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鄉:「新南向」下的「新家庭生活」與「新泰國之子」──再訪強者我同學(下)
圖片

去年造訪傑克時,得知他把兩位公子留在台灣念小學,最小的千金則與他一同在泰國生活。這次出發之前,卻發現他把準備升小學二年級和唸幼稚園中班的兩位公子,都帶到泰國就學了。

雖然說前陣子,剛好看過一片描述泰國菁英學生的電影《模犯生》,但在對東南亞的刻板印象之下,我還是很納悶為什麼傑克不把小孩留在台灣接受教育。我心中的成見是:台灣的教育制度雖然常被批評,至少比泰國好一點吧?

所以這趟出發前,也打算瞭解一下傑克為什麼會做這個決定──難道我們現在連教育,都要被泰國趕上了嗎?

泰國台商子弟的三種選擇──掛上五星旗的「中華國際學校」費用最高

小狼:「對了,我前陣子看到你把公子們也帶來泰國唸書了?現在是唸幾年級阿?」
傑克:「大的那隻在台灣本來念二年級,上學期唸完以後來泰國從小一開始唸。」

小狼:「是唸當地的小學嗎?」
傑克:「泰國台商這邊大概有三個選擇:一個是當地人念的公立小學、一個是中華國際學校(註一),最後一個就是我選擇的私立學校。」

小狼:「這三個選擇有什麼不一樣?」
傑克:「公立小學就只有用泰文上課,學費最便宜,基本上就直接不考慮了;而『中華國際學校』是全英文授課,以前學生以台灣人居多,現在都是中國大陸的學生為主,學費也是最貴的;一般的私立學校學費在兩者之間,所以權衡之下,我就送小孩去念這間。」

泰國私立小學教育:「填鴨!非常填鴨!」

小狼:「那中華國際學校和一般的私立學校又差別在哪裡?」
傑克:「在泰國念這種學校,除了學費之外,在入學的時候還要一筆『贊助金』──中華國際學校的總費用負擔太大,我又剛好因為這波熱潮賺到一筆,換了私立學校附近的房子,所以最後選擇一般私立學校。這家私立學校跟中華國際學校一樣,很多科目也是請美國老師來用英文授課,可能就差在國語的份量比較少一點。」

小狼:「換房子?這次有賺那麼多喔,哈哈哈。」
傑克:「還是有貸款啦!他們去念的這間私立學校,早上七點半就要上課了,曼谷的交通你也知道就是塞到爆,如果不是住附近的話會非常辛苦。」

小狼:「那私立學校的上課方式大概是怎樣?」
傑克:「填鴨!非常填鴨!非常非常填鴨!他們一早上課,到中午一吃飽飯也繼續上課,下午下課繼續課後輔導。此外一天到晚都在在考試:上課三天就考一天,一個禮拜再考一天,小考週考月考期中考期末考──他們期末考一共考三天,每考一天還放一天溫書假。」

小狼:「......等等,你大隻那隻不是才念小一?這種學習壓力,不就像我們當年聯考時代,到了國中才發生的事情,這邊小一就這樣操?」
傑克:「對阿,當初覺得在台灣學校好像過太快樂,小朋友都在玩,就帶過來這邊。結果發現比我們以前還要填鴨──這邊除了語文相關的課程之外,通識課程都用英文上課,課後輔導則是加強泰文。但他們這樣學起來很快啦,你看我來這邊這麼久,雖然會講泰文但都不會寫,我兒子卻已經在寫了!我還打算等他升上二年級以後,就拿他一年級的教材來學。」

小狼:「聽起來是跟台灣的小學生涯快樂多了。」
傑克:「當然啊,台灣小學一年級每天都只有半天,這邊每天都是整天,每天都要背單字,禮拜六還要上半天的英文課,想說小一就帶來他們也比較容易適應,如果是國一叛逆期才帶來應該馬上跟我翻臉了。」

小狼:「你小孩會不會因為這樣不想待在這?」
傑克:「不會阿,其實當初考慮很久,要不要帶他們過來,後來是參加台北工專(北科大前身)泰國校友會聚餐,有一個老學長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小孩最好還是帶在身邊。」
傑克:「他說女兒 12 歲就被他送去英國唸書,一年 400 多萬學雜費,一直到 22 歲才回來泰國──她只會講英文和一點點泰文,中文則是完全都不會。學長告訴我,現在他們根本沒有話聊,女兒整個思考邏輯都是歐美式的,他覺得不像他女兒。」

