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身訂作的「我是候選人」實境秀──當民主政治成了一場行銷活動

量身訂作的「我是候選人」實境秀──當民主政治成了一場行銷活動

美國大選開票的那個晚上,我正在 Santa Monica 上資料科學的課程。三小時的課堂裡,我的心情跟希拉蕊的勝選機率同步,從一開始的興奮到最後的吃驚、混亂與挫敗。

晚上 11 點回到宿舍,帶著無法平復的心情刷著臉書上朋友們滿滿的崩潰貼文、各家新聞媒體的評論、Snapchat 上直播各地的反川普抗議遊行。我一個人盯著發光的電腦螢幕,試著理解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直到川普發表了他的勝選感言,一反整個競選過程中的態度,冷靜、有禮、謙虛,讓我看傻了眼,在心裡吶喊:「這老兄是誰!!!」接者一個想法從腦海浮出,「會不會......我們都是看戲的傻子?」

70 歲的推特「網紅」

回想 2008 年,歐巴馬在社群媒體上一枝獨秀、引領風騷,贏得民眾的愛戴並一路過關斬將奪下總統大位。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則不僅以一個 70 歲「爺爺的年紀」,把推特用得如此「淋漓盡致」,還靠著數據分析、「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贏得最後的勝利。

選前同個時空裡,希拉蕊的團隊志工們照著一份選民清單,逐一打電話、敲門催票,而川普數據團隊早已清楚他的支持者類型,並依照他們的喜好制定各式廣告內容,在特定的「非主流」媒體上投放。這就是為什麼,當幾乎所有主流媒體民調都顯示希拉蕊有較高的獲選機率時,川普卻能信誓旦旦的誇耀他擁有「龐大的支持」,甚至表示「他會接受選舉結果──如果他贏了」這類在反對者耳裡聽來狂妄的言論。事後才發現,這不全然是他的一廂情願,而是基於可靠的數據支持。

有別於其他民調公司的抽樣,川普的數據團隊的樣本相對「更老、更白、更鄉村」。首先,他們注意到川普的潛在支持者跟以往受重視的選民族群很不一樣,接著開始蒐集、調查這些潛在支持者的背景與需求。

經濟學分析看不到的小鎮情緒

資料顯示,他們多數居住於鄉村、擁抱民粹精神、重視三大議題:「法律與秩序、移民、薪資」、期待重返美國的繁榮年代、多為勞工及中產階級。他們是過去 15 年來長期被忽視的鐵鏽區選民,受夠了柯林頓代表的舊政治,也厭惡對國家過度樂觀的想像,而位在中西部工業區,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就佔了川普支持者的 75%。他們多半反對全球化與自由貿易。

在選前,我是如此天真的運用經濟學課堂學到的知識,認為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對國家的經濟發展有利無害,後來才瞭解到,原來美國那 2% 的 GDP 成長,是靠犧牲農村、工業小鎮的工作機會換來大都市的繁榮。受惠的,多半集中於東西兩岸的政客與菁英階級,並不是所有人。解決問題的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是「找到問題」,而川普與他的團隊透過數據分析掌握到這個關鍵。

量身訂作的實境秀劇本──「我是候選人」

有了目標群眾後,他們設計出川普明確的定位、以及競選策略,不論是政策、言辭、演說方式、表情、還是競選集會的地點,都是能讓他贏得更多選票的環節。

劇本寫好後,川普靠著過去在「誰是接班人」實境秀的表演經驗,「照本演出」。因此不難理解他主打的「孤立主義」、「排外主義」及「白人優越感」,很有可能都只是他凝聚選民的工具。

根據川普的貼身記者指出,川普私下是客氣、禮貌的,但只要一裝上麥克風,就好像是「上了戲的瘋子」。

我們看看當選後的他,先表示不會全面廢除他選前稱之為「一場災難」的 Obamacare、不會真的在墨西哥邊境蓋一面牆,接著,他又說自己現在對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有「開放的心態」、並改口稱贊希拉蕊對國家的貢獻、並且不會花心思把她關起來......

種種的「川劇變臉」或是「髮夾彎」政策,才讓看戲的我驚覺自己的天真,還有對川普與他的支持者們的不了解。

新科技、新媒體潮流下的民主政治價值

川普團隊的分析,和他本人「卓越的演技」,讓他爆冷勝選,但如今這一切回頭看起來,到底是川普當選後「背叛」了草根支持者;還是他「其實沒這麼壞」,似乎也不再重要──他勝選了,就是這麼簡單。

而從川普的案例來看,不禁讓我思考:如今數據分析在政治上的應用,也許讓政治人物們能更了解市井小民內心真正的需求與心聲,卻也不免淪為誘導、操縱民眾的催票武器;而新媒體(社群媒體)的出現與快速發展,雖然賦予民眾更大的權力與更多的發聲機會,是否也間接助長了民粹主義的興起?

我們常半開玩笑地說,民主選舉是個「智力測驗」。但當政治──「管理眾人之事」,轉變成譁眾取寵的「行銷活動」時,如今恐怕只是看誰入戲得更深而已。

這次美國大選後,我深深認為,值得我們努力實踐的民主政治價值,是要用選票表達完意見後,靠持續不斷的理性溝通與換位思考,才有可能真正解決社會間的衝突、打破各同溫層間的疆界,共同做下最好的決定。

傳播科技、媒體的革新,如何使用,關鍵最後還是在每個人、或說每個公民。我想我們仍是可以努力實踐民主精神的。但首先我們或許要認識到,社會的種種問題,不是在同溫層內取暖、隨政客起舞相互攻擊、或是蓋上一塊「政治正確的遮羞布」,禁止大家指出「國王其實沒穿衣服」,就能視而不見的。

我已開始期待到了 2020 年,不斷日新月異的科技,會在民主政治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關聯閱讀》
無聲的煙硝──解讀川希對壘的數據大戰
大學校園裡,需要心理輔導的「美國」

《作品推薦》
大學選課就像在超市買菜?──在談「亞洲矽谷」之前,不妨先看看美國大學如何培養人才
美國大學不教、學生卻都會的事:創新的秘密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van El-Amin@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