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美國大學畢業證書,值多少?──上大學,不該淪為「買保險」

一張美國大學畢業證書,值多少?──上大學,不該淪為「買保險」

「一張大學畢業證書,值多少?」來到美國唸書的第三年,這個問題開始困擾我,猶豫著究竟該安分一點留在大學裡把 4 年學業完成,還是聽從心裡最「理性卻叛逆」的聲音──離開大學?

4 年前,我放手一搏為了考上美國知名大學而努力,但當時只上了一間被我列為「安全牌」的學校。又再經過兩年的努力,我才順利的轉學到南加大就讀。大二那時收到錄取信的當下,真的有抵達夢想彼岸的感覺,那厚實又華麗的錄取信包裹,代表著對我過去三年堅持的肯定。

但當我來到我夢寐以求的校園學習時,卻又茫然了。

如果你看過我之前寫關於美國教育的文章,那你會知道美國大學生活帶給我的成長與啟發。我非常認同考取大學的過程、以及頭幾年大學生活的價值。但兩年多後的現在,我思考的是:它的報酬是不是遞減(Diminishing returns)到了一個不值得繼續投資的階段?而「畢不畢業」真的很重要嗎?

準備大三上的期末考時,我仔細回想過去四個月我到底學了什麼,我發現不管是我修的「微積分」、「線性代數」,還是「總體經濟學」,我最主要的學習管道不是教授,而是從教科書上或是在線上教學平台──「可汗學院」上自學。

現在愈來愈多的線上教學平台,它們不僅費用低、品質好,也因為能恣意倒轉或暫停教學影片,讓再艱澀的數學理論也能變得容易吸收。唯一讓我覺得線上教學平台無法取代的,是以師生互動為主的教學內容,例如我這學期修的哲學課。而這樣的情況,讓我不禁反思傳統教學方式是不是真的太過時了,身為一個數位原生世代,究竟有什麼東西是我們想學而學不到的呢?

休學,可能是最「理性」也最「叛逆」的決定

為什麼說休學是最「理性」也最叛逆的決定呢?在可預想的未來內,我並不認為一張大學文憑能提供我們任何保證。安安穩穩地唸完 4 年大學,非但不一定找得到工作,還可能要背上一身沉重的學貸與社會期待。

在過去的經驗裡,我們誤以為只要有個大學文憑就等於就業的保障,可是當我們仔細去評估,唸大學似乎更像是基於整個社會的期待而買的「保險」,但實際上是個低報酬且不理性的投資。在這個指數型發展的時代裡,早已不再有任何標籤,能保庇我們一生順遂、高枕無憂。

我回想起我高中畢業後的那年 gap year,我沒去上學也沒去工作,前半年全心投入氣候變遷這個議題,跟著「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與台灣及世界各地的青年一起學習、一起發揮影響力。後半年,去了北歐兩個國家當國際志工,與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志工們一起工作、一起旅行。與真實世界打交道的那年 gap year,是我成長最多、反省最多的日子,而那樣的體驗更接近我對教育本質的想像。

20 多歲的這幾年,是人生最有彈性、最沒負擔的黃金歲月,我想,如果現在不去實踐我們的熱情,那還有什麼時候更適合呢?

即使最後在別人眼中失敗了,對自己來說卻永遠是成功的,因為就人生滿足度來說,我不會抱著遺憾、時時惦記著未能完成的理想,就人生資產來說,我可能用 5 年的時間獲得別人花 15 年才領會的課題。

我跟朋友談起這個問題時,她說不管我最後有沒有休學,至少都擁有「游刃有餘的氣勢」。那是沒被制度侷限的自由、主導自己人生的勇氣。我寫下這篇文章,並非鼓勵所有人都應該休學去「逐夢」,而是想記錄這段徬徨迷惘的二十出頭,並透過分享自己的反思與經驗,跟大家一起靜下心仔細思考:我們在大學 4 年中究竟學習到甚麼,是否符合自己對未來就業的想像和期待,並且對自己所做的決定負起責任。

我們從不該為了「順應社會期待」而活,但反過來說,你我也都必須誠實的面對自己的人生,勇敢做下看似「叛逆」卻最「理性」的決定。

《關聯閱讀》
別被「延畢」給束縛──從求學時期開始,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步調
學歷、出身不代表什麼?我希望可以,但現實卻不是這樣

《作品推薦》
量身訂作的「我是候選人」實境秀──當民主政治成了一場行銷活動
大學選課就像在超市買菜?──在談「亞洲矽谷」之前,不妨先看看美國大學如何培養人才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Ben Chun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