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本、高收入、高風險」的東南亞比特幣挖礦潮──再訪「在泰國賣電腦、最近狠撈一筆」的強者我同學(上)

「高成本、高收入、高風險」的東南亞比特幣挖礦潮──再訪「在泰國賣電腦、最近狠撈一筆」的強者我同學(上)

距離上次造訪在泰國賣電腦的強者我同學已經一年了,基於後續追蹤報導的使命感,也為了瞭解這一年過去,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新南向政策」,是不是能夠讓已經在南洋打拼的台灣種子有感,我又再度造訪了曼谷──這個令人又愛又怕的城市。

愛的是和台灣近似的物價、酸辣爽口、適合夏天的美食,怕的則是比台灣還要壅塞的交通,以及那已經和台灣不相上下的薪資水準。到底在這一年中,我們的差距是被拉近,還是被拉開呢? 沒想到這次造訪(度假),從我同學傑克的角度,見證了一部東南亞的比特礦風雲錄。

以下就是這次訪談摘錄,當然為了保護當事人,情節語氣會有點調整,但內容保證都不是作夢得來的,而是兩個台北工專子弟在東南亞的觀察以及心得交流。

始於今年五月的「比特幣風潮」

傑克:唉呦~小狼一年不見,這次來氣色不錯臉泛桃花喔。

小狼:好說好說,不過就是最近過得比較滋潤,進行一個心有所屬的動作而已。

傑克:哈哈哈,你這次來剛好,我今年業績已經都達標了,所以剛好有些東西可以跟你分享。

小狼:什麼?現在不是才九月?你今年已經業績達標了(賺飽賺滿)?

傑克:嘿嘿,你不知道今年比特幣的浪潮嗎?

小狼:略有耳聞阿,但跟你的業績有什麼直接關係嗎?

傑克:有啊,你不知道今年比特幣從五月份就開始上漲了嗎?東南亞這邊,很多投資客已經開始投資挖礦(指透過大量的 GPU 運算,尋找網路系統節點上生成的隨機代碼,再透過代碼所產生的區塊,找到比特幣的過程。通常「礦場」配備有大量電腦,進行大規模的比特幣探勘、開採),用的工具就是電腦,你說跟我有沒有關係?

小狼:對吼,我依稀記得從年中就開始看到比特幣的報導。

事實是,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因為我又不是比特幣投資客,所以回台後,我特地找了一下比特幣 2017 年的走勢圖,這股浪潮,就是傑克接下來所述說的風雲錄:

比特幣 2017 年走勢圖。圖/Plus500


投資客藏鏡掃貨,商家一小時賣出四百萬顯卡

傑克:約莫五月初開始,我就發現有人在大量收購高階顯示卡,往年,這種高價位的頂級配備,在一間店能賣到一百片就很厲害了,今年一個月就賣了快一千片!你說奇怪不奇怪?

小狼:根據我在業內的觀察,這種頂級玩家的料件通常在台灣進貨數量都不多,東南亞居然有搶購潮,這太令我意外了。

傑克:對啊,後來發現他們是投資客計畫性的在掃貨,用這些高階顯卡下去挖比特幣。來掃貨的其實也不是投資客,他們有資本丟出來請專業的 Agent 幫他們處理,自己隱藏在幕後。這些 Agent 手上都是大筆的現金,才不管你一張顯示卡賣多少錢,只怕你沒有貨。

小狼:對,我都忘了高階顯卡這種東西,除了拿來組電競 PC 打電動之外,還可以利用高階顯卡的性能來挖比特幣。

傑克:對阿,你不知道這幾個月下來,一片本來兩萬六泰銖的顯卡,炒作到一片三萬六泰銖,還賣到斷貨嗎?那時候瘋狂到我市值四百多萬泰銖的貨,一小時內全賣光!

小狼:一小時?他們有先訂貨嗎?但你去年不是說,你都在 FB 上面賣?

傑克:重點就是,他們沒有先訂貨!應該說,我也沒讓他們先訂貨,因為我並不知道這一批貨會賣到多少。以平時的程序,通常都是每一批貨到以後,大概花半小時理貨,再放上 FB,而這次一放上去,半小時就被搶購一空!

一開始是單獨賣顯卡,後面我就開始綁東西一起賣了。畢竟他們組一台三十萬上下的機器,六個月就回本了,我不賺白不賺。

小狼:有這種事?我知道很多時候會用熱門的商品綁著消庫存的東西賣,但你這賣法也太狂了吧!

