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髮碧眼的沙發客,來到台灣的偏鄉國中──我看見學生們的笑容和好學心

當金髮碧眼的沙發客,來到台灣的偏鄉國中──我看見學生們的笑容和好學心

從克羅埃西亞交換留學返國後,這幾年,我先在一所偏鄉國中擔任替代役,一邊接待來自各國的沙發客。退伍後,繼續旅居全台,並且在台灣各地的偏鄉學校進行教學。

隨著學校的工作量增加,我變成只有周末回台中時,才能接待沙發客。

有一天,收到了一個沙發客Johannes來信,想在週末時到我們家住,禮拜日直接去清泉崗搭飛機。

我跟他說我們家可以接待,但週五晚上下班才能接他到台中。白天的時間,他一個人不知道要幹嘛,我就開玩笑說:「那來我們學校跟學生玩啊。」

結果他竟然回我:「太好了,這一定超酷的。」

我尷尬了一下,因為其實沒想到他會當真。

好在教務主任聽到了以後,很開心地一口答應下來,還事先跟三年級的學生說有外國人要來,我才鬆了一口氣。

我工作的偏鄉學校,多數學生其實都是新移民的小孩,但是他們平常根本沒機會接觸到這些金髮、碧眼、白皮膚,這些我們社會的成見中所謂「真正的外國人」。甚至,在不少老師和學生心中,外國人這個詞幾乎就等於美國人。所以,像Johannes這樣子「金髮碧眼白皮膚」的外國人,當然就是美國人,當然就會講英文。

但事實可差遠了。Johannes的父母都是芬蘭人,也在芬蘭出生,不過因為這輩子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瑞士生活,他比較習慣說自己是瑞士人,反正長相完全看不出來有甚麼差別。

這個才20歲的男孩,已經在香港交換了一年,並且完成了碩士學位,在回瑞士前跑來台灣旅行。

我們帶Johannes到班上去,讓他簡單的用在香港時學到的中文自我介紹,然後學生再問他問題,如果不知道要問甚麼的時候就我幫學生問,然後Johannes用英文回答他們。

雖然說這群學生很不怕生地問了他一些很胡鬧的問題──像是叫他唱歌,或問他喜不喜歡BL漫畫之類的──但也許是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中看到有人真的用英文在溝通吧,大部分的學生還是不太習慣。即便Johannes講的幾乎都是很簡單的單字,他們應該也都學過,但是頭腦還沒辦法將聲音與課本上的東西連結起來。

我聽到一個很有趣的抱怨,有人說:「齁,為什麼只能用英文?」

「當然可以不用英文啊,如果你們有人會說德文、法文甚至是芬蘭語的話,」我笑著回答。

因為,對大部分學生來說,Johannes當天算是一個臨時的英文老師;但對Johannes來說,其實英文是他除了中文以外,最不熟悉的一個語言。

我問他什麼時候開始可以用英文跟別人溝通的,他回答:「去年。」

原來,儘管瑞士在外國語言方面的教育比台灣好,也有非常多的外國人長居,但大多仍以法國、德國或奧地利等國家最多,平常幾乎只會用到德文或法文彼此溝通,所以Johannes在離開瑞士之前,其實根本不太會講英文。

「我是在開始旅行以及到香港念書後,因為幾乎找不到會講德文或法文的人,才開始使用英文跟別人溝通,」Johannes說。

其實,我邀請沙發客來學校跟學生聊天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要教學生英文,或是提升他們的英文成績。這邊的學生,或者說台灣大部分的學生,英文學不好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英文難、也不是因為老師不會教,我甚至覺得就連那只注重讀、寫而不注重聽、說的教育方針其實都稱不上是主要原因。

學生之所以學不好,或者甚至不想學,是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學了英文,可以幹嘛?為了考試成績、為了好高中、為了好工作、為了有國際觀……這些「師長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理由,對眼前的中學生們來說其實沒有太大說服力。更何況,英文好不代表有國際觀,英文不好也不代表沒有好工作。

不只是英文,當前教育系統下的任何一個科目都一樣

無論想教甚麼東西,只要學生不想學,那不管資源再豐富、老師再會教、學生天賦再好,都是白搭;相反的,只要有辦法讓學生想學,就算沒有資源、沒有老師、一個不太聰明的學生也會死命地想辦法去把他想學的東西學好。

這些國外的旅人來到這間鄉下的學校,不是來教他們英文的。Johannes來這邊,其實跟學生哈拉、拍照、介紹一下自己跟自己所居住的國家,這樣就可以了。只要學生心裡有了想要跟外國人聊天的意願,我們的主要目的就達成了。

我相信,如果一個學生認識了一個外國人,為了要跟他聊天,他會想辦法去學好英文。為了要了解這個外國人,他會想要去了解這個外國人的國家在哪裡,有些什麼歷史、、、

然後,學生會發現,為了跟外國人介紹自己的國家,他也會開始認真去了解自己的文化以及歷史。

同時,他們會需要開始閱讀很多的書,理解能力也能因此提升,最後,他們會學著去組織自己學到的東西,然後完整的表達出來給別人。

一個學生如果可以做到這一步,就算考試成績不好又何妨?這份能力比許多課本上死背而來的知識,還要更有用,不是嗎?

 

執行編輯:洪薇芳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楊宗翰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