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客來上課】儘管意外不斷,旅行不曾停歇:他從歐洲搭便車到亞洲,從一個人走成一家人

【沙發客來上課】儘管意外不斷,旅行不曾停歇:他從歐洲搭便車到亞洲,從一個人走成一家人

「我很樂意去拜訪學校,之前我在中亞旅行的時候,也有被老師邀請去分享過幾次,我很喜歡當時跟學生互動的感覺。」馬克星聽完我們沙發客來上課的計畫,很興奮的跟我說。

「在阿富汗,有一個在大學教書的老師想邀請我去他班上跟學生聊天,那位老師沒有辦法接待我,原本想讓我去住飯店,但我跟他說沒關係,我會自己想辦法,我就跑到大學裡面去搭帳棚。」

「哈哈,你竟然在阿富汗的大學裡面搭帳棚!?」我說。

「其實沒有,警衛發現了我,跟我雞同鴨講了一下後,他決定帶我到警衛室,叫我去睡他的床。結果我才剛走進去,他又把我趕了出來,叫我在外面先等一下,然後呢,他從枕頭下拔出一支 AK47,確定沒有問題以後才讓我進去睡。」

好喔,感謝馬克星,他現在帶給我一個新的刻板印象了:阿富汗大學的警衛,都在枕頭下面放 AK47......。

走出法國,才知道世界充滿了好人

來自法國的馬克星當時正在台灣騎腳踏車環島,當他來到台中的時候,我們送了馬克星去拜訪員林家商。他走進班上,開始跟學生們分享他的故事:

4 年前的某一天,馬克星突然決定背起背包,走出家門,一路走到大馬路旁,然後就開始搭便車旅行。他用兩個多月的時間,環了歐洲一圈。

在還沒開始旅行前,他一直以為:這個世界很危險,到處充滿了壞人,偶爾遇到好人也只是你幸運而已。但當他真的出去旅行後,才發現:其實,這個世界上反而應該到處都充滿了好人,當然難免還是有少數比較不好的人,只是那些少數不太好的人,幾乎都會出現在電視上,讓我們誤以為整個世界都是這樣。

結果,環遊歐洲回到法國後才過沒幾天,馬克星又背起了背包,再度出發去旅行。
這一次,他從法國一路搭便車到香港......。

「從歐洲到香港的一路上,我幾乎都只搭便車,唯一一次例外,是在阿富汗的時候,我坐了飛機去他們的首都,當地的人說甚麼也不願意讓我坐車過去。那邊到處都是高山,而唯一的一條路又非常的狹小,重點是,走那條路太容易被綁票了。」

「你是說塔利班嗎?」我問。

「其實不是,是當地山區的居民,他們會在路邊自己設檢查哨,然後攔車子下來,遇到看起來比較有錢的人就會綁起來,然後賣給塔利班。那邊的人真的太窮了,而且政府也對此完全沒轍,因為山路真的太長了......。」

馬克星走過了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吉爾吉斯這些歐洲人非常陌生的國家,然而,那些國家的政府雖然可能相對封閉,但是當地人卻極度友善。

「尤其是伊朗,在法國我們對伊朗的印象非常不好,覺得這個國家很危險很恐怖,但我在伊朗待了整整 3 個月,我覺得伊朗人是我所遇過最友善的人,阿富汗人也很友善,只是是有些地區還是很危險,我不會推薦大家在近期過去,相反的伊朗真的很安全,我很推薦大家過去。」


圖/楊宗翰 提供

「所以你在旅行的時候,住宿都怎麼處理?」我問。

「有時候搭便車的車主會撿我回家,有的時候我會在路上到處跟別人聊天,講我在歐亞旅行的故事,然後可能會有人撿我回家,或者是我也會到處問人們說我在旅行,想找個地方搭帳棚過夜,問他們有沒有推薦的,然後呢......總會問到一個會說:那就乾脆來住我家吧!」

無網路版的沙發衝浪,感覺好強大啊。

在香港邂逅真愛:攜手展開雙人旅行

「我花了 7 個月的時間,從法國一路搭便車到香港,然後,我在小小的香港待了整整 3 個月,因為我遇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馬克星簡單的說完他的壯遊,接著走出教室,邀請另外一位沙發客進場:來自香港的曉瑩。