傑克:就像去年我說過的阿,在這邊有貨的就是老大,哈哈哈。

這次造訪傑克,除了是我例行性的放空(度假)行程之外,也是因為某一天看到他在 FB 的貼文,稱「本日營業額突破記錄達到六百萬!」──這數字實在太令我好奇了!畢竟這幾年在台灣,電腦組件的零售業經營都很困難,我一向認為這是一個已經慢慢在從高峰退潮並趨於穩定的產業了,沒有想到在不遠的泰國,有這麼刺激的起伏。

透過我和傑克的訪談,我們一起看一看這局接下來的發展。

黃牛、代理人炒價格,店家搭賣無上限

2011 年 7 月底泰國南部地區豪雨成災,WD、TOSHIBA、HITACHI 等主要硬碟供應商都是受災戶,也因此,在那段期間,電腦硬碟的價格幾乎飆漲了一倍。

俗話說「硬碟的容量決定宅的力量」,當時除了各阿宅的宅力降低,造成後宮佳麗三千進駐阻礙之外,我所在的電腦代工業也受到衝擊,好不容易渡過金融海嘯而略見起色的個人電腦出貨量,再次窒息。而當時就在水災第一線的傑克,卻因為手邊剛好有囤積一批好便宜的硬碟,幸運小撈了一筆,簡直是「時也、運也、命也」。

就在上次的機運過後,今年傑克又碰上了第二次的機會。我在之前的文章說過,天上不是不會掉餡餅,而是掉下來的時候,你有沒有勇氣準備好去接。

小狼:同學,你剛剛說到一張頂級顯卡價格在那段時間不停水漲船高,甚至連搭貨賣清庫存這種對手法都出現了,可以請教一下大致是怎麼炒上去的嗎?

傑克:哦,命苦不能怨政府,點背不能怨社會啊!我抓到機會不賺錢,難道我開店是慈善事業嗎?哈哈哈。這次價格的波動倒是挺有意思的。

小狼:的確,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我想你其實準備這一波很久了。

傑克:可以這麼說,我第一批顯卡進了接近九百片,一片賺一千多塊,我想這已經算一筆意外之財了,結果又嗅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息。於是,我開始有計劃地在台灣掃貨,等到貨快到或是已經到台灣以後,我又開始做市場調查。

小狼:市場調查?市場不是已經炒得熱火朝天了嗎?

傑克:是,所以我去調查目前市場上賣給終端客戶(End user)的零售價是多少,再用一樣的價格賣給那些在泰國搶貨的 Agent 和黃牛。

小狼:這有點像年初的 Playstation 4 Pro,因為新的機器剛出來,在原廠出貨量不夠的狀況下大家都想買,所以不單有專業的黃牛,甚至也有業餘的黃牛在炒價。
 
傑克:沒錯,所以我直接用最終端的價格去賣──我幹嘛要讓黃牛賺一手?這一手明明我可以自己賺啊,只是沒想到情況比我想的還要失控!我都已經用終端的價格在賣了,那些 Agent 和黃牛一樣搶我的貨,然後再用更高的價錢賣出去。

小狼:所以你該不會下一批貨又用他們再加價之後的價格賣?

傑克:不然咧,一定要的啊,所以價格就這樣不停的被哄抬上去,反正我有貨我怕誰?商場如戰場,我們這種念工科出身的,就是慢慢從戰場上掙扎求存下來的啊。

小狼:就我所知,當初 PS4 Pro 主機在抬價的時候,店家不只賣黃牛價格,還強迫搭一堆垃圾庫存遊戲賣,你這次也是這樣搭賣的嗎?

傑克:某些部分是這樣沒有錯,因為這樣不停疊價賣已經一片多加了一萬多塊,我就想是不是可以搭賣我一些庫存的周邊零件一起賣,最後庫存清光了,就又進貨其他周邊搭賣。而且,一般搭賣都會比較便宜,我反而再加價上去。

小狼:......就好比去速食店要單買一個漢堡你不賣,只能買套餐,然後套餐還比三樣單點加起來還要貴的意思嗎?

