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不可仍充滿傻勁,我所認識的香港多年來始終如一

明知不可仍充滿傻勁,我所認識的香港多年來始終如一

3 年前,初次拜訪香港的第一天,我在抵達機場後才得知一個驚人的消息:「想要離開機場,一定要坐地鐵或是走高速公路。」也就是說,沒有「走路」的這個選項。

旅程的第一天,總是比較充滿傻勁的,我在機場外面繞了兩圈,走到一個停車場,然後就在停車場那邊舉起大拇指搭便車。一個多小時後,還真的攔到了!

停車下來的是一位曾經在澳洲念書、最近剛回香港的年輕大哥,他笑著說他從來沒有想到會有哪個傻瓜在香港搭便車。

好心的車主放我在九龍那邊的地鐵站,跟我道別。

香港,一點也不冷漠

即便大家總稱香港是個「石屎(即混凝土)森林」,對香港人抱持冷漠等印象;不過很幸運的,我在香港認識了很多很有趣的朋友,他們很熱情的招待我,甚至煞有其事地辦了個「香港遊籌委員」會來填滿我在香港兩個星期的行程。

很快地,我就對香港改觀了:香港遠比我想像中的大,外圍還有很多的綠地。而香港人呢,其實根本沒有我們原本想像中的冷漠。(尤其第二次從莫斯科轉機回香港,看過莫斯科那邊人們的臭到讓人發笑的臭臉以後,再看香港人瞬間覺得這邊的人也太溫暖太和善了吧。)

以下分享一些我覺得可能會讓大家對香港稍微改觀的小小案例:

在地鐵站,一位港女用她的手機幫我打電話給我朋友。

同樣也在地鐵站,有小夥子二話不說,分享無線網路給我(即便他因此錯過了一班車),並等到我確定連絡上朋友以後,才笑著跟我握手道別。

公車站有穿著西裝的大叔,自己提著行李廂還特地帶我繞了 5 分鐘找站牌。

我在香港搭過便車(一次機場,一次元朗)。

我猜不少香港人只是習慣了武裝自己,但同時心底又暗自希望自己能夠友善的對待他人吧。畢竟在這個地方,無緣無故對陌生人友善,似乎會被投以異樣的眼光。

圖/民間人權陣線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臉書專頁

那些讓香港更美的故事

另外,感謝我那些同溫層內的好友們,讓我看到,香港真的有很多用不同方式生活的人們,同時用不同方式在改變這個地方。

有香港人在菜園裡開了一間書店,免費泡茶泡咖啡請客人喝,入場費是離開前,帶一本書回去。

有香港人不滿政府不健全的回收制度,每周舉辦活動帶著民眾幫自己的垃圾分類回收,而這活動現在在香港遍地開花。

有香港人開自由定價的餐廳,每天不同的主廚決定當天的料理,吃完飯後大家自己投錢到桶子裡面。

有香港人在室內擺設免費商店,讓大家可以分享閒置的資源。

有香港人將回收菜市場淘汰掉不好看卻仍能食用的蔬菜水果,分送給各方有需要的單位。

有香港人開了一間商店,專門賣因為快要到期而被下架的商品。

有香港人在香港,用自然工法蓋土灶土窯生火煮飯。

有香港人在推廣香港自己生產的農產品,甚至有食材全部來自香港本地的便當,使用可重複使用的容器盛裝,吃完以後要把容器拿回去退錢。

有香港人整個家裡 90% 的家具跟物品都是垃圾場回收來的(即便用買的也是二手物),而且同時還是很典雅。

也有香港人趁著店鋪結束營業,到新店家進駐的這段吉鋪空窗期間,將空間拿來做各式各樣的活動。比如,自由定價幫老人理髮。

還有,好多好多⋯⋯。

因為不知怎樣有效,所以竭盡所能地嘗試

而最近這幾個月,這些朋友們的臉書開始出現滿滿抗議、遊行以及各種警察攻擊民眾的影片。

來我家的香港沙發客,因為送中修法,決定暫停台灣的行程,馬上買了機票飛回香港,幾天後再度飛回台灣繼續旅程;卻在台灣不安了一晚以後,隔天又決定回香港。那一個月,他前前後後買了 7 次台港間的來回機票⋯⋯。

這段時間,不時會看到某些媒體報導底下的留言中,有人把抗爭者描繪成拖垮香港經濟、干擾民眾生活、非法集會所以活該被打的言論,令人心焦。8 月 5 日罷工的前一天晚上,我看著各種報導,看到睡不著。問了香港朋友他們那邊的狀況,她傳了張照片給我,照片中的男子舉著牌子,上面寫著:「我可以為你上前線擋子彈,你願意罷工表達訴求嗎?」

接著,訊息傳來:「這個,是我前幾天放工經過沙田新城市廣場看到的。一個穿著全副武裝的男生(其實就是現在前線的裝扮)舉牌。然後我看到一個大叔流淚。

現在香港的狀況是,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方法有效,所以大家就努力用自己的方法去守護香港──有人抗爭,有人喊話,有人紀錄,有人宣傳,有人罷工,有人罷買,有人準備替換衣物給可能會被針對的示威者。

這次運動經常聽到:兄弟爬山,就是這個意思。以前「勇武派」和「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是不會支持對方的,現在不同了。

罷工對於香港,這麼資本主義的地方,是很難發生的事。罷工是一個比較溫和的方式(雖然也有很多人反對,覺得搞亂香港)但也沒辦法後退,對我來說,就是要去做才知道有沒有用。越多人出來,就越有機會成功。」

隔天早上,她跟一群民眾搭上地鐵,把車廂擠滿,癱瘓了當天的地鐵,途中許多人罵他們阻擾別人上班。

圖/Shutterstock

他們愛香港的心情,一如我們愛台灣

朋友傳來的訊息,讓我想到前陣子另一個示威青年所說的話:「我們走出來,不是因為覺得有希望,而是沒有希望也要走出來;不是相信人多就可以成功,而是不成功也要走出來。

我們走出來,只因為我們是人,有尊嚴的人。豬被殺還會叫幾聲,人豈能不如豬,默默地任憑惡法宰割?我們怎能容忍一個人人有法律外衣保護的社會,淪為人人赤身露體任憑強暴的社會?」

在我眼中,真正愛香港的,是這群知其不可而為之、充滿傻勁的香港年輕人,而不是那群老早就把全家大小都送出國的所謂「愛國人士」。

這些年輕人們愛著香港,不是因為香港是個購物天堂、不是因為香港是個金融中心,當然也不是因為迪士尼。他們深愛著香港,就跟我們深愛著台灣一樣,不是因為這裡比其他地方好,而是因為我們出生在這個地方,生長在這個地方,即便存在著許多問題,但我們願意一起面對這些問題,並且嘗試著改變;讓這個地方成為一個能帶給人們自由、尊嚴和幸福的地方。在此之前,賺錢、娛樂和旅行是可以稍微緩一緩的。

這幾個月,是香港最黑暗的時刻,同時卻也是香港人最團結的時候吧。

而身為台灣人,我們也可以選擇,好好珍惜現在所擁有的自由,並且用實際行動保護她。

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民間人權陣線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臉書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