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不是記住每個國家的刻板印象──與外國人交談別停留於「你喜不喜歡吃臭豆腐?」

國際觀不是記住每個國家的刻板印象──與外國人交談別停留於「你喜不喜歡吃臭豆腐?」

三峽山上的五寮國小,因為在半山腰上,交通並不方便,所以從來不曾有過外師。2015 年的 11 月,收到五寮國小英文老師的訊息,在跟老師聊完之後,五寮國小成了新北市第一間參與「沙發客來上課」計畫的學校。

而我們為他們媒合的第一位沙發客,是來自法國的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克里斯多夫到五寮國小分享法國的文化、地理、美食。圖/陳幗英 提供


克里斯多夫在出發去東部環島之前,來到了五寮國小跟高年級的學生們分享。除了介紹法國的文化、美食,以及他自己在台灣的計畫外,因為老師在事前有跟學生提到會有來自法國的客人,有先讓學生做點功課,所以學生們也有準備一些問題請教克里斯多夫,並嘗試用簡單的英文說出來。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學生準備許多要問克里斯多夫的問題。圖/陳幗英 提供


在此之前,因為替代役身分的關係,我並沒辦法真的讓學生們做事前準備,最多就提醒他們過幾天有外國人來訪而已;但如果有辦法的話,讓老師事先跟學生們介紹即將來訪的沙發客背景,請學生們先做點功課,或是共同想一下要跟外國人聊什麼話題是比較理想的方式。

如此,當外國人來的時候,才不會每次都像是一張白紙,一成不變地問一些「你喜不喜歡吃臭豆腐?」或是「你們國家會下雪嗎?」這一類他們可能回答過上百遍的問題。或許,在沙發客們離開學校以後,老師能花個 10 分鐘 20 分鐘跟學生們一起討論他們剛剛聊過的內容,這樣效果應該會更好。

讓學生在課堂上訪談國際事件的第一手資訊

克里斯多夫來訪的時間點,距離巴黎恐怖攻擊事件才短短兩個禮拜,全台灣人都在討論這件事情。學生們找到了網路上一則影片,是記者採訪一個法國亞裔小孩的影片,他們對於法國小孩面對這麼嚴重的事件,竟然還能如此平和冷靜感到非常佩服。

「你對恐怖攻擊有什麼看法?法國人都這麼冷靜嗎?」有學生問克里斯多夫。

「我們知道恐怖攻擊很可能還會出現,但我們更知道大家不能因此恐慌,我們國家的人都有共識:我們知道越是這種令人難過的時刻,越是要冷靜沉著......」克里斯多夫的回應印證在不幸事件多次爆發後,大部分的法國人仍開放自己家門讓陌生人進來避難,互相安慰鼓勵的行為上。

如果因為少數人的惡意,而讓我們失去對多數人的信任,那才是真正落入恐怖主義的圈套裡。

幾乎就在同樣的時間,我收到了去年來到我們學校的法國針灸師安藝的平安信......。

哈囉 Han,

跟你說一些新聞近況......最近法國狀況非常的糟糕,這個週末因為巴黎的攻擊而搞得驚天動地的......這已經是今年第二次了,而且很可能不是最後一次。

我們都很好,我們住的小村莊離巴黎很遠,但是因為我現在在巴黎市區教中文還有針灸,所以我上週真的就在巴黎,我 12 月還得去巴黎一次,但你可以想像的到,我很猶豫!

我一部分的家人住在巴黎,很幸運的是他們都沒事,但是整個城市的氛圍無可避免地改變了。不過呢,我們認為我們最強大的武器是愛,所以我們試著用愛去征服這些暴力,即便我們的城市處於戰亂,但是對我們來說,解答並不是在仇恨中,而是理解以及愛。

讓我們成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想看到的改變。

我們沒有一天不想到台灣,已經一年了,但是一部份的我們仍留在那裏,我希望你跟你的家人都過得平安幸福。

安藝 Anais

國際觀不是強化刻板印象,而是理解與尊重差異

我知道,這兩位法國年輕人並沒有辦法代表所有的法國人,不過,在這些新一代四處遊歷的旅人們身上,我們看的到一份他們不自覺攬在身上的責任,一份覺得自己應該要盡可能消除各式誤會跟偏見的責任。

是的,他們也許會說很多法國人很浪漫,很喜歡吃起司,但他們同時也會說,他們自己可能其實非常務實,然後根本不吃乳製品,台灣人最愛問外國人「喜不喜歡吃臭豆腐」這類的問題,他們也會如實回答說喜歡,或是不喜歡,但重點是,他們喜不喜歡,並不能夠代表法國人喜不喜歡,這種許多人習以為常的錯誤邏輯是非常需要更改過來的。

國際觀或是國際教育並不是要教學生記住每個國家的刻板印象,以為所有印度人都愛吃辣、所有德國人都很守時、所有黑人都會打籃球之類的......而是嘗試著去理解,在不同文化底下仍然相互各異的每一個人。

「人們因為不理解而互相批判,因為嘗試著去理解而互相尊重。」

這個世界絕大多數的紛爭跟戰亂,幾乎都只是源於人與人之間的不了解,而不是誰對誰錯。

因此,對我們來說,解決這些紛爭最根本最直接的方式,不在於國防、不在於經濟,而在於每一位到別的國家的旅人,以及每一位面對外國人的當地人身上。不單只有旅人,移工、外師、國際學生、僑胞、移居者們各式各樣國籍、膚色、信仰跟價值觀跟我們不一樣的人們,如何去跟他們相處,如何去相互尊重、了解,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去面對的課題。

原本,克里斯多夫下午還有事,但當他結束了上午的分享,跟師生們吃完營養午餐後,他決定留下來,參觀學生們的社團課,然後跟他們一起玩槌球。

「這真是超棒的體驗,孩子們超可愛,我早上跟他們分享我的國家,下午跟他們一起玩,我覺得好榮幸自己能夠當這些學生這輩子認識的第一個法國人。」

離開學校以後,克里斯多夫留下了這麼一串訊息,然後出發去探索他期待已久的台灣東部。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克里斯多夫與同學們的合影。圖/陳幗英 提供

《關聯閱讀》
學習與哀者同哭,比「解決」恐怖分子重要──巴黎恐攻後的反思
法國朋友眼中的台北:上海mix首爾,還有一點日本的味道

《作品推薦》
埃及金字塔的英文是什麼?──說一口流利中英日西文的Derek與小男孩的對話
「永遠不要嘲笑英文不好的人,那代表他們會說另外另一個語言」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陳幗英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