傑克:是,謝謝老闆,不然你去別家吃,但別家吃不到喔。

龐大現金流,只能「地下匯兌」回台灣

傑克:最後這樣賣到翻掉了,東南亞的人開始到台灣搶貨,反正現在泰國到台灣免簽,原廠又都在台灣。

他們到台灣搶貨,對我的影響有限,因為台灣本來就沒有什麼銷量,在台灣的原廠,從大盤到中盤,都不知道有這一波熱潮,台灣人做生意的習慣,又是有量有價就趕快把貨甩賣,等到他們知道有這一波熱潮的時候,已經進不到便宜的貨了。就算是貴的貨也進不到,就連我在台灣的門路也都沒貨了。還好這一波我已經趁能賺的時候轉了一筆,哈哈。

小狼:是啦,但利益越高,風險越大,這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是賭神也要問一下是不是到公海了才能開賭對吧。

傑克:對啊,那時候壓力真的很大,因為都是現金交易。台灣那邊的盤商要收到現金才出貨,所以我在泰國這邊也只收現金,收到現金以後我才出貨。

小狼:那段時間現金流這麼龐大,你是直接電匯回台灣嗎?

傑克:豈止龐大,每天都是一、兩百萬用地下匯兌的方式,把錢送回台灣。

小狼:地下匯兌?可以簡單、模糊的聊聊是怎麼一回事嗎?

傑克:就是有一些限定熟人的私密群組,用撮合的方式,溝通現在台灣有多少人、多少泰銖,泰國這邊有多少人須多少台幣,匯率開出來以後做交易。這種現金壓力真的超級大,所以熬過那一段在賭桌上的日子以後,我最近都在休假,反正最近這波熱潮感覺在退潮了。

一場利用資訊不對稱押注的賭局:高利潤、高風險

小狼:這波熱潮是在泰國挖礦嗎?換個問法,雖然你不在意貨賣去哪裡,但據你所知,泰國有人在挖礦嗎?

傑克:有啊,中國大陸那邊都是用專用的挖礦機在挖,泰國這邊用家用電腦改裝來挖礦很強的,之前平均下來,一天挖礦收入大概是兩千泰銖,現在一天大概剩下四、五百泰銖,因為太多人在挖礦了,或許過一陣子,比特幣再上漲以後,利潤會再變高吧。

小狼:那泰國這邊挖礦成本合算嗎?電費會不會很貴?

傑克:聽說很多是偷電還有改電錶在挖礦的啊,而且哪天就算比特幣崩盤以後,這些改裝的挖礦機還可以把高階顯卡拆賣給要組電競電腦的人,在保固期內的話,價格都還不錯。總之我自己不挖礦,所以我也懶得管他們合不合算,反正我賣工具,不當礦工。
 
傑克在這幾個月的營業額,為他帶來了繼 2011 水災後最豐厚的收入,但這些收入並不是沒有代價的,可以說,傑克這次利用了資訊的不對稱,賭對了一筆。

哪裡來的資訊不對稱?

泰國當地人沒有從台灣掃貨的資訊、台灣的盤商沒有在第一時間抓住這波礦潮,也沒有泰國的零售資訊。那麼,為什麼我會說這是一場賭博呢?因為沒有人知道這一波礦潮何時會結束,而結束的時候,對於挖礦機零件的需求,將會以跳崖式的方式降低。

當需求降低的時候,這些囤積的貨物,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換來的,更何況這些囤貨都是有時效性的。當新一代的顯示卡發表上市,這些前一代的頂級顯卡折價速度非常快,中間的價差都是輸掉的賭本。

更何況,萬一崩盤的時候,這些挖礦機拆賣的二手貨,就會是零件庫存最大的競爭者,所以我可以了解傑克在這一段時間背負的壓力有多大。至於為什麼捷克願意在這一段時間壓上身家「梭哈」(撲克牌遊戲中全部押注之意)賭下去?因為就在今年,他把在台灣唸書的兩位公子都接到泰國去唸書了,讓我這位說書人繼續在下一篇和你分享吧。

《關聯閱讀》
當台灣還在拼硬體亞洲矽谷時,「數位泰國」已在FinTech的革命路上
「臺灣沒有新南向,只有國際化」──專訪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康樹德

《作品推薦》
反核、節能、愛地球,光喊口號有用嗎?──寫給政府:與其當個光說不練的說謊家,不如當個解決問題的工程師
「台灣一條龍不倒,中國代工不會好」──產業變遷,台灣正面臨電腦代工「整盤被端走」的危機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lf Ribeir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