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希臘】「我的薪水被砍超過一半」──當地人的見解或許不夠正確、全面,卻都是讓我有感的故事
圖片

「之前,我在一間飯店做甜點,我那時的薪水大概 1,500 歐吧,後來金融危機發生後,我的薪水就一直被調低,要繳的稅卻一直被調高,大概半年後的某一天,我老闆跟我說,一個月 600 歐要不要做,不能接受的話他就要請我離開,因為外面很多人願意做......所以,我現在在這個社區的小餐廳烤肉。」

我坐在雅典近郊的一間小餐廳裡,眼前擺著兩份希臘捲餅小吃 Souvlaki(蘇夫拉起),這是我在希臘的第一天,在機場舉著大拇指不到五分鐘,就遇到了馬大哥,他和他老婆不但將我從機場載到雅典,還熱情的邀請我到他們工作的餐廳吃希臘的國民小吃。一邊吃著午餐,馬大哥一邊跟我聊著債務危機後的希臘。

希臘的金融困境

「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金融危機呢?」我想我接下來應該會不斷地問希臘人這個問題。

「簡單講,希臘政府花了太多他們根本沒有的錢......但我覺得這是歐盟,或是德國那些銀行的陷阱,想像一下,你明明知道這個家庭的父母都找不到工作,沒有收入了,你還不斷地借錢給他們的小孩讓他們去買車、買玩具、出國玩,你知道他們父母還不了錢你還不斷的借錢給他們?」

他把希臘人民比喻成父母、將希臘政府比喻成小孩的方式我覺得還滿有趣的。

「要在現在的希臘做生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你必須跟政府說你今年預計會賺多少錢,會有多少的營業額,然後呢......你今年就必須繳明年的稅。連試營運都沒有,誰知道營業額會是多少啊?報得太多,搞不好要繳的稅都比收入還高,報得太少,被抓到又要再被罰一大筆錢,生意做不起來,年輕人當然也就沒有工作機會阿。」

過去,希臘人花掉了他們不曾擁有的錢;現在,他們則必須要支付他們還沒擁有的錢......。

親耳聽過的故事,勝過報導裡令人無感的數字

在來到希臘之前,我只知道幾年前曾經有金融危機,當時吵得很兇,似乎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然而,身在台灣的我,並不是太了解為什麼會有金融危機,也不了解金融危機以後希臘到底變得怎樣了。

我試著看了一些報導,嘗試著想要了解,但說實話,報導中那一連串的專業術語我真的是有看沒有懂,往往我看完了一整篇文章以後卻發現我根本不知道我剛剛看了甚麼......。

報導中「債務占 GDP 比」(債務佔國內生產毛額的比例)和「信用指數」之類的數字根本沒有辦法讓我了解狀況,但當馬大哥跟我說他的薪水在一年內被砍了超過一半時,我就很有感覺了。

我們的新聞往往只會告訴我們「事實」,但卻極少有讓我們能夠理解前因後果的「故事」。

但故事有很多版本

其實,跟越來越多的希臘人聊過後,我發現每個人的故事都不太一樣,有些人覺得是政客貪了太多的錢,有些人覺得是政府浪費太多錢在不必要的建設上,也有人覺得是因為年輕人只會花錢不懂得存錢,還有些人認為,身為民主發源地的希臘,雖然很了解民主政治,但在經濟上,卻不太了解資本主義的運作方式,於是成了一個資本主義下必然會出現的犧牲品。

這些當地人的想法,也許並不完全正確,也許充滿主觀意識,有時甚至可能互相矛盾。然而,這才是我真正想要知道的,我想要知道,面對同樣一件事情,各種宗教、職業、世代跟國籍,各式各樣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想要知道的,是這些人們眼中的世界。

兩份 souvlaki 的份量有點大到超乎我的想像,我好不容易終於吃完了,起身跟馬大哥和他老婆道別。

「只要我們還在這裡,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歡迎你回到這邊,這裡一定有東西可以給你吃。」馬大哥用他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

《關聯閱讀》
獻給洗碗工的情書:倫敦餐廳的廚藝路,相互扶持的我和你
政府靠不住,台灣年輕人要怎麼改變自己命運?

《作品推薦》
【我眼中的希臘】遊蕩在雅典街頭,和逃離敘利亞政府「反抗軍」的萍水相逢
「佔領空屋是違法的」──然而,捷克警察向佔屋者致謝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Studio Barcelona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作者大頭照

楊宗翰/空屋筆記

楊宗翰,曾經在克羅埃西亞跟嬉皮們佔領空屋,回收菜市場賣不掉的蔬菜以及麵包店下架的麵包,親眼見到現代社會的浪費以後,漸漸地成為 Freegan。
目前在台灣各地換宿旅行,一邊帶著外國旅人到各地的偏鄉學校去跟學生交流,一邊也在各地分享 Freeganism、禮物經濟的概念,以及在各地協助成立免費商店。
E-mail:noteinruin@gmail.com
部落格:{空屋筆記} 免費的自由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