傑克參加的北科大(台北工專)校友會,「工專幫」在東協國家開枝散葉,深具規模與實力。圖/光小狼 提供


離鄉台商,父母難為

小狼:「聽起來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但應該還有什麼決定性的事件,讓你下定決心吧?」
傑克:「對阿,之前他們兩個都是阿公阿嬤在照顧,有什麼狀況我也不清楚──去年我好幾次臨時回台灣,就是因為小孩常常『有問題』,學校要求家長必須到學校。例如跟同學借鉛筆忘了還人家,對方家長就告老師,老師就通知阿公阿嬤去,但弄到最後說不清楚,最後都還是得要我或我太太跑回去一趟,所以乾脆決定把小孩帶在身邊,畢竟小孩的成長也只有一次......」

這時,傑克的太太說話了。

傑克嫂:「小狼我跟你說,我那個老大現在學的東西,都是以前我們泰國人小學四五年級的程度,昨天晚上我聽他們在算數學我嚇一跳,還都是用英文在數的耶!還有,我本來想說要叫他用泰文跟我講臉的部位,結果跟我用英文講!害我又嚇一跳。他們上課真的是很辛苦啦,回到家我就不想再管他們了,上課上一整天回家就好好休息。」

小狼:「嫂子,妳是泰國人,以妳的立場來說,為什麼會想要把兩個哥哥也帶來泰國?台灣的學校不好嗎?」

傑克嫂:「就是因為覺得泰國的學校教育比台灣好阿!而且只有女兒帶在身邊,兩個兒子都心理不平衡,老是說不公平只有妹妹可以跟爸爸媽媽住,通通帶過來我也比較安心啦!」

接著,傑克的大兒子也加入了話題。

爸爸是台灣人,媽媽是泰國人──從小學習英文、泰文、中文的「新泰國之子」

大公子:「對阿,不然都只有妹妹可以來泰國住,我也要來泰國住!」
小狼:「弟弟來,叔叔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我忍不住好奇小朋友真正的心聲)
大公子:「好阿,你要問什麼?」他顯得非常自信大方。

小狼:「你會不會不習慣一下講英文一下講泰文?」
大公子:「不會阿,有講英文的老師,也有講泰文的老師阿!但是這邊數學都用英文教,我剛開始比較不會。」

小狼:「那你有發現這邊學的,是簡體中文嗎?」
大公子:「就大陸用的那種字阿!」(顯示為沒什麼感覺)

小狼:「你會不會有一天忘記怎麼講國語?」
大公子:「可能會阿!因為平常不會用到,一個禮拜只有一天會跟中文老師碰到,而且只有上一下下的課而已。」
小狼:「那你平常在這邊說什麼語言?」
大公子:「我跟外婆講泰文,跟爸爸媽媽講中文,對了這邊學校比較好,大班就可以上電腦課了!台灣的學校都說要等五六年級才能上電腦課。」

小狼:「你爸就在賣電腦的,電腦課不用擔心啦!」
傑克:「哈哈哈,對阿,這兩隻來這邊泰文聽說讀寫真的學得很快,政府不是一直在說新南向嗎?所以把他們都帶過來三種語言一次學習,這也是我對他們的栽培,畢竟以後我在這邊算一無所有,還要靠我兒子養我,哈哈哈!」

不管泰國或是台灣,「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鄉。」

小狼:「你怎麼會『一無所有』?你還沒有拿到泰國籍嗎?」
傑克:「泰國籍除了很難拿之外,我自己也不想要,所以這些(在泰國的)財產都登記在我太太名下,但我孩子他們出生就有泰國籍,所以他們是可以擁有這些財產的,就等大了再說。至於為什麼不想要泰國籍?因為這樣我才可以每三個月就回台灣『放風』一次阿,哈哈哈!」

談話的氣氛越來越熱鬧,我這次泰國行的夥伴,在澳洲闖出一片天的「喇叭」,也加入了話題。

喇叭:「你這樣講小狼不會懂啦!我在澳洲也是這樣,平常為了一家老小打拼,一年就出來放風個兩次,就好像被關一樣──現在喔,是一個『出來放風的』(喇叭)和一個『想進去被關』的(小狼我),來探一個『正在被關』(傑克)的監~~」
小狼:「聽起來有點恐怖......手抖了也不準假釋是吧......」

