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挑中韓辦 Free Hug,日本桑原功一:「國家間過往有摩擦,不代表人一生下來就必須討厭彼此啊。」

專挑中韓辦 Free Hug,日本桑原功一:「國家間過往有摩擦,不代表人一生下來就必須討厭彼此啊。」

「你們有聽過日本嗎?」這次邀請的日本沙發客:桑原功一(Koichi Kuwabara),站上了講台,對著台下的學生問,學生們點點頭。

「那你們有看過日本人嗎?」面對第二個問題,大部分的學生搖頭,有幾個學生說:「現在看到了。」

「那你們有跟日本人說過話嗎?......喔,現在也有了。」大部分的學生笑著點頭。

他最後一個問題:「那麼,你們有摸過日本人嗎?」所有的學生都搖頭表示沒有,有的則被這個奇怪的問題給戳到笑了出來。

他請學生們將手舉起來,然後走下去沿路跟每一個學生擊掌或是握手,學生們一邊舉著手等著日本人過來,一邊則好奇地觀察其他同學們碰觸桑原功一時是什麼反應,有的興奮、有的冷淡、有的害羞、有的則帶點恐懼。就這樣,所有的學生都摸過一次日本人。

「好了大家,現在你們都有摸過日本人了。有什麼感覺?跟你們的手一樣熱熱的吧?我們其實都是人,就算我們在不一樣的地方出生,講不一樣的語言,但我有心臟、有體溫,我的血液跟你們一樣都是紅的,所以不要怕。」他對著台下正在摸自己手心的學生們說。

對台灣從一無所知到來台單車環島喊:「台灣謝謝!」

來自日本的桑原功一介紹,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來台灣旅行。他之前在澳洲打工的時候認識了許多同樣在打工度假的台灣年輕人,那是他第一次面對面跟台灣人接觸,然後他發現台灣人對日本的瞭解程度遠超過他的想像,他所遇到的台灣人幾乎都看過日劇或是漫畫,對日本各地飲食和風俗也都略知一二,甚至幾乎每個人都會講一兩句簡單的日文,但自己卻完全不知道台灣的事物......這讓他感到非常難堪。

緊接著不久後,日本發生了三一一海嘯,以及伴隨而來的福島核災重創了日本。不久後,來自世界各國的援助開始湧入,而在所有國家之中,捐款最多的國家,竟然是小小的台灣!桑原功一在此時發現,他周圍的日本朋友竟也跟他一樣,對於這個在日本附近的海島是如此的陌生,許多人對台灣的地理位置、文化和政治完全沒概念,甚至有人連台灣曾經被日本殖民過都不知道......。

於是,桑原功一決定來到台灣旅行,他騎著一台腳踏車在台灣環島,然後帶著一個寫著「台灣謝謝」的牌子在每一個經過的景點大喊:「台灣謝謝」。

他將在台灣的環島計畫做成了一個影片,帶回去給他的日本朋友們看,那是他第一次來台灣。



但這一次,桑原功一來台灣有其他的計畫。當他跟所有同學都擊掌、握手之後,他拿出了牛皮紙袋裡頭的牌子,一塊大大珍珠板上左右分別畫著台灣以及日本的國旗,上頭用中文寫了幾個大字:台日友好,愛的擁抱。



桑原功一將牌子高舉過頭,跟學生們介紹 Free Hug(免費擁抱),他到過淡水、西門町以及新崛江舉辦 Free Hug,他計畫要到世界各地去辦 Free Hug。但是,台灣並不是他第一個辦 Free Hug 的國家,當他在日本決定要開始這個計劃的時候,他最先設定的兩個國家:中國與韓國。大家公認全世界最討厭日本人的兩個國家。

專挑中國與韓國舉辦擁抱,只為證明即使曾有摩擦也能有愛

「你瘋了嗎你?一個日本人去中國抱中國人,你不怕被他們打喔?」他的日本朋友們都覺得他瘋了,幹嘛要專挑對日本人不友善的地方辦 Free Hug?

