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到各國學校,用當地語言介紹台灣(下)──什麼是外國師生眼中的「台灣之最」?

我來到各國學校,用當地語言介紹台灣(下)──什麼是外國師生眼中的「台灣之最」?

以前,當我們帶著世界各國的旅人來跟台灣學生分享時,聽著他們介紹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故事,一邊聽得入迷的同時,一邊也會思考著:如果今天是我在國外的學校,我該怎麼跟那邊的學生介紹台灣?

這次出來旅行,我有了一些機會,得以拜訪比利時、捷克、克羅埃西亞、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及土耳其的學校。

旅行途中,一直不斷地再思考,到底要跟學生們介紹什麼?繁體中文?台灣的美食?民間信仰?強大的科技業還是兩岸關係?

外國孩子眼中的「無差別」亞洲人

在我所拜訪的學校,常常有學生指著我喊中國人⋯⋯通常我就是笑一笑,然後跟他們說:「我說中文,但我不是來自中國,我來自台灣」(I speak Chinese, but I am not from China, I am from Taiwan.)。

不過,被學生們當成中國人,其實並不會讓我感到不悅。我知道,那些學生並不是因為政治因素,認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才把我當成中國人。而是因為他們對台灣、日本、韓國、中國甚至泰國這些「東方國家」,幾乎都沒甚麼概念,好像都差不多。

有一次,我跟著我的保加利亞沙發主才剛走進超市,店門口的小妹妹驚呼的向裡面大叫:"Mama Kitai!"(媽媽,中國人!)

「對不起,我相信她們不是有意的,希望這不會冒犯到台灣。」我的沙發主一臉尷尬的向我道歉。

我當時心裡面想的,其實不是他們把所有亞洲人都當成中國人,而是⋯⋯我覺得他們那邊竟然稱中國為「臍帶」(Kitai)還蠻可愛的;同時,阿爾巴尼亞稱之為「奇那」(Kina),而土耳其人則稱之為「秦」(Chin)。

就像台灣人也常常會把瑞士當成瑞典,常指著奧地利人說是德國人,或者看到金髮碧眼的白人就說是美國人⋯⋯許多歐洲人,也常常會把亞洲各國搞混,鬧出了不少的笑話。比如說,有學生看到我就雙手合十,像泰國人那樣行禮,嘴裡講的是日文的「摳你機挖」,但他們其實是把我當成中國人。

師生眼中的「台灣之最」

「如果學生連泰國和日本在哪裡都不知道的話,我講太深的東西也沒意義不是嗎?」有了這些經驗後,我心想。

因此,到後期分享經驗比較多了以後,我漸漸收起了我覺得重要有意義的內容,單純的聚焦在最簡單、最基本的部分。

「首先,我來自台灣,不是泰國,台灣是一座小島,台灣像根香蕉,泰國長得像大象⋯⋯」我在世界地圖上點出台灣跟泰國的位置,接著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用中文寫下我的名字,背後傳來眾學生們的驚呼聲,這應該算是我跟外國學生們分享的標準開場吧。

我跟學生們說,台灣人說中文,但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除了中文以外,台灣也有台語和其他原住民語言,只是現在很多台灣人不太會說台語。

「如果台灣人不說台語,那誰要說台語呢?」台灣人不說台語似乎是令學生們有點難以想像的事情。

對於台灣,我真的就只介紹基本的地理位置、擁擠的人口、高山和海洋,以及簡單的民間信仰。後來,我發現當地學生和老師們覺得最酷的,是台灣學生在大考前會拿准考證去拜拜,而且還要特定的廟才可以。

接著,我會拿出包包裡的環保筷,示範我們怎麼用筷子吃飯,然後傳下去給學生玩。

「你們怎麼用筷子喝湯?」
「我們還是有一種叫做湯匙的餐具。」

分享的後半段,我會特別介紹台灣的學校和學生,像是升旗典禮、早自習、吃營養午餐、打掃時間、午休和站導護⋯⋯而這似乎也是當地老師和學生最有興趣的部分。

學生們普遍最驚訝的,是趴在椅子上午睡,老師們則個個看到台灣學生會自己打掃校園和做垃圾分類都無比感動(目前看到所有的學校都是有專門的職員在負責打掃)。

短短一堂課,只為留下「一個印象」

最後,我邀請學生來到台前,請他們告訴我他們的名字,然後我會將他們的名字寫成中文送給他們,有時候是寫在黑板,有時就寫在他們手上,時間比較多的時候,我也會拿毛筆出來寫給他們看。

在台灣,我可能會因為覺得自己書法沒那麼厲害而打死不願意寫,但在國外,不管我再怎麼胡亂地寫,學生們都會充滿佩服的說這真是藝術。

之前常常有外國旅人在拜訪完台灣學校後跟我說,那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覺得自己像是個大明星,其實我也有這樣的感覺啊,畢竟,對於那些我所拜訪的學生們來說,我通常會是他們這輩子所見過最帥的台灣人⋯⋯同時也是唯一一個。

短短一堂課的時間,能講的東西真的不多,那其實也不是重點,我也不指望學生們在結束後還能記得多少,只希望能在他們腦海裡留下一個印象:當他們之後聽到台灣這個名詞時,他們會想到他們曾經在學校見過一個台灣人,那傢伙寫名字好像在畫畫,然後他很努力地在學我們的語言,想跟我們做朋友。

在拜訪這些學校的時候,許多老師都對我說他們的學生沒什麼機會接觸外面的世界,他們也希望有多一點的機會,能讓外國旅人來跟他們的學生分享課本之外的世界,激發他們的好奇心。我這才發現⋯⋯其實大家都差不多啊!

常常聽到人們感嘆著台灣學生缺乏國際觀、視野很狹隘,我個人覺得,這是稍微有點不公平的講法,因為根據我這次旅行的經驗來看,台灣學生的國際視野當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這完全不代表國外學生就有好到哪裡去啊。

學著理解文化異同,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每次最後問題討論,我們問學生還有沒有問題時,學生們最想問的問題,其實是⋯⋯「你喜歡吃克羅埃西亞的食物嗎?」、「你覺得阿爾巴尼亞哪裡最美麗?」、「你喜歡保加利亞的女生嗎?」、「你喜歡土耳其/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克羅埃西亞嗎?」⋯⋯。

就像是台灣學生超愛問外國人喜不喜歡吃臭豆腐、或是覺得台灣哪裡最漂亮一樣。大家其實都很期待能夠透過一個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來了解或是肯定自己的家鄉。

我真的非常熱愛讓旅人去拜訪學校的活動,無論是讓外國人來台灣學校,或是讓我自己去外國學校,我相信雙方都能從在這樣的邂逅中學到許多,學著去理解他人文化的異同,或是破除刻板印象,然後漸漸找到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

因此,就算這個活動並不會為我帶來任何收入,我仍然很開心地邀請各國旅人們造訪台灣學校,仍然很期待著能到各國學校去拜訪學生,對我來說,這是我心目中旅行的方式。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楊宗翰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