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克羅埃西亞翻垃圾桶:完整的牛奶、優格、餅乾──幾乎沒有一樣是過期的

我在克羅埃西亞翻垃圾桶:完整的牛奶、優格、餅乾──幾乎沒有一樣是過期的

編輯導言:翻垃圾桶也算是偷東西嗎?2019 年 1 月,德國兩名大學生因為奧爾興(Olchinger)的超市垃圾桶拿走被丟棄的食物,被當地警察發現。因此被當地法院,以「重大盜竊」罪名被罰 8 個小時社會勞動,並處 225 歐元罰款。

根據當地媒體報導,兩名學生表示,自己的行為只是想引起人們對食物浪費的重視,希望最終能被宣判無罪。她們在網上呼籲稱:「我們不能默默地接受,食品浪費在德國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反而是那些積極抵制浪費的人卻要被逮捕。」

她們成功在網上集得 8 萬人連署支持,並要求重審。

德國數百名社運人士亦在 6 月呼籲合法化「翻垃圾桶」,希望藉此能促使各行各業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以終結食物浪費。

你知道為甚麼他們堅持「翻垃圾桶」嗎?一起來看看這篇楊宗翰在克羅埃西亞翻垃圾桶的親身經歷。

甚麼是 Dumpster diving?

「這個給你戴著等下才比較方便。」 Lea 將一個可以綁在頭上的手電筒硬戴到了我滿是問號的頭上。一般來說我們只有在沒有電的屠宰場裡面才會需要照明,況且,一個禮拜前,我們終於有電了,屠宰場外的一間咖啡廳很阿沙哩的直接讓我們從他店裡接了一個近百公尺的延長線,屠宰場終於得以重見光明⋯⋯也開始變得夜夜笙歌,晚上都不睡覺了。

「不是要去市區嗎?幹嘛要帶手電筒?」隨著電力文明的到來,我以為我已經不再需要過著點蠟燭帶手電筒的日子了。

「我們要去 dumpster diving 阿!」Lea 衝進廚房抓了幾個塑膠袋給我後說。

我有聽她說過這玩意,是跟 Squat 同時出現在 e-mail 裡的單字。當時 Lea 說她在阿爾巴尼亞一個神奇的垃圾桶撿到了好多好多的東西:鍋子、外套、土耳其文字典(在土耳其搭便車超有用),甚至還有一本她們心理系的原文教科書。Dumpster diving 指的應該就是去撿可以在被利用的垃圾吧⋯⋯第一時間想到推著回收車的婆婆們。是說,我們之前半夜推著購物車到處撿家具根本就沒兩樣。這間空屋,其實原本就都是用 Antonia 她們四處撿回來的垃圾所拼湊出來的。

已經快 10 點了,我跟著 Lea 走在昏暗微寒的街道上,商家幾乎都關門了。我跟她走到了一間離我們最近的大賣場,然後看著她逕自往大賣場後方的倉儲區走去。

我突然有點緊張,來這種地方被發現會有麻煩吧,Lea 這傢伙一天到晚慫恿我做一些會讓我家人很緊張的事情⋯⋯

「找到了,快點過來!」Lea 站在一個巨大的垃圾桶前朝我揮手,我打開頭上的手電筒,帶著些許的猶豫緩緩湊上前去。在這間連鎖大賣場後方的黑暗角落,一個克羅埃西亞女生加上一個亞洲男生在垃圾子母車前面鬼鬼祟祟的樣子,這實在是太可疑了!

「我們來看看裏頭有沒有甚麼有趣的⋯⋯」Lea 將塑膠袋拿給我,雙手將那巨大的蓋子給抬起來,我則順著頭上的燈光向那陀黑暗中的垃圾瞧了一眼。

「Jebote!」我對著那堆垃圾喊出了克羅埃西亞最通俗的髒話。「怎麼都是食物?」

我活了二十幾年,字典裡的垃圾桶,裏頭裝的都是衛生紙、塑膠包裝、或是壞掉的食物等。但當時在我眼前的兩個垃圾桶,其中一個塞了滿滿的食物,上百公斤的番茄、柳丁、橘子、香蕉、蘋果、小黃瓜還有一大堆生菜堆滿了巨大的垃圾桶,也許因為全部都是水果,這些垃圾並沒有散發出台灣一般垃圾車常見的那種令人作嘔的腐爛味,反而比較像酵素的味道,但即便沒想像中那麼噁心,也絕對稱不上好聞。

相較於第一個垃圾桶的酵素味,第二個垃圾桶更是驚人⋯⋯這一個完全沒有味道。第二個垃圾桶裡頭裝的不是食物,全部都是有包裝的食品,除了一大堆拆開來的碎包裝紙、塑膠膜外,還有一盒一盒的餅乾、優格、牛奶、罐頭和調味料。我看得有點犯傻了,就這樣呆愣愣地站在垃圾桶前整個當機。

「我說過了阿,垃圾桶裏頭甚麼東西都有。」Lea 邊說邊伸手在垃圾桶裡頭翻找,頭燈的好處就是可以在照明的同時還能夠自在的使用雙手。「喔不,這些食物放的有點太久了,如果是當天來的話就大豐收了。」

圖/空屋筆記臉書粉絲專頁

你真的知道保存期限背後代表甚麼嗎?