這時候,眼看現場似乎有一雙銳利的眼神正盯著我們,我趕快轉回正題。

小狼:「再問一下大嫂,在泰國的念小學和台灣有沒有什麼不一樣?台灣很多『恐龍家長』,泰國這邊的狀況如何?」
傑克嫂:「泰國這邊也一樣阿!在這邊有的媽媽會每天檢查小孩有沒有被打。我昨天還看到一個媽媽一直在問小孩,為什麼這邊有傷是不是跌倒;另一個說我的小孩為什麼換了衣服,是不是有吐還是怎麼樣?我覺得太誇張了啦!在學校的小孩,就給老師管就好了阿,問那麼多幹嘛,跟台灣的家長一樣囉唆!」

傑克、喇叭與我三人相視大笑,也暫時結束了這段輕鬆愉快的訪談。

在出發之前,我特意聯絡了另一位《換日線》作者恩儀,恩儀有教育研究領域的專業背景,我特意請教她,對於傑克把小孩帶過去泰國接受教育,從一位教育工作者的角度來看,會想瞭解哪些事情。

恩儀跟我說她想瞭解的,是泰國「如何處理三種不同語言」的教學,如上課時數與份量比重等。而我想這段訪談結果,會最令恩儀與我驚訝的,大概就是這裡正力行「上課時數其高無比的填鴨教育」了吧!

當台灣在追求「快樂學習成長」的時候,泰國(至少私立學校)卻從小一就開始「填鴨式教育」,很難說哪一種教育方式比較好,但身為受填鴨式教育出身的我,卻頗能同理泰國目前的作法──畢竟現在被填的不是我(誤)。

我還另外半開玩笑地,問了兩位小朋友一個問題:「你覺得你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泰國人?總不會是外星人吧?」兩個小朋友搖頭晃腦了一陣子,我本以為他們會很快回答「台灣人」,沒想到他們卻不約而同地回答:「外星人好了!」

童言童語的天真讓人莞爾,這答案卻也不能說讓人意外──他們不在台灣受教育,所以還來不及被「栽培」成「天然獨」,當然也更不會是「中國人」。至於小女兒就更不用說了,可能更像一個有台灣血統的泰國人。

看著眼前這三位可愛的孩子──他們的母語是泰文而不是中文,學校教的主要語言則可能是英文,但爸爸傑克在家則很積極地教他們「爸爸的語言」:中文。

「強者我同學」傑克,如今在泰國組成的幸福家庭,也許正代表著、或預示著台灣越來越多,新型態的家庭、生活與認同樣貌──這三位從小學習三種語言的小朋友,既是「新泰國人」也是「新台灣人」。

而對傑克來說,不管泰國或是台灣,有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鄉。

(註一:我重複聽了訪談記錄檔,也找了相關的資料,泰國中華國際學校在 wiki 上的資料顯示,一開始是為了泰國台商子弟設立的學校,但綜觀學校的官方網站,並沒有提到此沿革,只從一些小地方或可窺見端倪。

例如:首頁出現「五星旗」而不是「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旗只有出現在下方圖內的「某一張配圖」,但我並不知道這是哪一個官方組織的圖。

至於這中間有沒有什麼「貓膩」,首頁又是什麼時候換上五星旗的,我並不瞭解也不想妄加揣測,就請讀者自行研究或請神人留言解惑了。)

《關聯閱讀》
是敵是友、是男是女又如何?泰式兼容並蓄的多元社會
同樣從 22K 起跑,泰國年輕人為什麼更有機會出頭?

《作品推薦》
「高成本、高收入、高風險」的東南亞比特幣挖礦潮──再訪「在泰國賣電腦、最近狠撈一筆」的強者我同學(上)
反核、節能、愛地球,光喊口號有用嗎?──寫給政府:與其當個光說不練的說謊家,不如當個解決問題的工程師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rotsukhon lam@Shutterstock

光小狼/狼眼看世界

1982年生,光華橋(已拆)旁台北工專末代五專生,五專念材料科,但不務正業整天泡社團電腦學會,畢業後插班最高學府文化大學資訊管理系。從小愛玩電腦,唸書時修電腦,出社會做電腦。
作者臉書:Paul Tsai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