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客來上課】「目標,最後一名」:走過生命低谷,一個感動人心的「平凡奇蹟」

【沙發客來上課】「目標,最後一名」:走過生命低谷,一個感動人心的「平凡奇蹟」

「人們會真的改變,通常只有兩種原因:不是他們的眼界被打開了;就是他們的心碎了⋯⋯」

這一次的「沙發客來上課」,邀請到一對來自菲律賓的情侶: Izu 的工作是網路行銷, Favo 則開了一間洗衣店。他們兩個人的共同興趣,則是爬山和跑馬拉松。

聽說他們這一次來台灣,除了去各地爬山之外,當中還有一個主要行程,是想登上合歡山頂,看菲律賓完全看不到的雪。

「但台灣真的好冷喔。」接待他們的第一天晚上, Izu 對我說。
「依台灣的標準來說,今天也的確算是蠻涼的,但誰叫你要穿這個樣子?」我看著在氣溫 15 度的夜晚,還穿著短袖短褲的他說。

「喔,因為我想要隨時磨練自己的意志嘛!」 Izu 有點尷尬地笑著說。

這對菲律賓情侶,平常每天早上 5 點起床,然後就一起去外面跑步。一有機會,則會報名各地的野地競走或是馬拉松比賽,挑戰自己。

「台灣真的是一個超棒的國家!從地圖上就看得出來,有好多綠色的國家公園!在你們國家出了大城市,隨便到哪裡,也都可以看得到美麗的天然景色。」 Favo 說。

從外觀看起來,他們是一對非常健康、有活力而快樂的情侶。然而,事情原來並不是這樣子的⋯⋯。

曾經陷入身心健康的低谷,甚至對生命絕望

「人們會真的改變,通常只有兩種原因:不是他們的眼界被打開了;就是他們的心碎了⋯⋯」(People change for two main reasons, either when their minds  opened, or when their hearts broken.)

我就是在這個時候,聽到了文章開頭所引的這段話。

「而這兩者,我都遇到了……」 Izu 說。

「約 10 年前,我的消化系統出了問題,很多很多的問題。」他指了指他的腹部:「醫生說我的胃發炎、十二指腸發炎、胃食道逆流,還有嚴重的胃潰瘍導致出血⋯⋯」(以上除了胃發炎以外,其他英文病理名詞,都是我事後去 google 才搞懂的。)

「我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整天都承受著劇痛,連走路都沒辦法。我嘗試過各式各樣的醫療方式,從現代醫學到自然療法,花了好多好多的錢。到後來甚至每天得吃 30 幾顆的藥丸⋯⋯」

「幾年下來,卻不見任何效果。我失去了一大堆的體重,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念頭。」

我看著 Izu 現在的樣子,實在很難想像,他曾經病得這麼嚴重。

「非關奇蹟,而是信念」

「後來,我透過網路認識了一位『傳教士』——他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傳教士,身上有刺青、有穿環,甚至從來不去教堂,反而是穿著 T-shirt ,在購物中心裡面幫人們治療。」

「你知道嗎?我自己就是在教會裡面長大的,而我父親本身,就是當地非常有名的牧師。但自從我生病了以後,卻漸漸不想出現在父親教會的活動裡,因為那邊的教友們,總說我之所以生病是因為我有罪,或是我身上有著邪惡的東西……

誰會知道到頭來,改變我一生的,竟然也是個傳教士。為了去找他,我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完全不敢讓家人或是教會裡面的人知道,我竟然去找一個身上有刺青的傳教士治療,他們一定會認為那個傳教士是邪教⋯⋯」

「我真的在購物中心裡面跟他見面,他也答應幫我治療。」

「然後你就痊癒了?」我問。當下還以為, Izu 接著要開始跟我講一個「見證神蹟」的故事。

「沒有啦!他只是跟我聊聊天,摸著我疼痛的地方,為我祝福了一段時間,然後他問我:『如果你現在身體健康,你想吃什麼?」我跟他說:『我想吃披薩!』他竟然對我說:『那你今天晚上就去吃披薩吧!』

生病之後,從來沒有任何人這麼對我說過。但他其實是叫我不要把自己活得像個病人,要活得像個健康的人。」

「就這樣?」我問。

 Izu 點了點頭:「就這樣。但也不只是這樣。我想把後面發生的故事,留到明天和小朋友們一起分享。」

「不過我想先跟你分享,很多人誤解了希望(Hope)跟信念(Faith)——這兩者的差別其實很大。『希望』讓你等待著改變發生,而『信念』則會讓你直接用行動來造成改變;『希望』是藍圖,而『信念』才是建造者:『信念』並不滿足於『很想很想要』而已,它會讓你整天忙著建築你的夢想。」

「許多我們期待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在我們生命中。其實那是因為我們習慣坐在原地『希望』,卻沒有帶著『信念』向前走。」(Some of the things we’re believing for will never happen in our lives because we stand in hope instead of walking in faith.)

