手,然後指了指地上放在籃子內的馬鈴薯,叫我拿去洗一洗、去皮、然後切一切。

「要幾顆?」我問,順手挑了幾顆我覺得看起來形狀比較「正常」的。

「 No, No, No, 」凱薩蹲下來將我手上的馬鈴薯丟回籃子裡,然後將整個籃子提起來放到我的手上:「全部都要切。」

十個「外行廚師」,一起準備四百人份的早中晚三餐

每一天,CP 飯店的廚房都會免費提供早中晚三餐,給住在飯店內的四百位居民──回想起來,我當天,大概一共切了至少 50 顆馬鈴薯吧。

切完後,我到一旁去幫另外一位中東男生切洋蔥,他眼前有 5 公斤的洋蔥正等著他料理。

「我們大家都很愛洋蔥,所以當我們拿刀子把洋蔥切開時,眼淚就會不斷地流出來,所以呢,切洋蔥的時候要記得,不可以看它們⋯⋯」那位來自黎巴嫩的大哥,一邊誇張地舉著手扭著頭、一邊以冷面笑將的表情一本正經地看著我說話,一邊飛快地切著洋蔥。

整間廚房內,我們將近十個人,一起準備著四百人份的餐點──有人滾水煮麵、有人準備食材、有人切菜、有人清洗廚具。基本上並沒有太明確的分工,誰手上沒事情做,就自動去找缺人的位置補上。

食材準備好了以後,主廚凱薩將切好的洋蔥全部丟到一個超大的炒鍋裡面,然後到調味料區去抱了好幾罐的香料回來,豪邁地將薑黃、紅椒粉、小茴香和胡椒等香料往裡面倒。

「要做印度咖哩嗎?」我問。

「這是巴基斯坦咖哩。」凱薩糾正我:「我是巴基斯坦人。」

接著,他一邊唱著歌,一邊用超大的木匙翻攪咖哩,整間廚房正放送著巴基斯坦音樂。

主廚凱薩的故事

凱薩之前曾經在巴基斯坦的餐廳工作,不過塔利班殺了他的舅舅,他跟著幾個親戚一起離開了巴基斯坦,現在他們以沒有身份的狀態,「滯留在希臘」。

時間還不到兩點,料理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等著兩點半的午餐時間準備上菜。趁著這段空檔,志工跟居民們到了陽台聊天。

「但我不能一直待在希臘,希臘這邊沒有工作,我也還在等我的文件──整間飯店的人都在等待文件,有了文件以後,我們才會被當成『難民』,才能夠合法工作或是去其他國家,我想要去西班牙,」凱薩說。為了要去西班牙,每次遇到西班牙人,凱薩都會很熱情的跟他們聊天,順便學習西班牙文。

「你不想回巴基斯坦嗎?」一個西班牙女生問。

我當然想回去阿,我喜歡我之前的工作,也喜歡我住的城市,不過塔利班的人知道我的長相,我回去他們會把我殺掉的。歐盟政府常常說我們那邊沒有戰爭,很安全,叫我們要回去。但在巴基斯坦我所居住的地方,有一次我在路上騎著腳踏車,突然就被人從後面開槍。如果是你,你敢回去嗎?」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將鍋子裡的食物及沙拉端出來,開始盛盤,準備迎接外頭上百位等著吃飯的「居民」們。

我耳中卻仍然迴響著後來凱薩所說的一段話:「在歐盟的眼裡,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很安全,目前沒有戰爭,我們不會被定義為難民,我們應該要被送回去。」

下一篇:【「全歐洲最棒飯店」的故事】三:儘管曾被迫彼此為敵──在這裡,我們是一起吃飯的家人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楊宗翰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