「馬克星在香港待了 3 個月等我畢業,然後我們開始一起旅行。開始旅行的第一天,我們從香港走了 10 個小時到了深圳,然後開始搭便車旅行。我們走過了雲南、緬甸、寮國,最後到了新加坡、馬來西亞。

有時候搭帳棚、有的時候就睡寺廟裏面。除此之外,我們也會打工換宿,比如說,馬克星很喜歡吃榴槤,我們就找了一間榴槤果園去打工換宿,每天就有吃不完的榴槤。」


圖/楊宗翰 提供

3 年前,還是大學生的曉瑩就曾經來過台灣,在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還沒正式開始前,就拜訪過大埤國中的學生。

當時她是學生們所見過的第一個香港人,她教學生講廣東話的繞口令,然後被學生們拉著手帶去各個班上上課,跟學生一起看電影,或是被抓去跑大隊接力。

3 年後,曉瑩已經成為了一位充滿故事的旅人,重新來到台灣的學校,用中文跟學生分享她的故事。

「然後,我們在馬來西亞遇到了一個開船旅行的法國家庭,他們邀請我們上船,我們幫忙他們顧船,讓他們有時間可以休息,而他們則答應免費載我們到南非。」......這應該可以算是一種「搭便船」的方式吧。

迎接「年紀最小的沙發客」:出生一個月後開始旅行

「可是,我們並沒有一起到南非去,因為才開沒幾天,我就暈船了,而且吐得很厲害,我們最後被放在印尼,然後就發現......我懷孕了。」說完,這次換曉瑩走出教室,帶著第 3 位沙發客進場,伴隨著全場「暴動」,第 3 位沙發客是一位不到 2 歲大的小男嬰。

因為懷孕的關係,馬克星帶著曉瑩回到了法國老家,生下了達利恩(Darian)。

然而,對馬克星和曉瑩來說,孩子的出生並不代表從此必須安定下來,也不代表著從此失去自由。

「我們希望小孩從小的時候就習慣跟不同語言的人相處,也從小就培養適應不同環境的能力,所以,旅行是最直接的教育。」

在達利恩剛滿一個月大的時候,他們就飛到了墨西哥,展開新的人生。

當然,旅行的方式也因為達利恩而稍微有點改變,比如說大幅降低搭便車或是睡野外的次數。他們開始在線上教英文、法文來賺取收入,同時也用語言交換的方式在墨西哥換到各式各樣的二手生活用品。

「帶小孩旅行其實沒有想像中困難,南美洲的人們都非常喜歡小孩,他們看到達利恩都很樂意幫我們,我們帶著小孩旅行好像帶著一張貴賓券一樣。」

在南美洲待了一年,現在達利恩也留著拉丁美洲的血液了,只要一聽到音樂,他就會將雙手舉起來隨著音樂搖擺跳舞。

結束了在南美的生活,他們回到香港待了一個月,然後來到台灣。


圖/楊宗翰 提供

來到台灣,繼續「胡鬧」

「之前在南美洲,馬克星可以跟當地人溝通,但我都聽不懂西班牙文,所以我就說,這一次,我們要找一個我可以跟當地人溝通的地方,而且馬克星也想要學中文,所以我們就來台灣。」曉瑩說。

平常她對達利恩說廣東話,馬克星則對達利恩說法文。不過,他們的環島方式還是一樣胡鬧。

馬克星想要嘗試騎腳踏車環島,所以他在花蓮買了一台二手腳踏車,開始往南騎,而不會騎腳踏車的曉瑩則背著達利恩,用搭便車或是坐火車的方式環島,然後每天晚上跟馬克星約在沙發主家會合。

「謝謝你讓我們有這樣子的機會跟學生分享,我其實從來沒有想過我們的故事可能會對學生有所啟發,但當我回過頭來問我自己時,我發現我內心裡頭是有多麼希望我學生時期,台上老師在教我們怎麼算橢圓形面積時,如果能有個旅人來教我怎麼搭便車旅行那該有多好。」馬克星在事後回饋中寫到。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楊宗翰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