有多少人知道,在台灣,當牛奶的保存期限剩五天時,就必須下架,餅乾、泡麵這類的乾貨則是在剩不到三、四個月時,也必須下架。

我隨手撿起一個紙盒裝的牛奶,根本還沒過保存期限,其他優格或是餅乾都是,幾乎沒有一樣食品是真的因為「過期」才被丟掉。意思是說,這盒牛奶,是在完全可以喝的情況下被從冷藏櫃拿出來,然後丟到垃圾桶裡,過了好幾個小時以後才臭酸的。

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育著,去超市買牛奶一定要看日期。除非有特價,不然一定要買保存期限最長的,這後面代表的是什麼?只要有一瓶牛奶在超市補新貨的時候還沒被買走,它就完了,絕對不會有人要買它。這瓶牛奶就會從跟下一批牛奶差兩三天到,最後差兩個禮拜過期被丟掉⋯⋯商家一定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所以只要相差到一兩次就會直接拿去丟掉了,有可能只有一瓶嗎?

我開始懷疑,保存期限到底是甚麼東西?一項產品不會因為保存期限一到就爆炸、或是在一晚之間變成有毒的,那個數字只是廠商跟消費者間的風險評估遊戲,要讓產品容易被賣出去,保存期限越久越好。但是如果產品在保存期限前壞掉被消費者吃到的話,他們的聲譽就完了,用高中生的信賴區間分布來猜的話,他們應該只能允許不到百分之五的比例會在保存期限到時壞掉。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推估,約九成的食物都是即便過了保存期限都還是可以吃的。然而,多數現代人早已經不相信我們有判斷食物可不可以吃的能力了。

「聞一聞、吃一吃就知道有沒有壞了,為什麼人們寧願相信一組數字、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身體呢?」Lea 說。(編按:食物過了保存期限能否食用、掉到垃圾桶後是否適合食用,都非單靠氣味正確判斷,貿然品嚐更可能引發風險。不少食物一旦保存不當,就會容易孳生病原體,導致人體食物中毒。此處作者意在指出很多食物被丟棄時仍然完好無損或未過期,反映出食物被浪費的現象。)

最後,我跟 Lea 從那堆垃圾水果中挑了幾個比較完整的番茄、蘋果和柳丁,拿到了公共廁所去洗乾淨,最後還是判定,應該已經壞掉不能吃了,像他們這樣把全部的食物都丟在一個封閉的垃圾桶,只要一小部分壞掉就很容易造成整個垃圾桶都在無氧消化,就算隔著果皮還是很可能滲透到整個果實。而且,我們在屠宰場裡吃格外品蔬菜和賣剩的麵包就已經豐衣足食了,其實根本沒必要冒這個險去 Dumpster diving。

那是我第一次翻垃圾桶的經驗,但從此以後,我就像中毒了一樣,莫名其妙養成了一種散步時總會不小心繞到超市後面翻垃圾桶的習慣,甚至當我在歐洲其他國家旅行時,世界各國的垃圾桶,也隨之成了我旅途中最重要的觀光景點。

前陣子,法國通過了新法案,規定大賣場下架的食物不准當成垃圾丟掉,必須要捐給食物銀行或是非營利組織。

許多台灣人們在拍手叫好的同時,一邊也抱怨著為什麼台灣沒有這樣子的政策。

然而,這樣子的政策絕對不是一夕之間蹦出來的,政府之所以願意去處理剩食問題,是因為政府意識到了民眾在意這件事情,而民眾之所以會在意這件事,正是因為法國當地無數位 Dumpster diver 不斷地犯法、不斷地衝到垃圾桶裡面拍照,將一批一批的可以食用的垃圾拿出來展覽,公諸於世,不斷告訴民眾食物浪費的問題,才漸漸改變民眾的思維的。

我想說的是,這些人們將垃圾桶的食物拍照、上傳到網路上,並不是要公審超市或是大賣場。重點並不是誰該負責任,而是希望讓多一點人意識到這個問題,當人們真的在乎,企業也意識到人民在乎這件事的時候,我們大家才可以一起想辦法解決。

有機會的話,我希望你走到超市背後,找到垃圾桶,然後看一下裏頭的樣子,你不需要拿任何東西回家,你也不需要跳進去裏頭。就為了你自己看一眼就好。垃圾桶也許會被鎖起來,或者是空的,所以多試幾個地方。

我相信,對許多人來說,只要看過一次裝了滿滿食物的垃圾桶,你的人生就會永遠改變了。

圖/空屋筆記臉書粉絲專頁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空屋筆記,經作者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共後刊登,原標題為:〈Dumpster Diving:你敢吃垃圾嗎?〉。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空屋筆記部落格臉書粉絲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