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夢想在矽谷工作,到落腳上海互聯網公司的這條路──說服自己和面試官篇

從夢想在矽谷工作,到落腳上海互聯網公司的這條路──說服自己和面試官篇

如同上篇文章所述,為了粽子、大閘蟹跟年夜飯,我想我是願意延遲「自我實現」渴望的──畢竟按照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的理論,人要「自我實現」,也要先能滿足對生理(食物)、安全(治安)、社交(歸屬感)⋯⋯等的需求。

於是,我開始研究起大陸的互聯網公司。這才發現:「它完全跟美國是兩個不同生態系的市場啊!」

下定決心「裸歸」後,我便展開按照北京時間應徵、加州時間上學的日子:清晨 4 點起床參加線上筆試、白天上課、晚上 10 點後則要面對一連串的視訊面試。

圖/Shutterstock

最常被問到的面試問題:為什麼要來中國?

「我看你的履歷非常優秀,美國留學、經歷豐富,那為什麼會選擇來大陸工作?」

這是線上面試時,大多數面試官開頭會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我總不能說:「因為我在美國恐怕進不了巨頭公司,所以想試試大陸的獨角獸公司⋯⋯」吧,於是我認真地想想,除了「推力」之外,中國大陸的職場,給了我什麼「拉力」呢?

上一篇文章中說到,大部分選擇留在美國工作的兩岸留學生,主要考量有「薪資」、「work-life balance」、「生活品質」,還有「光環」等。但其實還有一個沒提到的重要考量,是「產業發展」:

以互聯網產業來說,中國市場的特色,除了龐大的數據量外,目前相對歐美等國來說,約束企業對數據應用的法規也「較為寬鬆」──這對互聯網公司來說,是個很重要的資產,也是未來發展的關鍵因素。

再加上中國市場大、人才多,目前國家更把科技產業、尤其互聯網產業當「大戰略」來執行,因此發展起來,彷彿是以「光速」進行的。

拿自動駕駛來說,「中國計劃在 2020 年前實現智能汽車數量,至少佔到全國汽車總量的一半,並且希望實現在 90% 的城市和道路上,使用自動駕駛汽車」──這段話,引自中國發改委提出的政策草案(來源)。我想大家應該可以想見,「在中國」若此案正式通過,可能很快就會立刻被「排除萬難、齊心執行」;但「在美國」,則可能到了 2020 年,國會還在討論自動駕駛發生事故責任歸咎的法律與道德問題,而因此遲遲不能推動自動駕駛合法上路。

圖/Shutterstock

以上種種「環境因素」,讓我相信在可見的未來,至少在互聯網產業裡,中國企業有機會、也能夠急起直追美國企業的規模。

正在逐漸消失的「優勢」

除了產業發展外,還有考慮到自身的職涯規劃:如果做數據分析師或工程師,這類偏向「純技術」的職位,那不可否認的,留在美國企業,能學得更多更精。但我對自己的了解與規劃,是往市場與產品端發展,不是做純技術。

於是在觀察了兩地的文化和產品設計的迥異後,我了解到「在美國積累的產品認知與市場敏銳度,是無法挪用至亞洲市場的,甚至有可能成為絆腳石」。因此盡早回到亞洲接軌,對我個人的長期職涯規劃(回到亞洲市場,請見上篇文章)來說,也許是個更好的安排。

其實,還有個我沒跟面試官坦白的理由:因為海外學歷正漸漸貶值。

特別是歷經半年的求職過程,我的感受更是深──除了上面提到「外國經驗無法挪用到中國市場」的原因外,還有「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回到中國工作」。

今年,中國市場的「海歸」比例創了歷年紀錄,達到了 80% ,以後也只會更高──當海外學歷的供給上漲後,需求甚至降低,可能再晚個幾年,就沒有優勢了。

為什麼選擇「上海」?為什麼選擇「有大企業撐腰的新創公司」?

「為什麼選擇落腳上海?(而不是北、深、杭州或香港),為什麼選擇我們(OO企業)?」這是許多面試官的下一個問題。

其實在我最後決定落腳上海之前,對亞洲不同的大城市,是沒有太大的主觀好惡的──不管是北京、杭州、深圳、香港、甚至是新加坡,我都有投履歷──因為除了我的故鄉台中以外,對我來說哪裡都是異鄉。

但當我收到了杭州和北京的 Offer ,並趁著寒假陸續造訪了這兩個城市和兩家公司的工作地點後,我發現──我錯了,「異鄉」還是有差別的。我毅然決然重新開始投起第二波的履歷,單單瞄準上海的工作機會。

理由很簡單:天氣、文化、跟城市氛圍,都是我個人的決定因素──兩年前來上海時,就喜歡上他的新舊融合,與東西文化合併的城市面貌。

至於選擇OO公司(其實不只一家),是看上它是在風口浪尖的領域,充滿挑戰與機會,工作過程中累積到的能力與經驗,都是將來對個人發展最有利的資本。它的公司規模與背景,我認為對應屆生來說也是最理想的:有大公司撐腰的中小型新創──既穩定有組織,又能讓新人承擔很多責任,不只做一個小螺絲。

在說服別人的過程中,更明白自己真正要的

在這半年說服眾多面試官的過程中,我漸漸更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也完全地說服了自己,選擇一條更適合的路。

對比一下當時的夢想圖像我現在雖然沒有在矽谷的巨頭科技公司上班,但也到了一家佔據 App store 全球下載排行榜第一的公司──能加入這樣像是 Instagram&Snapchat 量級的團隊,是我那時留在美國搆也搆不到的機會。

雖然沒有開 Tesla model 3 上班,但能在晚上十點後放心的上街騎騎單車遊夜上海,是我在加州無法享受的幸福。

雖然沒有住在灣區的摩登公寓,但在這個城市,我住得相對有歸屬感。

來到上海工作一個多月後回過頭看,我沒有一絲後悔,甚至有些慶幸:自己忍痛主動放棄抱了三年的夢想、拋下了在美國四年的積累,收穫是──換了條路,離我真正想到達的地方,卻更近了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