Izu 和 Favo 在彰化的埤頭國中。圖/楊宗翰 提供

「所謂的『奇蹟』,其實是非常平凡的」

隔天,我帶了 Izu 和 Favo 來到了彰化的埤頭國中。學生們很用心地在白板上畫下了菲律賓的國旗、水果,還有 Favo 和 Izu 在跑步的圖畫。

他們開心地先介紹了菲律賓這個由 7,000 多座島嶼組成的國家,然後開始分享自己的故事。

Izu 簡單向學生們分享他之前的病痛,略過了前一晚他對我說的,「遇到傳教士」的段落,將重點放在他後來是如何走出病痛的:

「所謂的『奇蹟』,其實是非常平凡的。因為真正的奇蹟,並不是一瞬間解決了所有的問題,而是透過一個小小的改變,帶動接下來無數個小小的改變。

後來,我真的開始把自己當成一個健康的人,並開始去做一些我以為自己永遠都無法再做的事情——我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幾點睡覺就幾點睡覺,但我卻也因此變得更在乎自己的飲食跟生活作息,我想要像健康時那樣子到處去爬山、跑步、游泳,我開始逼著自己多走路。

一開始,我大概只能夠行走 30 公尺,就痛到無法再移動了,但就在那個時候,Favo 卻對我說:『我們一起去參加競走比賽吧!』⋯⋯她幫我報名了一個 3 公里的比賽。」

「第一場 3 公里的比賽,我當然沒有走完⋯⋯我剛走過 100 公尺的旗子後,就痛到動不了了, Favo 對我說:『沒關係,我們下次再來!』這時我才突然發現,我從只能走 30 公尺,竟然變成已經走了 100 公尺!」

「我成功得到了最後一名!」

「那一次參加競走的經驗,給了我很大很大的信心和鼓舞,我就這樣繼續調整、繼續練習。

幾個月後,我們又跑了一次 3 公里的比賽——那次,我把 3 公里的路程,扎扎實實地走完了,我成功得到了最後一名!」

「然後,我們又一起報名了 5 公里、 10 公里的比賽,接著是半馬(半程馬拉松)。我每一次的目標,都是『最後一名』——能夠在賽事允許的最晚時間之內,成功完賽就好。

結果,雖然我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靠走的把賽程走完,也每次都真的是最後一名,但我的心卻很興奮地告訴自己:你做到了!

 Izu 和 Favo ,在去年不但完成了全馬的賽程,還完成了一次「山徑馬拉松」: 全長 42 公里的路線,全部都是在山上森林或瀑布邊的小徑。來到台灣後,因為很喜歡這裡,他們正規劃著,下次一定要來報名參加在台灣舉辦的馬拉松賽事。

「現在,我還是把目標放在最後一名」 Izu 笑著說。對他來講,重點完全不是與他人競爭,而是磨練、證明自己的意志力——只要能夠不棄賽,完成每一場賽跑,即便只是最後一名,都能夠帶給他無比的鼓勵,證明自己真的可以活得像個健健康康的人。

聽到這裏,其實我已經感動跟佩服到不行了。對我來說,能夠完成全程馬拉松賽事的人,早已具備了過人的意志力——何況還是在身體有著病痛的狀況下?

籃球是 Izu 最喜歡的運動。圖/楊宗翰 提供

學生們與外國沙發客的真誠互動

這是埤頭國中第一次進行「沙發客來上課」活動,我很高興能夠在這寒輔期間,找上這對菲律賓旅人來拜訪;也很高興這裏的學生們,一點都沒有對來自東南亞國家的旅人,抱持著負面的刻板印象,而是很友善、很真誠地想跟他們做朋友。(不過很多學生似乎也把我當成菲律賓人,努力地想跟我說英文⋯⋯,我是台灣人啦!XD)

當天除了分享的課程以外,我們也讓 Izu 和 Favo 一起參與了實驗課,讓他們和學生們一起在實驗室裡做椪糖和果凍。後來好幾個學生在下課前,跑來問 Izu 和 Favo 要不要跟他們一起去打籃球—— Izu 超開心的,因為籃球是他最喜歡的運動,也是菲律賓最流行的運動; Favo 則害羞地說她不是很會打,結果學生聽完後反而更熱絡地想要邀請 Favo 一起去打球。

經過這次良好的經驗,讓旅人們跟學生一起上實驗課或體育課,絕對會列為我們之後強力推薦給各個學校的行程——學生們在跟外國人一起參與活動時的互動,甚至更好過只是坐在課堂中分享呢!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楊宗翰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