但桑原功一卻認為這兩個國家就是最需要辦 Free Hug 的地方:「人們都說韓國人討厭日本人,中國人更討厭日本人,但那又如何?我們都是人,幹嘛一定要互相仇視,國家跟國家之間也許曾經有過紛爭、不愉快,但並不代表這兩個地方的人們,一生下來就必須討厭彼此啊。我想要證明給其他日本人看,即使是在這兩個地方,都還是有人願意接納我這個日本人,跟我擁抱的。」而他也真的成功了。





桑原功一為什麼有辦法環遊世界舉辦 Free Hug?一開始,他就只是單純的走到街上去跟路人擁抱,路上的人並不會給他任何一毛錢,當然,常常會有人請他吃東西喝飲料,但是他基本上不會因此而有任何直接的收入。重點是,當他在這些城市辦完免費擁抱以後,他會將他在各個城市跟陌生人們擁抱的畫面做成一支支的影片帶回日本,日本人們看了他的影片都大受感動,他們不敢相信竟然有那麼多中國人和韓國人願意跟日本人擁抱,許多人開始籌錢募資給桑原功一,邀請他去別的國家、別的城市舉辦 Free Hug。簡單講,有一群人拿錢給他拜託他去環遊世界。

擁抱不算是才藝,卻能讓人感到被愛

當天桑原功一來學校拜訪了 4、5 個班級,每一堂課他都會在放完影片後,再度將他的板子舉起來,然後直接在班上來場 Free Hug,跟學生們一一擁抱,一不小心沒控制好那些小鬼還會整群暴走失控,全部蜂擁而上幾乎快把他撲倒。然而,第一堂課之後的每一堂課,每次只要一下課,就會有一小群小男生衝到桑原功一在分享的教室門口堵他,等著他出來要再跟他擁抱一次。看著那幾個一直傻笑的小鬼,一邊跟著一起笑他們的胡鬧,一邊卻想到......為什麼這些國中生會想要不斷的跟這個來自日本的陌生人擁抱?是不是因為,平常根本不會有人跟他們擁抱呢?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學生們蜂擁而上擁抱桑原功一。圖/楊宗翰 提供


擁抱,並不是一種藝術,也不能算是一種才藝,的確,擁抱不能當飯吃,站在務實的角度來看,擁抱並無法解決任何問題,但是這樣一個如此簡單的擁抱,很可能根本從來不存在於許多台灣學生的世界中。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學生們與桑原功一,及「台日友好」牌子合照。圖/楊宗翰 提供


晚上,我跟桑原功一到老師家去借宿,吃完晚餐後,桑原功一開始跟老師的小孩分享他在其他國家的照片以及影片。澳洲打工、在東京迪士尼上班或是在原始部落裡頭生活的影片,我問他為什麼會想要去迪士尼工作,桑原功一才跟我分享他這一切的初衷。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桑原功一與老師和老師的小孩分享在其他國家的照片及影片。圖/楊宗翰 提供


桑原功一其實是一個國小老師,但當他畢了業拿到教師資格以後,他問自己:「我是一個學生期待遇見的老師嗎?」他當時覺得自己不是,於是,他開始想盡辦法讓自己成為一個很酷的人。

「你想像一下,如果你的國小老師說,他曾經在迪士尼樂園工作過,你不覺得超酷的嗎?」

為了成為一個學生期待的老師,他開始去旅行、開始去環遊世界,然後開始了 "Free Hug For Peace"的計畫。他說等到他走完這個世界以後,他才夠格當一個很酷的老師。

我自己則覺得,這樣子的老師有點酷到太犯規了。

《關聯閱讀》
「日本最美麗的風景,(也)是人」──旅途中,充滿人情味的小插曲
「我要讓世界上更多人知道臺灣這個國家」──日本攝影師小林賢伍,走遍全臺捕捉寶島之美

《作品推薦》
國際觀不是記住每個國家的刻板印象──與外國人交談別停留於「你喜不喜歡吃臭豆腐?」
埃及金字塔的英文是什麼?──說一口流利中英日西文的Derek與小男孩的對話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楊宗翰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